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送醫院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5:57
A+ A- 關燈 聽書

齊萬全又氣又慌的叫人抬起齊欣冉,將她送去醫院。穩定了到場的客人,和齊欣冉一起去了醫院。

「你不要亂動。」凌朔將她輕放在後座椅上趴著,身上的玻璃碎片還扎在身上流血不止。

「痛!」

「馬上就到醫院了。」他緊鎖眉頭,開車的同時又擔心的喻可沁。車子左右搖晃,開得飛快。

「你慢點開車。」喻可沁擔心凌朔開車危險,話音剛落她痛苦的閉著眼睛,感覺整個人都要痛暈過去。

還沒到醫院,凌朔就已經聯繫了醫院那邊的醫院。車剛停在醫院門口,幾個醫生護士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

將喻可沁放在手術推車上,送往醫院的急救室。

檢查了下喻可沁的傷口,醫生說:「請凌少爺放心,這位小姐會沒事的。」

玻璃扎的傷口有大有小,好在並沒有重大的創傷面積。手術室里替她打了麻醉藥,拿走了碎片,清理傷口后縫了幾針。大約一個半小時左右,就被醫生推了出來。

「凌少爺,已經沒事了。這段時間飲食要清淡,定期往傷口上擦藥就行。」

「我知道了。」

他沉著張臉,走到喻可沁旁邊,擔心的問道:「還好嗎?」

「還好。」她輕輕點頭,麻醉藥性還沒好,身體暫時還沒有知覺。

在凌朔的陪同下,送去了VIP病房。給她掛了點滴,護士關門離開。她轉過頭,看著他:「我真的沒事,你一直黑著臉護士都被你嚇跑了。」

「身上到處都是傷口還沒事。」他陰沉著一張臉,黑色眸子緊盯著她:「你是怎麼碰到桌子的?」

她微微沉銀了一會,回答道:「穿高跟鞋不小心崴了腳,撞上去了。」

「就這樣?」他帶著質疑的目光看著她,彷彿不相信這件事情就這麼簡單。

喻可沁知道凌朔要知道真相一定會追究,但現在凌氏的狀態還不適合和齊家鬧翻。就算她知道是苗娜娜伸腳絆倒的她,她也不能說。

「恩,就這樣。」喻可沁堅定的點點頭,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擔心道:「這件事一定會傳到爺爺耳朵里,萬一被他知道了,我把齊欣冉的生日會搞砸了……」

凌朔打斷她的話,安慰道:「放心吧,我會和爺爺說。」

他在醫院陪了喻可沁一夜,她多次讓凌朔先回去,可他執意不走。身上雖然到處都是傷口,但不算太嚴重,但這一晚睡得很踏實。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護士告訴她凌朔先走了,吃過葯后,望著窗外,估計是一大早去公司了。

吃完葯沒多久就下穿自己辦理了出院手續,傷口大部分都是在背部和手臂上,大腿上也有幾個。

麻醉藥過後很痛,但睡了一晚后,感覺好多了。吃了止痛藥,只感覺到痛意,也並沒太大的影響。

只是被縫了針的傷口還有些疼,剛出醫院的她準備去公司。誰知凌朔的電話淬不及防的打了過來,好半天才接。

「我允許你出院了?」

「你怎麼知道我出院了?」她驚訝萬分,才剛剛出醫院不到兩分鐘,他就得到消息了。這速度,未免也太強大了吧?

凌朔擰著眉頭,語氣雖冷但卻帶著點心疼:「身上傷口密密麻麻的,你就應該在醫院好好躺著。現在,回去!」

「不行,我不想待在醫院裡。又不是什麼大傷,再說了,我受不了醫院那種消毒藥水的味道。」

那頭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語氣終於舒緩下來:「那你回家,我叫人來接你。」

「不用,我去公司。」

「不許!」

「可是……」

「沒有可是!」不容置疑的聲音,格外不近人情。

她掛了電話,撇了撇嘴,不能去公司那只有回別墅嗎?

「喻小姐?」突兀的,一個聲音冷不著丁的在前方響起。

她總覺得有些耳熟,卻聽不出發出聲音的人是誰。抬頭一看,居然是夏鷗!

他穿著白大褂,戴著眼睛。旁邊還有一個長得水靈的女護士,兩人關係看起來有些璦昧。

「夏醫生啊,真巧,你是這家醫院的醫生?」她微笑著打招呼,目光卻是朝著那個女護士看去。

夏鷗也覺得很巧,自從上次一別,他對喻可沁一直念念不忘。但礙於她已經結婚了,又是林晴的好朋友,所以才沒有想法設法的要到她的聯繫方式。

「對啊,沒想到我們真是有緣。這麼多家醫院,竟然在這裡遇見了。」鏡片里的雙眼正笑眯眯的看著她,見她動作不太靈敏,手上又提著葯袋子,關心的問道:「喻小姐受傷了?」

「恩,受了點皮外傷。」她抿了抿嘴,不想和他繼續交流下去。

站在他旁邊的小護士開了口:「夏醫生,那我……先上去了。」

「你先上去吧。」他揮了揮手,那女護士嘴角含笑的走了。

看到這一幕,也再明白不過了。這個夏鷗,表面上斯斯文文的,實際上就是個齷蹉渣男!明明已經有了林晴,卻還要想著勾搭的女人。

「要不中午一起吃個飯吧,正好你到醫院這邊來了,我也好盡下地主之誼。」

「地主之誼?」她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地主之誼還是不要了,醫院可不是個好地方。吃飯就不必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小姐,那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好請你吃飯。」他依然窮追不捨的不想放棄,跟著她的腳步走著。

喻可沁停下腳步,目不轉定的看著他:「夏醫生,你不是已經有林晴了嗎?為什麼還要請我吃飯?難道你就不知道避嫌嗎?」

夏鷗微微一愣,沒想到喻可沁這麼直接。他頓了頓,笑著解釋道:「是我冒犯了,我是想單獨請你吃飯,向你了解一下晴晴的愛好興趣,平時喜歡吃什麼。」

「那你直接問她就好了。」

「喻小姐,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成見?」他繼續追著問。

「成見嗎?沒有,夏醫生,我現在真的有事很趕時間。」

「那好吧,喻小姐,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號。對了,你的手機號是多少?我存一下。」他拿出手機準備存號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