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遇見夏鷗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6:04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深深的吐了口氣,強顏歡笑道:「夏醫生,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們之間應該要保持一點距離,要是被林晴知道我們還有對方的號碼她會怎麼想?真的不說了,我先走了。」

話音剛落她大步流星的朝着馬路邊走去,正好一輛計程車經過,她毫不猶豫的坐了上去。

「小姐,去哪?」

「去……」她頓了頓,說道:「去海寧大廈。」

林晴正在公司馬不停蹄的趕着這個月的業績表,一個電話讓她從文件堆里冒出頭來。

「喂,給我打電話幹嘛?要讓你老公請我吃飯嗎?」她嘟著嘴將筆放在嘴上,毫不避諱的問道。

「你就記得吃和美男還有什麼?」她無奈的搖搖頭,說道:「我快到你公司樓下了,你不是快下班了嗎?一起吃個中飯。」

「真的要請我吃飯啊,你老公呢?凌大總裁呢?」她立刻來了精神,眼睛變得明亮起來。

「沒有他,只有我。」

「那算了,我還要工作呢,月底很忙,你知道的。」從明亮的眸子又到灰暗,她趴在桌上,感覺人都變得沒力氣了。

「真不吃?」

一家比較安靜的餐廳,林晴帶着她的筆記本電腦在餐桌上馬不停蹄的敲著鍵盤。鏡框落在鼻樑上,活生生的一個工作狂。

「吃飯了,你還工作。」她將她點的餐放在她的面前,拿過她的電腦放在一邊。

她摘下眼睛,雙眼無神的望着喻可沁:「可沁,你給我在凌氏安排一份輕鬆高薪的工作吧?這種忙瘋了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啊!」

喻可沁沒有搭理她,拿勺子喝了口湯。

突然,林晴眼尖瞟到她旁邊放着的包裝袋。拿起一看,立刻驚喜道:「這不是夏鷗醫院的葯袋嗎?你去醫院了?」

「為什麼你看這個袋子的時候不是擔心我為什麼去醫院,而是想着你的夏鷗?」她動了動身子,卻忘了身上還有傷口,痛的叫了一聲。

「怎麼了?」林晴皺起眉頭,一臉關心的問道。

「沒事,被玻璃扎了。」她擺擺手,不得不佩服她的變臉竟然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上一秒還沉浸在戀愛的驚喜中,下一秒又裝作好朋友的模樣關心着她的身體。

「被玻璃扎了?」她吃驚的大喊道。

周圍的目光紛紛朝這邊看了過來,喻可沁低下頭,小聲埋怨:「你就不能淑女一點嗎?」

「我忘了這裏是餐廳了。」她尷尬的埋下腦袋,關心的問道:「你怎麼被玻璃扎到了?」

喻可沁本不想告訴她原因,可在她連番追問下,逼於無奈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她說了。

林晴聽后,十分生氣的拍了桌子:「居然會有這種女人,你真應該好好教訓她!」

「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副粗魯的樣子?」她漸漸皺起眉頭:「這裏是公眾場合。」

「知道了。本來以為你嫁給凌朔,過闊太太的日子。天天穿金戴銀,名牌不離身。可你現在……不僅和以前一樣,還要和那麼多女人勾心鬥角。還好,我只有我的夏鷗,一個小小的醫生。」想到這,她欣慰的笑了。

說到這,喻可沁沉默了起來。內心作起了掙扎,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訴林晴?告訴她萬一不相信,還傷了兩人的感情怎麼辦?

可是如果不說,繼續和夏鷗交往下去,只會越陷越深。她這個當朋友的,不能見死不救。

「小晴,我問你一個問題。」她突然很嚴肅的看着她,她正在吃飯,因為趕着上班拚命的往肚子裏塞食物。

「說。」

「你真的很喜歡夏鷗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問這個幹嗎?」她吐詞不清的問道。

「如果我告訴你他不適合你,你會怎樣?」

林晴吃飯的動作停了下來,茫然的望着她。呆木的眼神似乎在像她表示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還未等她開口,喻可沁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名片。

名片遞在她的面前,喻可沁說道:「你們請我吃飯那天,我就已經看出夏鷗是個見異思遷的男人。只不過那天不好對你說,今天我在醫院碰見他的時候,他正和護士……」

「等等。」林晴用力將食物吞進肚子裏,努力的喝了一大口水。不解的看着她:「可沁,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就是想說,夏鷗他不是你想要的那種男人。他很花心,會傷害你的。」喻可沁見她臉色一點點的暗下去,心也跟着懸了起來。

她睜大眼看着她,突然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你今天找我,不是為了請我吃飯。而是想告訴我,我的男朋友,其實就是一個見異思遷的男人?」

「小晴……」喻可沁輕輕喚了她一聲,擔心的看着她。

「我覺得他挺好的啊,哪裏見異思遷了?」她強顏歡笑着說着,心裏卻是有些不舒服。

她見她不相信,將那天吃飯握手的事情和她說了。林晴聽了以後,沉默了一陣,笑道:「你是不是想多了啊。」

「我沒有,今天在醫院……」

「好了,我要去上班了。你說這頓你請的,你買單啊!」起身拿起自己的筆記本電腦,轉身就朝着餐廳外面走去。

望着林晴的背景,喻可沁想追上去,可又不知道該和她說什麼。要說的都已經說了,她也已經聽了。可是如果她不信,後果……

她低着頭,林晴剛才的反應和表情,明顯是對她失望了。說不出是哪種感覺,但看她的那種眼神,卻讓她心裏很難受。

喻可沁失落的坐在那,目光隨意的掃了一下,突然停在某個畫面上。

前面一個男人坐在餐桌上,手中拿着一本雜誌看着。而雜誌的封面……

「齊氏集團和凌氏集團即將結成姻親,卻不料得到第三者的插足,兩女現場拉扯摔在玻璃杯上導致毀容……」

這是什麼報道?毀容?喻可沁怔在那裏,半天說不出話來。她倒是不在意自己成了第三者,只是毀容這一說,難不成,是齊欣冉?

那些酒杯碎片扎到臉上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