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宵夜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7:45
A+ A- 關燈 聽書

她站在房間里,看着地上散落的衣服,默默的彎下身去撿。

喻可沁還是搬去了林晴的家裏,林晴沒有上班,去超市給她買了些洗漱用品。

忙活了一天,她洗完澡出來。林晴正在客廳里敲著二郎腿吃着薯片,看着電視。躺在那,完全不像一個剛失戀的女人。

「過來吃啊,我今天買了很多零食。」說着拍了拍沙發,示意讓她坐在旁邊。

「吃完你又該埋怨長胖了。」她走過去,問道:「你這是悲憤為食量嗎?」

林晴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本來開心着呢,別給我提那個見男人!」

「我沒提啊。」

「哼!」她轉了個身,換了個姿勢。放下手裏的薯片,發獃的望着電視屏幕,摸著肚子埋怨道:「都是你,還的我今晚沒吃飽。現在肚子可餓了,難受死我了。」

喻可沁微微一愣,擦頭髮的動作停在半空中:「你還沒吃飽?」她自己是沒什麼胃口,但林晴可是吃了好多。

回來不到兩小時,居然說沒吃飽?

她才不理會喻可沁話中有話,起身朝着房裏走去:「我要換身衣服了,打扮的美美的。」

「現在幾點了?你要出去?」

「不是!是有人要來!」走到房裏聲音小了些,她換好衣服出來,手裏還拿着化妝包。

「誰要過來?這麼晚了你還化妝?」她坐下拿起遙控器隨便換了幾個頻道,正在這時,門鈴響了。

喻可沁往門口看了一眼,洗手間里傳來林晴要她幫忙開門的聲音。她正奇怪著,大晚上的化起妝來了。難不成,是新目標?

她走過去打開門,門口站着一個男人。喻可沁睜大雙眼吃驚地望着歐陽軒:「你怎麼來了?」

「我是來送宵夜的。」他提了提手中的食物,笑道:「不然我進去嗎?」

「哦……」她退後了幾步讓他進來。

林晴從洗手間里出來,嘴上途了口紅,化了點淡妝,看上去比之前精神了許多。

「是我叫他來的。」

「你?」喻可沁更詫異了,林晴和歐陽軒只有過一面之緣。還是他們上次一起吃飯的時候,怎麼今天,兩人看上去那麼熟?

見她不解,林晴解釋道:「我今天不是幫你去超市買洗漱用品嗎?正好碰見歐陽軒了。是他開車送我回來的,我說你在我這住一陣子,他就提着夜宵過來看你啦。」

話音剛落,林晴趕緊接過他手中的食物放在桌上。和歐陽軒道了句謝謝,馬不停蹄的吃了起來。

香味飄落在整個屋子裏,林晴完全不像是剛吃完晚飯又吃完零食的人。喻可沁大概聽懂了她的意識,無奈道:「我看不是他提着宵夜來看我,是你主動麻煩人家送過來的吧?」

林晴手裏拿着一塊披薩,正吃着起勁突然被她拆穿。一下子不好意思起來,尷尬地笑道:「人家,不也是想着『撮合你們嘛』……」

她最後一句說的很小聲,幾乎被食物堵塞的吐詞不清。但喻可沁還是聽出了意思,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轉頭看歐陽軒:「不好意思,她就是這樣,你別見怪。」

「沒事。對了,你出來為什麼不找我?」

「我怕麻煩你,再說了,我住在林晴這不是很方便嗎?你一個人男人,我怎麼好意思去找你。」

「我不怕你麻煩。」

「咳咳咳!」林晴不知是吃的太快噎著了,還是故意發出聲音,一臉嫌棄的看着他們:「夠了夠了,你們不要在我面前說這種肉麻的話了,我都吃不消了。」

她知道林晴說起話來沒有分寸,臉色漸漸變得尷尬起來。她手裏握著濕透的毛巾,這才想起自己的頭髮還沒吹乾。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就這麼濕著頭髮凌亂的出現在歐陽軒的眼前,被人看見自己的醜樣,喻可沁臉瞬間變得通紅。尷尬的笑了笑,說:「你先坐一會兒,我去吹頭髮。」

她吹完頭髮出來,歐陽鋒正坐在沙發上。林晴似乎在纏着他問什麼問題,一直在旁邊跟着他的身體轉着。

看了看手錶,喻可沁對歐陽軒說道:「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出去吧。」

他正想着有什麼借口讓林晴不再問她,喻可沁的這句話無疑是救命稻草,徹底解救了他。歐陽軒如釋重負的起身,對林晴笑道:「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林晴還想問些什麼,卻被喻可沁一個眼神給弄回去了。和歐陽軒一起出了門,來到小區。兩人漫步朝着小區門口走着,她看了一眼今晚的夜色,抿嘴道:「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讓你送東西過來。」

「沒事。她給我發消息的時候,我正好在外面。也就順便給你們帶過來了,也不遠。」歐陽軒解釋道。

其實他只是想要看看喻可沁的現狀,得知她在林晴這裏自己也安心了。不過看她目前的狀態,似乎不太好。

「你是不是,和他吵架了?」

喻可沁愣了愣,停住腳步。她不知道歐陽軒會開口問,她要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沉默了好久,她吐了口氣:「我們要離婚了。」

「離婚?」歐陽軒怔了怔,烏黑明亮的雙眸瞬間一驚,閃過一絲詫異。

「恩,離婚,對我對他都好。」她意味深長的垂下眼,心裏已經有了決定。正好借這個機會和凌朔離婚,齊欣冉可能會因為自己答應了她的條件,而選擇勸他父親幫助凌氏。

他本該安慰她,可又沒有什麼語言組織。沉銀了許久,緩緩道:「別什麼不開心的都悶在心裏,有什麼事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們是朋友,你不要因為嫌麻煩而不找我。」

「恩,我知道了。」

她披着長長的頭髮,尾部晃蕩在後背。隨着一陣寒風襲來,清香的洗髮水味道飄散在空中,十分好聞。

「你回去吧,我上車了。」

「恩,路上小心。」她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歐陽軒的心情十分複雜,得知喻可沁要離婚他理所應當是開心的。可面對她現在的處境,卻又是憂慮重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