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毀容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6:11
A+ A- 關燈 聽書

來不及多想,她立刻結了賬快速離開了餐廳。

她回到別墅里上網查了關於昨天晚會上的任何資料,報道上有很多照片。凌朔送藍寶石耳環給齊欣冉的照片,還有她和齊欣冉在酒桌旁說話的照片。再就是她快要摔倒時拉著齊欣冉一起倒地的照片。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從這幾張照片來看,還真的是像報道說的那樣。齊欣冉和凌朔是未婚夫妻的關係,而她,就是破壞別人的第三者。

喻可沁開始有些頭疼,雖然她根本就不在意別人怎麼說她。但是人言可畏,這件事情鑰匙被爸知道了,又是一番大罵。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些由著外界說成事實的傳聞,畢竟這次又是照片為證……

關掉電腦,陷入一片沉思。離開醫院的時候凌朔給自己打電話,那個時候他一定知道報道的事情,為什麼沒有提。

還有齊欣冉,她的臉,到底有沒有毀容。如果毀容了,這件事情就麻煩了。

她趴在床上想了許久,一直到晚飯的時候王姨喊她下去吃飯。

「喻小姐,是我做的菜不合你胃口嗎?不愛吃嗎?」王姨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疑惑的問道。

她搖搖頭:「我沒事。」

吃完晚飯,她站在陽台上吹著冷風。披了件外套,黑漆漆的天空如同墨玉般的顏色。望著前方的燈火霓虹,她發了會呆,掏出手機給凌朔打了個電話。

「您好,您撥打的號碼已經關機……」

關機了……

得知齊欣冉的醫院地址后,喻可沁穿好衣服便出了門。開車到了醫院大概九點的樣子,這個時候醫院一般都是拒絕來訪。

喻可沁去前台問了齊欣冉住的病房號,本想去探望她。順便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毀容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她也有一定的責任。

到了門口,她正準備敲門,突然,聽到裡面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朔,人家想吃橘子,你可以給我剝一個嗎?」

「好。」淡淡的語氣,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起伏。

她怔在原地,開門的動作停在了半空中。凌朔的手機關機了,聯繫不到他的人。可為什麼,會出現在醫院?在齊欣冉的病房裡?

聲音發出后,房間里便是一片沉寂。喻可沁站在門外,手卻不受控制的,想要推開這扇門。

門只是輕輕遮掩著,她輕輕推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動靜。

「朔……」房間里的女人溫柔的喚了一聲,便沒了聲音。

她緩緩的走進來,抬頭一看,整個人震在那裡,如同雷劈一樣。

他被齊欣冉的雙手挽著脖子,距離一點點的拉近。如此璦昧的動作,他卻一點反抗都沒有。

直到兩人徹底的貼了上去,嘴唇如同棉花一般的融合,她感覺自己的心臟在這瞬間,蹦裂了。

看到的不是真的對嗎?他只是不想得罪她所以才這樣做的是嗎?他只是不想得罪她,只是!

可是眼淚卻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甚至忍不住哽咽了起來。聲音一發出,病床上的兩人微微一愣,轉過頭。

撞見喻可沁的時候,凌朔的眸子里透出驚訝的光芒。但隨即,又是一陣慌亂。他想解釋,可她卻快速的跑開。

「不要追!」齊欣冉也同樣哽咽著聲音,哀求著凌朔。

「可沁!」凌朔的聲音,就好像一條虛無縹緲的繩子,牽扯著她的心,卻又抓不住實體。

在她木然轉過身的時候,眼底已經瀰漫上一層霧氣,模糊了雙眼。

齊欣冉死死抓住他的手,一邊哀求著一邊不讓他走。可掙扎了幾秒,他毅然決然的鬆開了她,追了出去。

她慢慢的離開,長長的走廊里,就好像一座孤獨的橋一樣,走了好遠。

她看到的一幕是真的嗎?他沒有反抗,他欣然接受。這一幕幕在自己的腦海里,如此的刺眼。

凌朔追了出來,將她攔住。稜角分明的臉龐上,還透著一絲微怒:「我叫你為什麼不停下?」

「我需要停下嗎?」喻可沁帶獃獃地望著他,眼中儘是失望之色。

他知道她誤會了,可又不知該如何解釋。兩人就這樣站在寒風的夜裡對視了好久,最終,他將她包入懷中,冰冷的身體入了他的懷,可依舊還是冷。

「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他的聲音很疲憊,又像是在極力解釋,可語氣卻那麼輕。

她是應該相信他的,可是為什麼心裡卻一直在掙扎?

「你碰到我的傷口了,很疼。」她淡然的站在那裡,觸碰到傷口的痛處讓她眉頭輕輕擰住。

凌朔才想起她受了傷,抱著她的力度放輕了,慢慢鬆開他。烏黑深邃的眸子里,透著一絲複雜。

「你還是不相信?」

薄弱的軀體就像風葉子一樣在他眼前搖來晃去,臉上沒有一絲光澤。

許久,那深邃的雙眸也漸漸漫上了陰霾,緩緩說道:「她毀容了。」

轟的一聲,她整個人愣在那裡,一臉的錯愕。

毀容了?報道是真的?那也就是說,齊欣冉從今往後……喻可沁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搖搖頭,心底還抱著一絲希望:「毀容了,那是不是可以做修復手術之類的,可以把……」

「沒用。」

簡單的兩個字摧毀了她心中僅存的希望,夜色如水,清冷的月色就好像泥潭中的沼澤一樣。

「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她低下眸子,凌朔說送她而不是一起回去。所以,今晚他要留在這裡照顧齊欣冉?

「不用。」她淡淡地搖頭,漸漸的離開了他的視線。

車子緩緩開在道路上,已接近深夜,路上的車輛不多,能夠暢通無阻。

腦海里一直徘徊著凌朔說的話,根本無法專心下來。她望著前方卻直接闖過了紅燈,猝不及防的與另一邊過來的車輛擦撞而過。

喻可沁踩了急剎車,車子猛地一下停了下來。被碰撞到的車子也跟著停下來,打開車門,走出來的是一個男人。

男人破口大罵,走到喻可沁的車前用勁的敲車窗。她打開車窗,看了他一眼,驚魂未定的說:「先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