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她誤會他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8:21
A+ A- 關燈 聽書

她微微一愣,皺起眉頭:「喻可沁?」

季喻初也有些意外,沒想到喻可沁竟然會出現在這。他看了一眼玉依,眉頭輕輕皺起。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喻可沁走到她面前,認真的問道。

「什麼?」

「那天發生的事情,是他喝醉酒誤以為把你當成我了?」她想確定這件事情,確定自己是不是誤會了凌朔。

玉依捏緊拳頭,原本梨花帶雨的面容此刻變得慍怒起來:「你是不是覺得很開心?很有優越感?」

「不是這樣,我只是想確認一下……」

「凌哥哥公司現在陷入危機,你倒好,自己過的逍遙自在,跑到酒吧來玩。喻可沁,你口口聲聲說你愛他,可現在呢?你在幹嘛?你知道凌哥哥這些天是怎麼過的嗎?」

「玉依,你不要激動。」季喻初抓住她的肩膀,眉頭緊鎖的看着喻可沁:「我不管你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但請你別傷害凌朔。」

「我……」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是她誤會了,是她誤會凌朔了。為什麼,喻可沁恨死自己了,為什麼她一次又一次的誤會凌朔,明明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為什麼不相信他?

想起那天在醫院見他消瘦的臉頰,喻可沁心裏難受極了。她在馬路邊攔了輛計程車,對司機說道:「凌氏集團,謝謝。」

「誒,你不是上次那個喝醉的女人嗎?」司機突然認出了喻可沁,回頭又看了一眼確認。

喻可沁看了司機一眼,不解的問道:「你是?」

「我是前幾個月送你回家的那個司機啊,你那天喝醉了,我送你回家的。」

她愣了愣,仔細回想着幾個月前的事情。她喝醉的次數不多,司機說的是哪次?

見她滿臉疑惑,司機提醒道:「就那次在大排檔門口,你上我的車,我送你回去的那次。」

「大排檔……」她喃喃道,忽然想到了那次,她是和林晴在大排檔喝酒,兩個人都喝多了,她送走了林晴后自己攔的計程車回去。

「原來是你啊,好巧。」她淡淡的笑了笑,思緒卻一點點的遊走。

司機在紅燈面前停了下來,感慨道:「小姐你真是有一個好老公啊。」

「什麼意思?」她回過頭,不解的皺起眉頭。

「那晚你喝多了,我開車到你的地址時還被門衛攔下來了。我說送喝醉的客人,說了單元號門衛放我進去。到了你家門口你不省人事,就敲了你家的門。可別說,你們住的別墅可真大。我按了半天的門鈴啊,都沒人開門。正不知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有個先生開了門。我問他認不認識你,他看到你躺在車上已經不省人事。立刻把你抱起來,還問我有沒有碰過你。瞧那緊張的模樣,一定是害怕你被人佔了便宜。最後給了我小費,抱着你進了門。」

「那晚,是他抱我進去的?」喻可沁怔怔的問道,猛然想起,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自己是在床上。

「對啊,你看你先生多愛你。」

喻可沁的手從滑落了下去,眼眶漸漸模糊了窗外一切的視線。原來那天是他抱自己進去的,第二天他沒有責怪自己。

她以為是自己瞞天過海沒讓他知道,以為是自己回的房間。怪不得那段記憶想不起來,原來事情竟然是這樣。

望着車窗外的一片白雪,忽然,遺忘的記憶不知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那晚的記憶,清晰的出現在她的腦海里。

像放映電影般的一點點浮現,他照顧了她一夜,溫柔至極。可她,醒來后卻什麼都不記得。

眼淚滴答滴答掉在手背上,她握緊手,望了一眼前方,問道:「還有多久到。」

「大概五分鐘。」

到了凌氏集團她直接給了一百元大鈔着急忙慌的走了,司機喊了她一句,見她已跑了很遠,看着手裏的紅票票,喃喃笑道:「這對夫妻還真是貴人,每次都這麼大方。」

她抹了抹眼角殘留的眼淚,給凌朔打了電話,關機!

來到他所在的辦公室,裏面的燈是熄的,沒人?

她推了推門,鎖住了!

凌朔不在公司?喻可沁看了眼手錶,難不成在家?她轉身就要下樓,突然撞到了一個結實的胸膛,痛的大叫一聲。

抬起頭,發現是凌朔,大喜過望。

她緊緊地抱住他,貼近他的懷裏,搖搖頭:「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誤會你,不該不相信你。」

重新又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她真的很開心。這麼多天的想念,這麼多天的糾結,終於在這一刻釋放了。

只是……

他本應該很開心,開心他們的誤會解除。可是,此刻,見到她,心裏卻是一陣厭惡。

凌朔冷漠地掰開她的手,面無表情的看着她,眼底,儘是冰冷。

「你生氣了?」

他淡淡瞟了喻可沁一眼,沒有理會。開了辦公室的門,徑直地走了進去。

喻可沁獃獃地站在門口,不明白凌朔的意思。難不成,他還在生自己的氣?

「我已經知道那天晚上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我不該不相信你。你不要生氣,好不好?」她走進去,一臉難過的望着他。

他脫掉自己的外套西裝,沉着雙眸,將手中的信封和一個精緻的筆盒放在桌上。

喻可沁看了一眼筆盒,皺起眉頭。這個筆盒,不是……

「不重要了。」他歪著腦袋解開手腕上的紐扣,冷笑道:「喻可沁,你和我預想的一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什麼?」她疑惑的看着他,不解的問道。

「你看看,這是什麼。」他指了指桌上剛扔的信封,淡漠的掃了她一眼。

這種陌生的眼神……如此熟悉。就像當初,他以為她嫁進凌家是別有目的的時候,就是這種眼神。

隱隱地,她感到很不安。

走過去拿起那封信封,輕輕地打開。信封里,是一沓照片。而照片裏面的人,卻是讓她愣在那半天說不出話。

再看一眼筆盒,她似乎明白了什麼。朝他搖搖頭,眼淚在眼眶中打着轉。她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