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誤會增加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5:35
A+ A- 關燈 聽書

學長的話一直纏繞在耳邊,凌朔真的可以因為自己的自私,將一個人毀到放下尊嚴下跪求人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她眼見為實,又不得不相信,況且,他的確是這種冷血無情的男人。

只是……她為什麼要在意這些?不管凌朔做了什麼,不都與她沒有任何關係嗎?

她拿毛巾擦了擦頭髮,剛打開門準備下樓倒杯水。一個黑影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喻可沁往後一退,獃獃的望著凌朔。

「你能不能不要總是這麼神出鬼沒?」她有些惱怒,毛巾被嚇得掉在了地上。

垂著半乾的發,散發著伊卡璐的薰衣草香。空氣中帶著這絲髮香,柔軟的光線里,更顯示出她的柔美。

「我要睡覺了。」她關上門,準備睡覺。

大手擋住門,輕輕推開:「你都知道什麼?」

「怎麼?怕別人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她冷笑一聲,不屑的看著他。

「你了解的就是事實?」

「不然?」

他深深的看著她,眼神里有些說不出的情緒。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凝視著她,最終,淡淡的回了個『恩』。

沒再多說,轉身離開。好一會兒,聽到門關的聲音。

喻可沁獃獃的站在門口,無法理解他剛剛回的那個字,算是默認了?可是為什麼,她的心,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汽車聲揚長而去,喻可沁回到床上,半乾的頭髮黏在脖子上有些涼涼的。

「老地方。」凌朔打開車載電話,用藍牙和季喻初通了電話。季喻初本來難得從良一天,剛躺下來,就被凌朔的一個電話叫了出來。

酒吧的VIP包房,服務員端來一瓶紅酒,彎下腰小心翼翼的替他們開了紅酒,放在醒酒器里。

季喻初的下巴都要驚呆了,他不可思議的看了凌朔一眼,拿起酒瓶研究的看了幾十秒,睜大雙眼。

「BLOCK42,全球目前僅限十二瓶。價格一百多萬,就這麼喝了?」他吞了吞喉嚨,十分詫異。

「酒不就是為了喝的嗎?」他一臉的無所謂,眼前的酒,卻也沒有心思喝。

季喻初挑了挑眉,沒在多問。畢竟和凌朔這麼多年的朋友,他的一舉一動,他都了解的再透徹不過了。

今天居然隨隨便便就喝了一百萬,想必是在喻可沁那裡受了氣,跑過來買醉。

「真沒想到,我們堂堂的凌大帥哥,居然也有為情所困的時候。真沒想到,那個喻可沁竟然有這般的魅力。」他拿起服務員倒好的紅酒,晃了晃,紅色的液體在酒杯里蕩漾著,酒香飄溢了出來,瀰漫了整個屋子。

他閉上眼,好好享受這一百多萬一瓶酒的醇香。雖然凌朔是凌氏集團的總裁,身家過億。但隨隨便便就喝了一百萬,還是挺讓人膛目結舌。

凌朔拿起酒杯,一飲而盡。沒有絲毫的表情,眼皮眨了眨,服務員立刻會意的替他又倒了一杯。

季喻初抿了抿嘴,一小杯好幾萬就這麼當白開水喝了?這個喻可沁,還真是磨人的妖精。

「安瑞這個公司,你聽說過嗎?」凌朔放下酒杯,高深莫測的看著他。

「安瑞?」季喻初愣了愣,仔細一想,眼前一亮:「這不是那個小公司嗎?聽說上次竟然還拿到了競爭權,和你那小分部競爭的公司。」

「看來你是有印象的。」他靠在在柔軟的沙發上,眯了眯雙眸,眼角,閃過一絲狠戾。

季喻初坐直身子,含著半點揣測:「這種小公司,你也瞧得上?」

「小公司當然不需要我來動手。」眼底閃過一絲陰霾,他抬起頭,目光直視:「懂了嗎?」

季喻初抬了抬眼,恍然大悟道:「我說呢,今天怎麼開了瓶一百多萬的酒,原來,是有求於人啊。」

他笑了笑,調侃道:「我還真驚訝呢,堂堂的凌氏集團的總裁,居然也需要幫忙。說吧,想讓我怎麼做?」

「你覺得呢?」他目光深沉,深不見底。彷彿是幽暗黑洞里的一個明珠,讓人不僅打了個寒顫。

季喻初歪著腦袋琢磨著他的心思,凌朔一向都不把這種小公司放在眼裡,怎麼這會想著讓他去消滅這個公司?

斟酌了半天,還是沒斟酌出個想法來。他抬高了眉頭,玩味的笑道:「這次這麼針對這個小公司,想必,是因為喻可沁吧?」

他實在是想不出別的理由,凌朔的公司和他一向都是有合作的。所以他的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為商業目的,那只有是私人情感了。

「美女,不用幫我添酒了,多給他倒酒,他今晚啊,需要喝個痛快。」季喻初把腿翹在茶几上,細細的品嘗這杯上百萬的酒。

一大早接到爺爺的電話,家裡周五舉報宴會,爺爺的生日。

凌老爺子讓她去和凌朔說一聲,騰出時間,帶著她一起去參加。

爺爺的生日請來的人當然都是名流社會人士,她也應當盛裝出席。現在已經是周三,後天就是宴會。

在公司天今天一整天都在琢磨著如何和凌朔說這件事情,雖然他也一定知道爺爺的生日。但如果她不去提醒凌朔,萬一到時候出了什麼意外,豈不是要算在她的頭上?

發簡訊吧?她拿起手機,邊際著內容。可又回頭一想,發簡訊他不一定看得到,就算看到了,以他的性子,說不定會裝作沒看見,在爺爺面前告狀。

算了!不就是去說個事嗎?至於這麼複雜?

雖然在這裡看見樓下的距離很遠,人顯得十分渺小。但她還是能清晰的看到,凌朔正在和一個女人站在車子旁邊聊天。

兩人聊了沒幾句,便上車離開。

她握著的水杯輕輕搖晃了下,將杯里裝滿的水倒進水池裡,給自己倒了杯咖啡。

從這以後的時間,她沒再見過凌朔。打電話不接,也沒有回公司,別墅也沒有回來。

喻可沁索性發了天簡訊給他,提醒他不要忘了去爺爺那裡參加生日宴會。

發了簡訊后感覺一身輕鬆,就算爺爺追究起來,她也有了理由說聯繫不上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