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不去醫院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8:36
A+ A- 關燈 聽書

「你在家等我,我馬上過去。」

「不行,我不去醫院。小晴,我不要去醫院。」喻可沁緩緩的睜開眼,虛弱的搖搖頭。

見喻可沁醒來,林晴提著的心掉了一半。她皺起眉頭:「你不去醫院怎麼行,你發燒這麼燙,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我不去,不要去……」話音剛落,她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林晴左右為難,喻可沁堅持不去醫院。那該怎麼辦?她頓了頓,費勁全身力氣將喻可沁抬到床上,用被子將她捂得嚴實。

緊接著又去客廳找藥箱,翻騰了半天找出來退燒藥給喻可沁吃。喂葯的過程十分艱難,喻可沁吐了幾次,但最後還是成功吃進了葯躺在床上。

不斷的給喻可沁換毛巾,暖氣也開的很足。喻可沁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嘴裡還不斷念叨著什麼。

林晴看著干著急,正焦急不安的時候,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一定是歐陽軒來了!林晴趕緊跑過去開門,歐陽軒正一臉焦急的衝進來,問道:「可沁呢?」

「可沁在房裡。」

林晴將歐陽軒帶進房裡,歐陽軒準備過去抱起喻可沁去醫院,被林晴攔住了。

「怎麼了?」

「可沁她堅持不去醫院。」

「不去醫院?」歐陽軒皺起眉頭,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

「我以前聽說她不喜歡醫院的藥水味,也不喜歡打針。今天估計是聽到我要送她去醫院,所以才堅持不去。」

「我剛剛給她吃了退燒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會退燒。」她還是有些不確定,可沁燒的這麼嚴重,也不知道退燒藥在這個時候能不能湊效。

歐陽軒沒有出聲,他靜靜地望著喻可沁,好看的眉頭一直緊鎖著,從進門到現在都沒鬆開過。

林晴站在身後,重重地吐了口氣。看來這個歐陽軒對他們家可沁真的很關心,凌朔是凌氏集團的總裁,身份固然比歐陽軒要高一層。

但凌朔讓喻可沁這麼傷心,還是一個用情不專一的男人。還不如趁此機會,讓歐陽軒好好照顧可沁,把他們倆戳成一對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想到這,心裡頓時舒暢了許多。只是一直擔心著喻可沁會不會退燒,萬一不會退燒再送去醫院會不會晚了?

索性的是喻可沁睡了大概一個小時,臉上的滾燙也逐漸消失了。雖然身體還有些燙,但很明顯燒已經正在退。

林晴拿來體溫計,量了量她身體的溫度。從四十度降到了三十九,又過了一個小時已經降到了三是八點五。

兩個人現在是徹底放下了心,歐陽軒在一旁替她擦去額頭上的細汗。他安靜的看著喻可沁,睡覺的時候還皺著眉頭。

他原以為是她身體不舒服導致的,又給她換了條毛巾。剛換下一條,便看到她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淚。

歐陽軒微微一愣,看著眼淚從眼角滑落到枕頭上,他才明白她為什麼皺著眉頭。

「那個,我去超市買點東西,你在家幫我好好照顧可沁。」她要去超市買點補身子的材料,喻可沁來了這麼多天基本都是叫的外賣。

現在她生病了,她肯定要好好替她補補身子。

「好。」他頭也不回的答應,目光一直停在喻可沁身上,不曾離開。

林晴穿著一件灰色大衣便出了門,超市裡她住的地方並不是很遠。所以步行出門,這時的天氣就寒風刺骨,路邊的樹站在白皚皚的雪地里,隨著凜凜的寒風,搖擺著身子。

她圍上圍巾縮了縮身子,快步的朝著超級市場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超級市場門口,遠遠地,她卻看到一對聲音正朝著這邊走來。

仔細一看,那不是夏鷗嗎?夏鷗旁邊的女人,怎麼那麼眼熟?

思想來去才想起這個女人就是那天在醫院看到的人,林晴不禁紅了眼眶,心裡謾罵著這個臭男人!

居然還敢大搖大擺的在外面牽著手膩歪,什麼渣男她沒見過?就沒見過下夏鷗這種不要臉的男人。

但此時,她還是要趕緊進去。萬一被夏鷗發現了自己,再在她面前炫耀一番嗎?

「躲不過渣男我不知道跑嗎?」她狠狠的白了他們一眼,趕緊提著包跑進了超市。

她一個人住不經常做飯,但做飯的手藝卻是一流。特別是煲湯,味道極其美味。

正在挑選著材料,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這個聲音,她真的再也不想再這裡聽到。

「我們今晚吃什麼,要不我給你做牛排吧?多麼有情調,去你家。」

「聽你的。」

她彎著腰選食材,低頭一看,自己這塊地方正是生鮮區。暗叫不好,趕緊往前面跑去。

拐彎的地方突然撞到一個聲音,抬頭一看,她身體一抖,一雙眼睛瞪直了。

居然是凌朔!林晴呆了呆,怎麼都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凌朔,超級市場,難不成總裁也來逛超市?這倒是不像他的風格啊……

凌朔低頭看了林晴一眼,微微蹙起眉頭。這個女人看起來,怎麼有點眼熟?

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喻可沁的好朋友,林晴。

林晴並不打算理他,挪了挪身子往旁邊走。誰知凌朔伸手攔住了他,另一隻手插在褲兜里,那動作,簡直帥呆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是她並不能受到帥哥的佑惑,抬起頭,一臉的不耐煩:「請問,你有事嗎啊?」

凌朔眯起雙眼斟酌了一番,林晴是不可能不認識自己。知道他是喻可沁的老公,態度還這麼惡劣,那也只有一個說法了。

喻可沁一定是在林晴那裡,所以他和喻可沁的事情林晴也一定都知道了。

「喻可沁是不是在你家?」

「她在不在我家和你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們都要離婚了,你就不要貓哭耗子假慈悲去關心可沁了!」她沒好氣的說,雙手叉腰瞪著凌朔,滿臉的鄙夷和嫌棄。

凌朔突然想起喻可沁和齊欣冉的事情,眼神漸漸淡了下來。她現在在哪,幹什麼,住在哪裡,和他有什麼關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