第一百六十三章夜生活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8:11
A+ A- 關燈 聽書

「你看,我倆不是都失戀了嗎?正好,晚上睡太早也睡不著。待在家裡也沒事做,還不如去酒吧玩玩?怎麼樣?」她眼裡綻放著異樣的光彩,一臉期待的望著她。

「去酒吧?」喻可沁愣了愣,開口道:「我們倆個女生去酒吧,會不會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的啊,都是成年人了。你怕什麼呢,沒事,有我在,不用怕!」她捶了捶胸,示意自己足夠強大。

喻可沁沉默了半響,酒吧確實是個能夠發泄心情的地方。可她心裡總是有些擔心,但見她興緻勃勃,想了想,點點頭:「好吧。」

「快,我們去換衣服!」

「換衣服幹嘛?」她不解的問道。

林晴打開衣櫃翻衣服,不以為然的說:「去酒吧當然要穿的漂亮一點啦。」

她這才意會她的意思,調侃道:「你該不會是想要去酒吧釣個男朋友吧?」

「bingo!答對了!」她從衣櫃里挑選一件黑色裙子。

「這麼冷的天你穿裙子?」

「這你就不懂了吧?外面套一件大衣。進酒吧可不是冷了,那地方可是火爐!」她眨了眨眼睛,迅速的換好衣服。

喻可沁可不想隨著林晴那樣,什麼都沒換和她一起出了門。去酒吧肯定要喝酒,所以她並沒有開車。

林晴找了家人多的酒吧,喻可沁也不是第一次去酒吧,所以對這種氛圍也見慣不慣了。

喧鬧的場合她還不太習慣,和林晴一起坐在吧台上,找服務員要了兩瓶啤酒。

「可沁,難得我們來酒吧。你可要給我面子,我們倆要一醉方休!」她舉起酒瓶和她碰了碰,一下子就往肚子了灌了半瓶。

喻可沁有些無奈:「又一醉方休?上次的頭痛勁還沒過呢,再說了,我們這是在酒吧,喝醉了不怕被別人帶走嗎?」

「放心吧,沒事的!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她滿臉自信的笑著,才沒過一會兒,林晴已經喝下一瓶。

她讓服務員提著幾打啤酒去了卡座,兩個人坐在卡座里喝著酒,望著台上的人跳著舞。

喻可沁記得,這家酒吧好像是凌朔經常來的這家。在這裡,不會碰到他吧?

她喝了口酒,燈紅酒綠的場合讓她眼花繚亂。才一會兒的功夫,不知道是氣氛的渲染還是什麼原因,才喝了兩瓶啤酒,就有點暈乎。

「你少喝點!」喻可沁拿過她的酒瓶,皺起眉頭:「就你這喝法,不到一個小時就喝的爛醉了!」

「切,來酒吧不就是喝酒嗎?」她白了她一眼,奪過她手中的酒瓶。突然,她的目光凝聚在了前方,喻可沁隨著她的目光看去,發現前面有個男人坐在那喝酒,看樣子,好像是個高富帥。

林晴轉過頭看她,嘴角露著壞笑,朝她拋了個眉眼。

喻可沁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抿了抿嘴:「你確定要過去?」

「不然呢?不試試怎麼知道?我可不想讓那個臭男人一直霸佔我的心,難過了那麼多天,我的皮膚都皺了!」她撇了撇嘴,拿起啤酒起身朝著那個男人走去。

她一個人坐在那裡,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凌朔的身影。這幾天凌氏已經亂成一鍋粥,想必他沒有時間過來消遣吧?

林晴似乎和那個男人聊得很開心,過了半個小時兩人依舊在談笑風生。喻可沁獨自坐在著有些無聊,她剛想出去透透風,起身卻看到從她面前走過的二人。

「這不是季喻初嗎?旁邊的女人,怎麼看著有點像玉依?」她愣在原地,遲疑了一會兒,跟了過去。

季喻初扶著玉依一起出了酒吧,自從上次他帶玉依來喝過酒以後,玉依只要一心情不好就過來喝酒。

無奈只得扶著喝醉的她離開,剛到門口,玉依突然甩開她的手。踉蹌的走了幾步,光潔白皙的臉不知什麼時候已梨花帶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又沒有喝醉,你為什麼攔著我?」她咬著唇,眼淚嘩然落下。

季喻初手裡提著她的包,面色沉了下來:「你打算這樣到什麼時候?玉依,你以前不是這樣的,為什麼現在天天往酒吧跑?我如果你帶你走,你又要像上次一樣喝的爛醉如泥嗎?」

「不用你管,不用你管……」她彎下腰,將頭埋在兩腿間,柔弱的身子蜷縮著抽動了起來。

他站在那兒,見她難過的要死。自己卻無能為力,心裡像是被人狠狠一揪似得,難受極了。

他第一次見到玉依的時候,那時的她還是個花季少女。洋溢著快樂的笑容,爛漫天真的模樣,讓他心動。

可如今,卻變成這般模樣。見她一直折磨自己,用酒精麻醉身體,他的心就像被一片片的撕開,緩緩走過去,將她扶起擁入懷裡。撫莫著她的頭髮,心疼地說:「我知道你難受,有我在,我一直在!」

喻可沁站在身後看著這一幕,垂下眼。她沒想到,季喻初這樣花花公子居然喜歡玉依。

不過玉依這種文靜優雅的類型,無論是任何男人都會喜歡的吧。

只是……玉依為什麼會喝酒?她不是和凌朔在一起嗎?喻可沁內心雖然疑惑,但不想站在別人背後偷聽。

她剛準備進去,玉依突然抽泣著哭道:「為什麼凌哥哥他不愛我?明明就是我和他從小認識,明明就是我先認識他,為什麼他要喜歡那個女人。就連他喝醉了都會把我誤認為是她,為什麼……」

喻可沁怔在原地,遲遲沒有動。腦袋彷彿被什麼重擊了一般,整個身體一動不動的站在那。

她剛剛說什麼?喝醉酒誤認為是她?那天晚上……她去找凌朔的時候,她是聞到了凌朔身上的酒味。

也看到茶几上有酒瓶,那這麼說,凌朔是認錯人了?喝醉酒,把玉依當成了她?

她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不小心撞到了剛出來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她嚇得往旁邊一站,低頭道歉著。

這個動靜驚擾了前面的二人,玉依從季喻初懷裡出來,轉頭看見喻可沁一臉呆然的站在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