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兩條惡狗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5:50
A+ A- 關燈 聽書

凌朔站在一邊,眼底漸漸漫上一層陰霾。

她悄悄的抽身走出,感覺自己的原配的身份活生生被碾壓成了小三。

齊欣冉高調炫耀,凌朔似乎不怎麼買單。臉色平靜,彷彿就只是一個送禮的朋友一樣。

喻可沁找了個沒人注意的角落,自顧自的喝起了雞尾酒。既然別無選擇,那就乾脆眼不見為凈,裝作沒看見。

可是心裏,卻還是有些難受。

每個富家千金身邊,總有那麼幾個圍着獻殷勤的跟班,齊欣冉也不例外。

她帶着幾個小姐妹,朝喻可沁這邊走了過來。喻可沁正看着桌上的甜點,琢磨著哪一個比較好吃,誰知身後突然襲來一股強烈的氣質。

心裏隱隱不安起來,緩緩地轉過身子,看見齊欣冉和一個打扮同樣妖艷的女人朝她走了過來。

喻可沁微微一愣,看來是有事要發生了。她眼皮微抬,朝凌朔的方向看去,發現他正被齊萬全拉着說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娜娜,你說,如果有人不請自來該怎麼辦呢?」齊欣冉襲著一身長裙,走到她面前,一臉的傲然。

「不請自來?那當然是趕出去咯。欣冉,這是誰啊?」名叫娜娜的女人正一臉不屑的看她,彷彿是見不得比她長得漂亮的女人。

苗娜娜穿着黃色中長裙,身上綴著許多小珍珠,奢華而明魅。

齊欣冉微微一笑,目光凌厲,語氣尖酸刻薄:「她是凌朔公司的一個小職員,不知道今天怎麼跑到我的生日晚會上來了。估計是想在這我結實上流社會的男人,在這淘金呢!」

「真的?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這個,該不會就是溝引你未婚夫的女人吧?」苗娜娜鄙夷的睨了她一眼,驚訝的問道。

「你覺得除了她還有誰能勝任這不要臉的名稱呢?」她雙手環肩,抬起頭,高姿態的看着她。

喻可沁垂了垂眼,不禁暗自苦惱,女人還真是會勾心鬥角。

「齊小姐,如果你覺得我是不請自來,大可去和凌朔詢問。問問我到底是不是不請自來,另外,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祝你生日快樂,如果你想開開心心的過這個生日,請齊小姐就把我當成空氣,視而不見。我只是個跟班,老闆要我一塊前來,我拒絕不了。」她微笑着說着,沒有絲毫的情緒。

齊欣冉和苗娜娜互看了一眼,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溝引別人的未婚夫你居然還這麼理直氣壯,要欣冉把你當空氣?那你怎麼不去躲洗手間里等結束了再出來啊?」苗娜娜生氣的瞪着她,替齊欣冉打抱不平。

面對無理取鬧的二人,她實在是不想和他們糾纏下去。放下酒杯,淡淡道:「既然兩位不想看到我,那我就從你們面前消失行了。」

她不想惹是生非,凌朔現在正是和齊家弄好關係的時候。如果再因為她出什麼亂子,齊家一生氣就撤出合作怎麼辦?

苗娜娜見她要走,上前攔住她的去路,嘲諷地笑道:「怎麼,被我說中了?不好意思了?」

挑釁的意味再明顯不過,她收回平靜的目光,清冷的抬起眼皮,深邃清澈的眸子裏透著一絲涼意:「你們這是不讓我走了?齊小姐?」

苗娜娜身體突然打了個寒顫,見她投來清冷的眼神,無形的寒意襲來,她緊張的往後挪了挪。

齊欣冉正做着一副看戲的姿態,慵懶的挑挑眉:「和我有什麼關係?明明就是你品德敗壞,到處溝引男人圖人家錢財。」

她是看出了,這些人不會善罷甘休。齊欣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羞辱她的機會,又豈會這麼容易放過?

「齊小姐,你口口聲聲說我溝引你未婚夫,那我倒要問問,誰是你未婚夫?你們訂婚了嗎?外界有消息有證據說你訂婚了嗎?」

「訂婚還用外界知道?我和朔兩家關係那麼好,根本不用說都心知肚明我和凌朔的關係。你別狡辯了,你這種女人,真該去喂狗!」

「就是!」苗娜娜在一旁附和著。

「狡辯?」她忍不住笑出了聲,饒有興趣的看着她:「齊小姐,請問是誰在狡辯?明明是她一直捉賊喊賊,卻將所有過錯都放在自己的身上。

她波瀾不驚的望着她:「齊小姐,如果你要追個究竟的話。那我就把整個真相說出來,看看大家心裏會怎麼想。」

齊欣冉明明知道她是凌朔的老婆卻遲遲沒有說話來,一定是想着用下套設計還她。果然。

「喻可沁你給我閉嘴。」齊欣冉有些急了,走到她面前,死死盯着她。

她生怕他會將凌朔已經結婚的事情說出來。今天是她的生日會,她要佔盡風頭,決不允許這個女人搶走自己所有的光環。

「齊小姐閉嘴我就會閉嘴咯。」她淡淡地掃了她們一眼,準備離開。

齊欣冉和苗娜娜對視一眼,做了個眼神。她心領神會的點頭,伸出腳。

前方正是擺放着落着一層層的雞尾酒高樓,喻可沁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腳下的腳,剛走過去被什麼東西絆倒了,整個身子往桌上撲過去。

她驚慌的叫出聲,正在她即將倒在桌上的高樓時,手突然摸到了一隻手,奮力的抓了過去。

隨着幾聲尖叫聲和許多杯子落地破碎的聲音,周圍所有人都凝住呼吸朝這個方向看去。

苗娜娜驚恐的捂住嘴,看着齊欣冉和喻可沁一起倒在碎片道中,獃獃的停滯呼吸。

凌朔和齊萬全也被聲音吸引過來,擠過人群看到兩個女人狼狽的躺在地上,身上還被玻璃碎片扎出了血。

喻可沁閉着眼睛痛苦的躺在地上,酒和碎片落得滿身,簡直慘不忍睹。他眸色大驚,沒有任何防備的衝過去將她抱起。

齊欣冉傷的比較輕,但也流血了。見凌朔來了,痛苦的表情里露出一絲笑容:「朔……」

他冷冷睨了她一眼,甩開她的手,抱着喻可沁快速離開了現場。現場一片混亂,苗娜娜被嚇傻了,站在那遲遲不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