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一百萬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8:51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咬住嘴唇,搖搖頭,眼淚滑落下來。剛剛那一幕他一定是誤會了,可是她要怎麼解釋這一幕?

林晴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把垃圾放在門口,關上門,尷尬的看了他們一眼,趕緊鑽進了廚房。

歐陽軒低頭看她,從旁邊拿出紙巾替她擦了擦眼淚,緩緩說道:「他如果不相信你,你再怎麼解釋都是沒用的。」

「對啊,我再怎麼解釋都是沒用的。」她自嘲的笑了笑,嘴上安慰著自己,可心裡卻無比的疼痛。

「那個……可沁,我給你熬了你最愛的雞湯,我給你端來?」

「不用了,我下床喝。」

餐桌上,都是林晴做的豐盛的菜肴。還有熱氣騰騰香氣撲鼻的雞湯,看著眼前的雞湯她卻沒有任何食欲。

歐陽軒和林晴都心照不宣的保持安靜,默默地吃著飯不去打擾她。林晴一邊吃著飯一邊想著凌朔,他怎麼會找到她家的住址?

難不成是因為在超市她和凌朔說喻可沁生病了,所以特意過來看她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凌朔對喻可沁不是還有感情嗎?

可她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喻可沁,剛才那一幕被凌朔看見,此時她的心裡一定很難過吧?

接下來的幾天歐陽軒每天都會來林晴家看喻可沁,每次來都會帶著各種各樣的美食。

林晴巴不得歐陽軒每天都來,這樣她基本不用出門都可以吃到他帶來的各種美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喻可沁依舊心不在焉,除了睡覺就是發獃。

A市的一家酒吧內,凌朔坐在沙發上喝著酒,季喻初從外面進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他丟下車鑰匙拿了瓶酒坐下。

「凌大少爺怎麼沒叫美女?」

「沒心情。」

「你最近的股市低的很厲害啊。」他喝了一口酒,說道:「被你那個所謂的老婆害的?」

凌朔並不想聽到關於喻可沁的任何事情,他沉下眸子,面無表情道:「你就沒有別的事情要和我說?」

季喻初挑了挑眉,身子朝前,翹起二郎腿,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支票放在茶几上:「這就是宋勵飛那破公司的出售價。」

他瞥了一眼桌上的支票,看了一眼:「一百萬?」

「你也覺得低了對吧?不過那公司不值這個價,因為是外企所以才把價格提高了。不過這一百萬對你來說,也就是九牛一毛。也挽救不了臨時目前的狀況,你打算接下來怎麼搞?」

凌朔平靜的將支票放進口袋,不動神色的說道:「後天就是和齊氏集團前撤資合同的日子,你覺得,我會怎麼做?」

「莫非,你打算簽?」

「恩。」他仰頭灌了一杯洋酒,深邃的眸子微微眯成一條縫隙:「那個老狐狸以為他撤資公司就不行了?」

季喻初點了根煙吸了一口,見他那樣也一定是深思熟慮過的計劃。凌朔向來都不打沒有把我的仗,看來這次是有了另外的對策?

「我聽說你和嘉文合作,還投資了大約十幾億的人民幣。上次的危機剛剛過去,凌氏損失了接近五十個億。現在齊萬全又要撤出他的投資,雖然對齊氏集團也有影響,但凌氏的損失會更加慘重。所有的錢都來投資國外的項目,凌氏現在,恐怕沒有多餘的錢周轉了吧?」

「你對我的公司,倒是挺了解。」

他雙眸微抬,勾起一抹微笑,意味深長的道:「齊萬全想讓我和她女兒訂婚,借著訂婚的儀式繼續合作。他以為我不知道他這是想吞併凌氏,趁著臨時現在的狀況再叫人不斷的抹黑,讓公司來個大出血。為了他以後的野心鋪墊,還真是老謀深算。」

季喻初蹙起眉頭,不可思議的搖搖頭:「原來這個齊萬全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啊,雖然說姜還是老的辣,可你也不必他弱,竟然一早就識到了他的陰謀。我還真是讀你大開眼界,在這種時候還臨危不亂,不是人人都有這份鎮定。」

「對了,那個齊欣冉長得不是挺漂亮的嗎?你們葉門當戶對,你現在知道那老狐狸的想法,和齊欣冉在一起,到時候倒打一把把齊氏集團吞併,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他維持一貫的冷靜,淡淡道:「你覺得齊欣冉合我的胃口嗎?你若是喜歡,不妨去追她,省的我整體被她纏著煩心。」

「哦,她現在毀容了。所以你覺得她煩了,你說那個喻可沁怎麼就這麼鬥智斗勇,居然公眾拉著齊欣冉一起摔倒。還是在齊欣冉的生日會上,即使齊欣冉再怎麼討厭,但現在我覺得挺可憐的。不過你覺得你有可能從齊欣冉的手裡逃脫嗎?她容貌被毀,你覺得他們會輕易放過喻可沁嗎?」

「這事和我沒關係。」

季喻初卻不以為然的笑道:「我看吶,你嘴上說著沒關係,心裡指不定有多擔心呢。你的心裡只有那個喻可沁。我真不知道,她是哪裡好,竟然能讓我們的凌大少變得如此痴情。」

凌朔握著酒杯,低頭看著杯里的酒。蒙蒙中,他似乎看到了酒中的那張笑臉。

他閉上眼睛將酒一飲而盡:「這種女人,不要在再我面前提起她。」

季喻初頓了頓,忽然想起了玉依。目光突然認真了起來:「其實我覺得玉依一直陪著你,又和你青梅竹馬,你就沒有想過和她在一起?」

話音剛落,凌朔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皺起眉頭,玉依確實一直陪著他。

想了想,回答道:「我只當她是妹妹。」

「是嗎?我就不相信,你對她一點感情都沒有。是個男人都會喜歡玉依,你以為憑藉著妹妹的借口就可以把這個問題躲過去嗎?」

「你似乎對她的事情很上心?」

「我只是就事論事。」

「我現在只關心凌氏。」

季喻初還想說什麼,可又想起凌氏目前的現狀。頓了頓,拿起酒往肚子里灌了起來。

凌老爺子最近整個人都瘦了一圈,管家打電話讓少爺回來。凌朔從酒吧回來,管家替他開了門,一臉的愁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