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聽我解釋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8:28
A+ A- 關燈 聽書

「不是這樣的,不是……你聽我解釋。」

「不是你說的嗎?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可這兩樣,我都見證了!」他低了低眸子,將精緻的筆盒打開,裏面是一直德國進口鋼筆。

他拿起鋼筆按上筆頭的一個按鈕,兩個人的對話就從裏面傳了出來。

「我已經提出離婚了。」

「提出了?」「我要怎麼相信你?」

「等我們離婚了你不就信了?」「我已經提出離婚了,你呢?」

「錢在這了,你拿去。現在凌氏變成這樣,你選擇收我的錢離開凌氏,這個選擇對你來說是對的,難道,你就沒有對他或凌家有一絲的愧疚嗎?」

喻可沁愣在那,也終於明白齊欣冉為什麼要將筆盒放在桌上。她這是給自己挖了個坑,等著自己跳下去。

最後再讓人拍照,照片里她拿着錢袋,在別人看來她是收了錢。可是,事實她是把錢還給齊欣冉。

這件事情她可以解釋,可錄音呢?解釋凌朔會信嗎?

她忽然有了一種恐懼感,她擔心凌朔會因為相信她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在凌氏陷入危機的時候拋棄他。

「我說這是齊欣冉故意設計的,你相信嗎?」喻可沁抬起頭看他,咬着唇強忍着眼淚不讓他掉落。

她心裏還抱着一絲僥倖,僥倖凌朔會相信她的話。相信這一切都是齊欣冉設計,可他的表情卻告訴了她,凌朔根本不相信這是齊欣冉的計謀。

認定了她就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和當初一樣,以為她嫁進凌家是為了得到財產。

她感到自己的心情是被吹落的樹葉,感到無限的絕望。

喻可沁知道現在自己不管再怎麼解釋都沒有用,任誰看到或聽到這些精心計謀的『證據』都會相信事實就是如自己所看到或聽到的。

好不容易她對他的誤會接觸了,好不容易她想回到凌朔的身邊,再也不想離開。

可為什麼……上天要這麼捉弄她?

「我真的沒有,那錢我根本沒拿。從一開始,我根本就沒想過要一分錢,真的!」她無比真摯的望着他,懇求他會相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事實卻還如剛才一樣,那稜角分明的輪廓上,透著一絲冷峻。眼底儘是一片陰霾,深邃幽暗的雙眸正幽幽的注視着她。

「我不想再看到你,你不是一直很想離婚嗎?我成全你。」

啪,手中的那些照片掉在地上。她獃獃地望着他,目光逐漸變得灰暗起來。那僅有的一絲希望也隨着他的離婚破裂,身體彷彿被掏空了一樣,發虛的厲害。

嘴唇下意識的蠕動了兩下,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她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沉進了無底洞的深淵裏,再也出不來。

眼淚無聲的滴落在散落的照片上。落在上面散化開來,如雪花一般化為了虛無。

「可以走了嗎?我不想髒了我的辦公室!」冰冷徹骨的聲音讓她的心像是被掏了一個大洞,血淋淋的。疼痛至極。

喻可沁低下頭,笑了笑:「對不起,髒了你的辦公室。」她的聲音也猶如一根根刺一般,扎中了他的心。

雙目無神的離開了辦公室,拖着發虛的身子走出了大廈。停了幾天的雪又開始下了,大雪紛飛的夜晚,她顯得多麼的彷徨無助。

離婚二字在腦海里不斷的徘徊著,像是一雙手狠狠的揪着她的心,幾乎快要窒息。

腦海中往日歲月呈現,那些美好的回憶,彷彿像是做夢一般。

眼底漸漸被眼淚蒙上了一層霧氣,沒看清前方的路,她被石頭絆了一下,摔倒在雪地里。

手指跌在雪裏,冰冷刺骨。如同他的聲音,冰冷的侵蝕着她的幾膚。

喻可沁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林晴家的,林晴已經躺在了床上。濃烈的酒氣充斥着整個房間,關上房間的門,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盯着天花板,就這樣不合眼的望了一個晚上。

林晴醒來的時候路過客廳,突然看見喻可沁躺在沙發上。不知什麼時候回來,打了一晚上的電話都沒人接。

見她在家心裏放下了心,只是……

「可沁……你醒了?」她看着她一動不動的望着天花板,眼皮都不眨一下,有些奇怪。

喻可沁沒有說話,眼淚從眼角滑落。她就這樣安靜的哭了一夜,下面的頭髮和沙發都被淚水侵濕了。

林晴見狀睜大雙眼,擔心的搖晃了一下她:「可沁,你怎麼了?別嚇我啊。你怎麼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可沁……」

她突然起身抱住她,放聲大哭了起來。好久了,她好久沒有抱着一個可以傾述的人大哭了。

林晴獃獃地怔在那,顯然被喻可沁的樣子嚇壞了。

等她反映過來的時候,喻可沁已經哭了十分鐘左右。

「發生什麼事情了?快告訴我,我替你解決。」她安慰的拍拍她的後背,心疼道:「想哭就哭出來,我一直在。」

她抱着林晴不知道哭了多久,只感覺好累。眼睛腫的幾乎睜不開,嗓子也有些發痛。身體不知為何,特別的無力。

「我想回房靜一靜。」許久,她停止了哭泣,起身擦了擦眼淚,朝着房間走去。

可還沒到房間門口就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可沁!」林晴跑過去將她扶起,此時的喻可沁閉着眼意識有些模糊。

她摸了摸她的額頭才發現燙的嚇人,恐怕現在吃藥已經來不及了。萬一燒壞了腦子可怎麼辦?她剛想打120,突然想到歐陽軒,他上次好像說他家裏自己住的地方很近。

想着立刻拿起手機給歐陽軒打了電話。

歐陽軒此時正陪着父母一起在交流會上談著下月開音樂會的事,國外有個音樂家要來中國挑選一名優秀具有潛力的人做徒弟。

他正好陪着父母過來探探虛實,正和別人相談甚歡的時候,林晴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他看了一眼,按了接聽鍵。

「歐陽軒你現在在不在家?可沁發燒了,現在已經暈倒了。你能不能開車過來送她去醫院?我怕救護車來得太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