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翻譯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00:17
A+ A- 關燈 聽書

「看來齊小姐是冥頑不靈之人,我也沒有義務和你繼續聊下去,請讓開!」

「你答應我不再出現在凌朔面前,和他離婚,我就讓你走!」她下定了決定,將這個女人趕走。只可惜,她卻算錯了如意算盤。

齊欣冉的話彷彿正對她心,她微微一笑,面容沉穩:「離婚?實話告訴你吧,我確實想離婚。」

齊欣冉一聽,複雜的眼中多了一絲明亮,立刻變得開心起來:「你想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是我想沒想好,離婚我早就想過。但是齊小姐,這婚可不是我想離就能離的,你必須得說服凌朔……哦,不對,是爺爺。只要他同意了,我分分鐘可以離。」

「爺爺?」齊欣冉皺起眉頭,眼底閃過一絲陰霾:「你拿凌爺爺找借口?你一個人名不起眼的破公司出生,名聲還不好。爺爺怎麼會答應讓你嫁給凌朔,一定是當初被你迷惑了心智。我告訴你,你休想在凌家得到任何一份好處!」

「真的是無聊之人竟干無聊之事。」她眉頭一低,也不顧她擋在她前面攔著自己,直接推開她徑直的走出去。

剛走幾步,突然想起了什麼,嘴角泛起一絲冷意:「齊小姐,這種幼稚的行為,只有小孩才會做。」

「喻可沁你!」她氣的在原地狠狠跺了跺腳,但又想起凌朔今天對她百依百順的樣子,也瞬間被融化了。望着喻可沁的背影,她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喻可沁,朔遲早都會是我的,走着瞧!」

在街邊攔了輛車,回了別墅。進了房間直接脫了衣服進浴室,熱水淋在身上,情緒好像緩解了一些。

離婚?她是想離婚。這種暗無天日沒有自由的日子,她雖過的習慣了,但總有一天,會覺得十分無力吧?

在確定自己心意之前,她確確實實是不想和這個男人有任何瓜葛。可是相處久了以後,她居然可笑的對他有了感情。

對一個視感情如玩物的男人產生了感情,那真的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他身邊的女人成群,她也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和他鏡花水月的女人。

好像淋雨真的能夠緩解人的心情,熱水衝過身子后,整個人放鬆了不少。披着浴袍走出來,肚子有些餓了。

今天回來晚了,並沒叫阿姨留飯。打開冰箱,雖然裏面什麼東西都齊全,但是她好像什麼都不太熟悉。

挑選了半天,還是準備用最簡單的方式做晚餐。

在廚房搗鼓了半天,終於弄了碗像樣的麵條。味道雖然不及歐陽軒的三分之一,但也還勉強過的去。

她剛坐下來才吃一口,凌朔回來了。

見到凌朔回來,抬頭凝望的動作一動不動的立在那裏。就連筷子拉扯起來的麵條,都凝在半空中。

喻可沁確實沒有任何防備他今晚會回來,大約半分鐘后,她低着頭,繼續吃着面。

凌朔陰沉着一張臉,朝她走過來。他最討厭,喻可沁整天漠視着自己,對她視而不見。

「吃什麼?」他過去,冷睨了她一眼。

「看不出來嗎?」她不悅的回應,繼續吃着面。

你心情倒是不錯,怎麼,很多男人追你,追着追着讓你春心蕩漾了?」他譏諷著,對她來說,自己早已是銅牆鐵壁,任何諷刺的話對她來說,都已經司空見慣了。

她繼續吃着面,凌朔站在旁邊她視若無睹。他臉色逐漸陰霾下來,一把拿出她吃面的手,筷子踉蹌的掉在地上,啪啦兩聲,又是一片沉寂。

她和他對視了幾秒,目光清冷,嘴角輕輕一勾,語氣淡薄道:「凌總,如果你不想看到我,覺得我在你面前吃面很噁心的話,我可以去房間吃。」

他注視她幾秒后,脫掉外套:「我餓了。」

「恩?」

「去給我做碗面!」

「……」

喻可沁微微愣了愣,下面?她自己下的面味道勉強吃的下去,給凌朔的話……

「怎麼?」

「沒。」她抿了抿嘴,轉身去廚房。

手臂剛才還因為他太用力被抓的生疼,這個男人,就不能輕一點嗎?

一次生兩回熟,第二次下面就簡單錯了。大概十分鐘左右,面好了。將熱氣騰騰的碗端來,放在他的面前,挑了挑眉:「不好吃別怪我。」

她知道凌朔嘴巴叼,萬一吃一口就吐了怎麼辦?會不會把她大卸八塊?看他那番模樣,倒是很有可能。

凌朔低着頭拿起筷子,在碗裏挑了挑。雖然賣相看起來不咋地,但是飄香的味道在鼻尖散發,還是挺佑惑人的。

喻可沁重新拿了一雙筷子,假裝在吃面。眼睛偷偷地朝他那裏看去,出乎意料的,居然沒有皺眉頭。

她還沒從自己的廚藝中欣喜過來,只見五分鐘的時間,他就已經把面吃完了,連帶着湯……

不會吧……她獃獃地愣在那裏,碗裏的半碗面絲毫未動。

凌朔拿紙巾擦了擦嘴,起身挽起自己的外套,背對着她:「我明天早上有一個會議,這裏有份文件你給我翻譯出來。」說完,從公文包里,拿出一疊文件。

喻可沁接過文件,凌朔從來不叫她參與他的工作。今天居然讓她幫忙翻譯,肯定不是什麼好差事。

果不其然,打開一看,全是十幾頁英文。

「你要我翻譯這個?」她大吃一驚,有些不可置信。

「不然呢?難道這個工作交給我自己來處理嗎?」他淡淡瞟了她一眼,朝樓梯走去。

喻可沁握著那十幾張英文紙,對着他的背影喊道:「我英文不好,這麼多根本翻譯不過來!」

「書房裏有翻譯書,你自己去找。」說完,大步走上了樓梯。

喻可沁站在原地看着他,直到背影消失在走廊之中,她才漸漸回過神,低下頭看着手裏的這些英文。

一晚上翻譯出來?她是神嗎?

但她還是得照做,如果自己拒絕的話,後果一定很嚴重。

凌朔的書房她沒有去過,好像在二樓走廊的盡頭。凌朔和王姨交代了,書房是整棟別墅的禁地,不讓進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