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血本無歸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8:59
A+ A- 關燈 聽書

「李叔,爺爺怎麼樣了?」

「老爺現在正在書房,今天一天都沒出來,也不讓人打擾他。少爺你進去勸勸老爺吧,讓他多少也吃點飯。」

「一天?」他皺起眉頭,快步朝著書房走去。

「是啊,老爺一直關心著公司的情況。這幾天憂心忡忡的,一直都沒怎麼睡覺。」管家說道。

凌朔來到書房門口,敲了敲門:「爺爺?」

喊了一聲半天沒有回應,他預感不妙,打開門,發現爺爺坐在椅子頭趴在桌上。

「爺爺?」

依舊沒有聲音,他趕緊跑過去將凌老爺子扶起,喚了幾聲沒有反應。臉色大變,立刻吩咐管家把醫生叫來。

醫生來了以後檢查了一番,嘆了口氣,說道:「凌少爺,凌老爺現在的狀況很不好。」

「什麼意思?」

「老人家身體不好最忌諱的就是憂心,他這是憂心過度再加上飢餓導致的暈厥。對身體有很大的傷害,如果凌老爺繼續憂心下去,輕則會引起中風,重則可能會……腦退化症,借著就會四肢麻痹變成植物人。」

「什麼?袁醫生,我家老爺的病有這麼嚴重嗎?」管家有些急了,擔心老爺的身體真出什麼事,這個家就要支撐不住了。

凌朔沒想到爺爺的病情這麼嚴重,他揉了揉眉心。感覺太陽穴兩邊開始發痛。

「有沒有什麼治療可以緩解?」他心中格外的沉重,爺爺的身體向來很好。這次一定是因為凌氏的現狀,才會變成這樣。

袁醫生沉默了一會兒,回答道:「凌老爺這是心病,我們會每天給凌老爺打針,另外房間里也要配置儀器替他檢查心臟浮動。這段期間,凌老爺不能下床,飲食要清淡,特別需要記住的是不能讓他再受到刺激!」

「你去安排吧。」

「是,凌少爺。」

管家帶著袁醫生出了房間,凌朔站在床前,看著躺在床上的爺爺,身體一點點的疲軟下來。

「小朔,是你嗎?」凌老爺子突然醒了,睜開眼,渾濁的眼睛看著凌朔,竟有些模糊的看不清。

凌朔抿了抿嘴,過去坐下:「爺爺,是我。」

「唉!」一陣重重的嘆息,凌老爺子徹底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來。

凌朔扶著他給他後背墊了枕頭,詢問道:「爺爺,凌氏目前的狀況並不影響今後的發展,為什麼醫生說你憂心忡忡?」

凌老爺子卸下以往的那副威嚴凌厲,搖搖頭,嘆氣道:「小朔,爺爺一直沒有告訴你,凌氏的後備基金在去年已經全部投資到了國外的雲齊項目。經過這幾個月的起伏,公司現在的資金狀況已經快要歸零了。所有的錢都在項目里拿不出來,如果這次凌氏和齊市解約,凌氏恐怕會面臨破產。」

「有這麼嚴重嗎?」凌氏皺起眉頭,就算所有的後備金都放在了國外的項目,但想要撤出來也不是那麼難。

凌老爺子知道凌朔心裡的想法,咳了幾聲:「那個項目在上周虧了,血本無歸。」

爺爺的話彷彿是炸彈一樣在他的心裡炸開,血本無歸這四個字對他而言。就像是宣布死亡噩耗一般,讓他如臨大敵。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齊萬全想讓你和齊欣冉訂婚,這件事情……你可以答應。」

凌朔怔住,不可置信的看著爺爺:「你要我和齊欣冉訂婚?」

「我知道你想著可沁,可是沁丫頭要離婚。凌家又變成這樣,為了大局著想……」

凌朔低著頭沒說話,臉色一點點的變暗。兩個人嘴上說著的離婚,現在從爺爺口裡說出來,突然讓他覺得一陣心痛。

後備金血本無歸,也就意味著所有投資的項目短時間拿不出手。凌氏變成空殼,即將面臨破產。

如今只有這一個辦法,和齊欣冉訂婚才能穩住齊萬全。如果爺爺沒有病倒他可能還會想其他的辦法,可醫生吩咐了不能讓爺爺再受刺激。

可如今,只有這個辦法。

「小朔啊,凌氏不能毀掉,這是我們凌家世世代代的心血。」

爺爺的話還在他的腦海里不斷的徘徊著,吩咐了管家照顧好爺爺,漫無目的的開著車在公路上行駛著。

儘管知道喻可沁和他結婚是為了錢。可心裡卻還是忘不掉她的笑容,她的身影……

車不知不覺開到了林晴家的樓下,凌朔望著樓層上,房間里燈是亮的。他足足在樓下停了將近兩個多小時,才緩緩離去。

喻可沁穿好了衣服準備出門,林晴從洗手間出來,揉了揉睏倦的雙眼,垂頭喪氣的抱怨道:「你這是要和你家的歐陽出去約會了嗎?丟我一個人在家。」

「什麼我家的歐陽,你不要亂說,我們只是朋友。」她看了眼手機,已經上午十點。

歐陽軒下午兩點要在A市開一場音樂會,她現在要先陪他去一個地方。

林晴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反正我自己心裡清楚就行了,你出去散散心也好,讓他陪你吧。本宮,要睡美容覺了!」

「現在幾點了你還睡覺,難道不怕長胖嗎?」

「自從你家歐陽每天帶來那麼多吃的過來,我忽然發現胖,也是一種美。」說完,她繼續回到房間里,埋頭大睡。

喻可沁無奈的搖搖頭,想讓林晴改口是不可能了。不過她的歪理倒是一層比一層高,她收拾了一下,剛準備出門,卻聽到房間里的林晴大喊一聲。

「你大驚小怪的要幹嘛?」

「我忘記告訴你了,昨天晚上阿姨給我打電話,說今天要來找你。」她突然從床上爬起來。

「阿姨?」

「你媽!還有你爸!」

「……」喻可沁微微一愣,臉色一下變得難看起來:「你怎麼告訴她我在你這?」

「我……」她抿了抿嘴,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偷偷的關上房門,害怕喻可沁會責怪她。

「他們來了就說我已經搬走了。」她對著房間里的林晴說道,轉身離開。

剛到樓下,歐陽軒的車和他在樓下等著。見她臉色有點差,他上前關心道:「怎麼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