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落水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6:06
A+ A- 關燈 聽書

但不知為何,喻可沁心裡,卻又一絲酸澀。他有著一個青梅竹馬,從今晚看來,兩人關係親密,舉手投足都很默契,心中,竟然有些難受。

到底是怎麼了?

「可沁,你會游泳嗎?」

「游泳?」喻可沁頓了頓,點點頭:「會,我從小就會游泳。記得剛到三歲那時,爸媽就把我交給了游泳教練。」

「三歲?」玉依不可思議的驚呼道,她睜大眼睛,吃驚道:「我還以為凌哥哥是最早會游泳的,可沁姐,你怎麼三歲就開始了?這對三歲的小孩子來說,可是很難的。」

她撇嘴一笑,笑容中,竟有些苦澀:「有些人的童年,並不是像尋常孩子家一樣快樂的生活。從小到大,都是依願著我爸的想法和要求去完成他想要我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違抗,也從來都是很認真的完成每一件事。」可即使這樣,她依舊沒有得到父親的誇獎和關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玉依同情的看著她:「沒想到可沁姐你小時候,也和凌哥哥一樣,過的這麼累。」

喻可沁淡漠的抬起眼,她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從小打到,她最討厭的,是別人向她投來同情的目光。

「但也就是這樣,才會讓自己變得更優秀。」不動神色的說出這句話,讓玉依心中有了一絲佩服。原本以為她脆弱不堪,卻沒想到,如此般的堅硬。

突然,一個小狗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緊接著,就是一個小孩子追著狗。她們正站在泳池旁半厘米的位置,小孩突然一來,退後了幾步。

」可沁,我……啊!「突然一聲尖叫,喻可沁向後看去,玉依突然被腳下的狗撞倒,整個身子都朝著下面傾斜。

她下意識的伸手去拉,卻被她一起帶進水中。只聽撲通一聲,平靜的游泳池盪了一道水花出來。

「有人落水啦!」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大廳內的人紛紛都朝這邊擁了過來。歐陽軒是反應最快的人,聽見落水,就立馬趕過來。

「救命!救……」玉依不會游泳,在水中不停的掙扎。喻可沁從水中浮上來,剛想去救玉依,卻被一雙大手拖住了腰間,拉回了上面。

「玉依她……」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個黑色的身影跳入水中,將玉依從水中救了上來。

凌朔身上全都濕透了,玉依受到了驚訝,不停的嗆水。管家很快拿來了幾條毛巾,他趕緊用毛巾披在玉依的身上,二話不說將她抱起。從她身邊走過,看都沒看她一眼,只留下一陣冷風。

她濕漉漉的站在那裡,頭髮零散的落下來,十分凌亂。歐陽軒從管家那裡拿來毛巾給她擦頭髮,脫掉自己的外套,給她披上。

喻可沁獃獃的站在那裡,想起凌朔剛才奮不顧身的去救玉依,全然忽視了她的存在。她心微涼,悵然失落。

「少……」管家剛想詢問少夫人要不要回房換件衣服,喻可沁打斷了他,不想讓外人知道她的身份。

她不在乎被別人知道,只是怕被別人笑話。自己的老公,看見她落水,卻連一絲關心都沒有。抱著別的女人離開,卻連瞧都沒瞧一眼。

不過也是,形式婚姻,沒有感情的。她黯然苦笑,抬頭看著管家,說道:「我沒事,我先回去了。」

「回去?」歐陽軒皺起眉頭,她身上都濕透了。現在又是快要入冬的季節,穿著濕透的衣服出去,一定會感冒的。

管家有些為難,老爺現在正在招呼客人,還不知道此事。剛才他也看到了,少爺抱著玉依小姐走了,此時,她心裡一定很難受吧?

喻可沁沒再說話,拖著發抖的身子狼狽離開。歐陽軒緊跟在後,出了別墅,她找到自己的車子,卻發現包放在了里賣弄,沒有鑰匙。

黑夜中,瑟瑟發抖的身子看上去十分的凄涼。喻可沁低下頭,蹲下身子,將腦袋埋進兩腿間。寒風襲來,身體更是一陣冰涼。

在凌朔帶走玉依,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她才知道。原來這段相處的時間裡,她對凌朔竟然有了感情。不知是因為他的霸道,還是那天柔情纏綿的吻,還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幫自己……

現在,只知道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抽空了,心情也像是被散落的樹葉掉在地上,無限的失望。

「可沁……」歐陽軒站在她的身後,不知道該怎麼辦。看她情緒低落,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事情。

她好像……和剛才那個男人,有什麼牽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不知道自己蹲在那裡蹲了多久。歐陽軒就一直在那裡陪著她,直到夜更深,他過去將她扶起,擔心道:「現在天氣這麼冷,又是晚上,你渾身濕透,還是去我車裡吧,開著暖氣會好一些。」

她輕輕點頭,被他扶著身子,上了他的車。

燈光下某一處,一個修長的身影站在樹下,影子輕輕斜了斜,冷峻的臉龐上,更是多了一絲冷漠。

一路上無話,安靜的讓人沉默。喻可沁的心情似乎比剛才好了一些,轉頭看向窗外,一動不動的凝望著窗外路過的風景。

「謝謝你,今天要是沒有你,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她淺淺一笑,神色黯然。

「我應該慶幸我在。」

「有你這個朋友,真好。」暖暖的對白,讓車裡的氣氛瞬間回溫。

車開到了上次喻可沁下車的地方,他轉過看她,問道:「要我送你進去嗎?」

喻可沁往窗外看了一眼,不知為何,想起那個空蕩蕩的別墅,身子好像被定住了一般,不想動。

沉默幾秒后,她轉過頭,清澈見底的雙眸里,少了些許光澤:「開車走吧,去哪都行。」

她今夜,不想回別墅,更不想,獨自一人留在那裡,嘲諷著自己。

歐陽軒將方向盤轉了個方向,朝過來的大道又行駛過去。

他擔心喻可沁會著涼,想了想,便說道:「要不今晚去我家吧。」

喻可沁微微一愣,獃獃的看著他。

「別誤會,我的意思是今晚你先在我家住。你現在不換衣服很容易生病,我等會回父母那,你先住著。」他怕喻可沁會誤解自己,極力解釋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