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未婚妻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9:59
A+ A- 關燈 聽書

她也不能得罪,只好起身走到齊欣冉面前,一臉的歉意:「不好意思,總裁不在。」

「不在?」齊欣冉將雜誌重重的放在茶几上,起身,厲聲道:「剛剛你說你去通知,現在又說不在?明顯是在耍我!」

「不好……」

「讓開!」她生氣的朝着劉雪瑩剛剛去的方向過去,很快就看到一件緊閉的門,旁邊這些總裁辦公室五個大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就是這嗎?」齊欣冉一把推開辦公室的門,幾個同事站在身後圍觀,都不敢上前攔。劉雪瑩跟了上去,低着頭對凌朔道歉:「不好意思總裁,我……」

「你出去吧!」凌朔見到齊欣冉,淡淡地說道。

「是。」劉雪瑩抿了抿嘴,將門帶上。

他剛才已經猜到是齊欣冉,幾年前她也是這樣明目張膽的追他。無論任何場合,只要他在,她都會不打招呼的出現。

現在她回來了,又是案件重演。只有她,才會這麼目中無人,自稱是他的未婚妻。

「你怎麼來了?」凌朔放下手中的文件,淡漠的看了她一眼。

「朔,人家想你了嘛。」她丟掉方才的凌厲,嬌魅的走向他,撒著嬌。

凌朔起身,和她來了個擦肩而過。走到飲水機面前,給她倒了杯水:「你為什麼要自稱是我的未婚妻?」

齊欣冉放下包包,立刻小跑過來接過他手中的水,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笑道:「難道不是嗎?雖然我們還沒訂婚,但是我們兩家的關係不足以能證明我們的關係嗎?」

他輕輕甩開她的手,菱角分明的臉色,透著一絲沉穩:「我不是和你說過,我已經結婚了嗎?」

「結婚?」她笑了笑,抬起頭,自通道:「我才不相信你結婚了,即使爸爸說你結婚了,但對我來說,我根本不放在心上。結婚又不是私定終身,總不是可以離的嘛。再說了,我們兩家的關係這麼親,又有生意上的來往。我和你又認識了這麼長時間,關係這麼密切,難道就比不上那個公司破產只能討飯來獻身的女人嗎?」

「你已經調查過了?」他給自己也倒了杯水,徑直的抿了抿。

「不然呢?」齊欣冉撇了撇嘴,放下水杯,坐在沙發上,抬起頭看着他:「突然多了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我總的要把她的底細調查清楚吧?」

凌朔不動神色的睨了她一眼,轉身走到辦公桌面前,有些不悅:「要是沒什麼事的話,你先回去吧,我還有工作要忙。」

「工作?」她扮著一副委屈的模樣,裝可憐的說:「我難得來一趟你的公司,你就不能陪我吃頓飯嗎?我中午特地留着肚子來找你,你居然要工作。」

「我已經吃過了。」

「不行啦,朔,我要你陪我吃。」她繼續撒嬌著,毫不放棄任何一個和他相處的機會。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凌朔也算是了解齊欣冉的脾性了。不達目的不罷休,今天估計來公司找他,不撈到一點甜頭恐怕是不會走的了。

他雖然很不希望齊欣冉,見不得她大小姐的氣勢。但他又偏偏不能得罪她,齊欣冉父親的公司和他們公司有着很大的商業來往。如果把她得罪了,公司起碼要損失一半。

爺爺曾經告訴自己,不管怎樣,對齊欣冉都要客氣,不能得罪。他頓了頓,面無表情的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淡淡地掃了她一眼:「走吧。」

見他答應和她一起吃,齊欣冉再開心不過了。立馬高興地提着自己的包包,挽著齊欣冉出了辦公室的門。

本來大家都在猜測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總裁的未婚妻,因為總裁一直都沒有傳過訂婚的消息。正在大家眾多紛紜的時候,齊欣冉挽著總裁親密的走了出來。

周圍的人屏住了自己的呼吸,整個辦公區域都安靜了下來。就連敲鍵盤翻文件的聲音都聽不見,沉寂的不能再沉寂了。

直到兩人走了以後,才開始紛亂起來。

齊欣冉很滿意剛才的效果,她今天特意來到凌氏集團。目的,就是為了告訴大家,她才是和凌氏門當戶對的女人。

那個什麼所謂的喻可沁,根本不足一提。就算她經過了凌家老爺子的允許和凌氏結了婚,她也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們分開。

她想要得到的東西,沒有人可以奪走。況且喜歡了凌朔那麼久,說讓人就讓人?這根本就不像她的風格。

她一定,勢在必得!

車子沒有加油,喻可沁下班走在路上,今天不想坐車回家。好久沒有走路了,不如走路回家吧?

走到半路,突然想起之前跟蹤她的男人。為什麼被凌朔帶走以後,就沒有下文了?

他也沒有告訴過自己,這個男人是誰派來的。難不成,被滅掉了?

凌朔不像是那麼自毀的人,可她心裏一直很奇怪,為什麼從餐廳帶走那男人以後,這件事情就像沒發生過一樣,什麼事都沒有。

手機在兜里響了,她拿起一看,發現是學長打來的。

喻可沁不想接,那天看到他和程嬌嬌在一起,心裏也大概明白了一些。宋勵飛不再是她心目中的那個學長了,可能是曾經對於初戀的印象太過美好,所以才會迷失了自己對他的真實了解。

她已經為他做了很多了,幫他找律師,去求凌朔,還照顧佳佳,為他付律師費。雖然她不後悔,但是她盡心儘力幫了他這麼多,為什麼,他要一次兩次的和程嬌嬌在一起?

上次是在床上,這次是在街上?她心裏,已經對學長充滿了失望。

電話還在一直響,喻可沁選擇了靜音。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從她身邊來來往往的人,都是腳步輕快的從她身邊穿梭。

大概是着急回家吧,這麼冷的天氣,有一個溫暖的家,下了班着急趕回去。恐怕,這就是他們的幸福吧。

她也想像他們一樣,做一個平凡人。不奢望多有錢,多有勢,只要在一個平凡的家庭里生長。父母是愛她的,她能像一般的孩子那樣,就行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