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明朗,查的怎麼樣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4:03
A+ A- 關燈 聽書

「師兄,這件事情月兒以後在與你說。」

若是師兄知道赫連邵筠的是飛雲宮的毒,師兄又要擔心了。

飛雲宮,對於五大陸來說,是一個恐懼的存在。

原因在於他們擅長用毒,而且他們擅於偽裝,輕而易舉的就會被他們下毒,讓人防不勝防。

五大陸之中,都盼著能有一個大陸出頭滅了飛雲宮,可是沒有一個大陸敢動手。

這事,居然被她給攤上了。

「又是以後?月兒,你為什麼總是這樣對我?總是搪塞我?」

葉晉桓的聲音里充滿了溫柔與無奈,一臉受傷的看著她。

但他也知道她的脾氣,她不想說的事情,就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不會說的。

好吧!

他也算是了解她的,她日後會慢慢告訴他的。

他總是欣賞他,挑剔著自己,總是在她身上經歷著種種誘惑,他想把自己修剪成她喜歡的模樣。

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對他說,這個世界上只有獨一無二的自己,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替代。

所以,她在他面前,就只做他自己。

林雲夕抬眸,迎視上他那雙受傷的桃花眼。

她目光略帶歉意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這些年,師兄為她做的已經夠多的了。

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用異樣的眼光看她的人。

未婚生子,在這個世界上要承受太多的壓力,還要面對別人的嘲笑和謾罵,而他,一直在用他的能力在保護著她。

她欠他的太多了!

有些事情,她不能再讓他和她一起承受。

「師兄,謝謝你,所有的一切。」

聽到謝謝二字,葉晉桓的心,再次受傷。

他起身,靜靜的看著她:「月兒,人生該走的彎路,其實一米都少不了,但偶爾傻一下是有必要,人生不必時時聰明,你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了,過去的那些事,就讓它過去,這些年,你為了把自己變強,你已經很累了。」說這話的時候,葉晉桓心裡滿是心痛。

她為了能修鍊,吃了不少苦。

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了。

這些年的辛苦,也是值得的。

「師兄,誰的人生都不易,越是風光的人,背後越是寒涼,好了,我不與你多說了,今夜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師兄一定要幫我看好熠兒,我子時之前會回來。」

說完,林雲夕就往外走去。

「月兒,晚膳呢?」葉晉桓這才突然想起來,她還沒有吃晚膳。

「師兄,我自己會解決。」

拐角處,已經沒有了佳人的身影。

葉晉桓微微苦笑,看了看院中,沒有了她,這雅緻韻味的院子,似乎又染滿了孤獨。

這時,姜叔急步走了進來。

焦急地說道:「葉醫師,不好了,太子殿下來了。」

葉晉桓一聽,整個人瞬間覺得不好了。

「這天都快黑了,他來幹什麼?」

姜叔一聽,瞪了瞪眼睛,人家是太子殿下,他哪敢問人家來幹什麼呀?

問題是現在人在濟世堂里等著呢?

「葉醫師,你還是快點出去看看吧!太子殿下怒氣沖沖的,似乎是來者不善呀!」

「知道了,走吧!」

葉晉桓認命的往外走,他要是來者是善,他早就出去迎接了。

葉晉桓硬著頭皮往外走去,才剛剛進入大廳,就聽到軒轅煜的怒吼聲。

「葉晉桓,你早上是不是給本宮下藥了?」

葉晉桓一聽,目光閃了閃,他的手,輕輕摸了一下高挺的鼻子。

他是給他下藥了,可惜給他下的不是毒藥。

要是能毒死他,此刻就不用看他這耀武揚威的樣子了。

葉晉桓垂手而立,神情恭謹。

略有些恭維地圓滑地說:「哎呀!太子殿下,你也太抬舉我了,我哪敢給你下藥了,你今早的事情,我已經和月神醫說了,月神醫讓太子殿下明日一早派個人過來接她就好,太子殿下就不用親自過來了。」

軒轅煜一聽,憤怒的情緒瞬間緩和了很多。

「那本宮明日就在太子東宮恭候月神醫大駕,若是月神醫在推辭,就別怪本宮不客氣。」

軒轅煜甩了甩廣袖,轉身離開。

一個小小的醫師,居然讓他親自上門請了三次。

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可恨!

太可恨了!

他軒轅煜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軒轅煜一張陰沉可怕的臉讓周圍的人下意識的往後退。

太子殿下,誰敢招惹!

巴不得趕緊避開,省的惹麻煩。

軒轅煜這怒氣沖沖的樣子,一時間,弄得大家人心惶惶的!

葉晉桓眨了眨眼睛看著軒轅煜離去的背影。

一臉的疑惑。

奇怪!

這軒轅煜這麼好忽悠?

看他這腦子,這一招應該在用一天才是。

看了看外邊的天色,他回頭吩咐姜叔。

「姜叔,我今日不看診了,後院的事情,你多盯著點。」

「好,好!葉醫師,你趕緊去休息吧!」姜叔畢恭畢敬地說道。

知道葉晉桓的不容易,這一天到晚的,都是病人,他看著就心疼。

葉晉桓回到後院,看了看周圍喊道:「舒玄。」

不一會,一名身穿黑衣,清瘦的俊朗男子出現在葉晉桓的面前。

「公子!」舒玄恭恭敬敬的喊道。

「去,讓暗中的人好好保護月兒。」

蓬萊酒樓里,龍燁天正在心急的等著明朗的消息,他回來的時候,明朗又出去了,希望今夜會有結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南宮雲睿在一旁看著他急躁的樣子笑了笑。

「燁天,你這麼在意嗎?從來也沒有見你這樣急躁過,傳言那林丞相府中的三小姐天生愚昧,人人可欺可辱,大婚之日又被軒轅煜和林紫萱設計,可即使這樣,林家以自殺為由一筆帶過,事關太子殿下,大家私下也不敢妄加評論,如果那個女人真的是她,又被我帶回天海大陸與你冥婚,這一想,她的經歷到是挺悲慘的。」

龍燁天沒有說話,只是周身突然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暴怒和壓抑的冰冷氣息。

「設計嗎?」

他怎麼會突然覺得心突然一緊呢?

突然,門外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

龍燁天原本陰沉可怕的眼眸里劃過一抹光亮。

他按耐住心裡急迫的心。

當明朗出現在他的視線里時,他急急的走過去。

「明朗,查得怎麼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