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兒童餐廳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5:26
A+ A- 關燈 聽書

反而之前他們的相處模式就好像在學校時一樣,很融洽,但又想很要好的關係一樣,為對方夾菜。

但自從她發現學長和程嬌嬌在他們的房間里,做那些事情后。感覺自己好像受到了欺騙,她那麼盡心儘力的幫學長,可卻敵不過程嬌嬌的一次佑惑。

她心目中的學長是一個很負責任,對人溫和,做事果斷,很理智的一個男人。

可那次后,所有心目中的印象又全部修正了一遍。

可能是失望導致了自己對他態度不如以往,但心裡。多多少少還是難受他的行為。

「怎麼了?我看你有些心不在焉的。」

宋勵飛叫她發著呆,關心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東西。」她勉強笑了笑,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要不要叫佳佳來吃飯?」她朝著佳佳那看了一眼,原本平靜的目光此刻起了絲變化,定格在那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怎麼了?」宋勵飛察覺到她的異樣,同樣轉過頭,也定格在那。

只見凌朔毫無徵兆的出現在那裡,身後還跟著幾個助理,手裡拿著文件,記錄著什麼。

突然,一個男人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一把跪在地上,扯住凌朔的腳。

喻可沁吃飯的動作僵硬在半空中,看著眼前這一幕。

「鬆開!」凌朔蹙著冷眉,目光寒冷。

「凌總,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就剩下這一家餐廳了,如果你再把它也奪走,我這一家子只能喝西北風了啊!」

男人穿著西裝,西裝卻有些褶皺,好像是穿了幾天,沒有換洗。

鬍子邋遢,油光滿面,頭髮凌亂的讓人覺得焦燥。

「拖出去!」冷漠的聲音在餐廳里顯得格外的不近人情,喻可沁皺起眉頭。

他身後的幾個人直接拉著男人走出了店裡,原本突然寂靜的餐廳,又變得嘈雜起來。

宋勵飛嘴角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抬起頭,故作生氣:「太過分了!簡直一點人情都沒有!」

「學長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她淡定的坐在這裡,倒是不怕被凌朔發現自己。因為他們所選的位置,正好是餐廳靠腳的最後一個位置。只能透過格擋的縫隙,看到另一邊的情況。

宋勵飛生氣的放下筷子,喝了口水,解釋道:「我們公司原來正在競爭一個項目,凌氏集團剛開的一個小分部也在參與。我聽說這次是凌朔直接負責的,當時競爭的有三家,一個是我們的,再有是凌氏,還有就是餐飲,商業都攬收的吳氏集團。吳氏集團雖然不大,但因為包攬經營的範圍多,所以在A市也有一定的影響。後來一次競爭下我們公司敗仗了,只剩下吳氏和凌氏。最後吳氏不知道用什麼手段贏了,可凌朔卻沒有贏就開始吞噬吳氏名下所有的產業,最後就剩下這一家,也不放過了。他這麼大費周章不擇手段,就是因為他輸了!這樣陰險狡詐的男人,輸不起還要拿回面子!」

喻可沁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但學長說的這麼清楚,她也開始不得不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以前就了解過凌朔在商場上一直都是雷厲風行!做事不擇手段,以前她也贏過他一次。結婚後,他也是對自己百般為難,難不成,真的如學長所言?

最後一家餐廳都不放過。凌氏家大業大,對於吳氏他根本不需要去在意。可為什麼會這麼大費周章的毀掉人家的公司?難不成,真是因為輸了?

突然間,她開始對凌朔的這種做法產生了排斥。這樣道貌岸然的人,她真是不屑一顧。

她看向窗外,那個男人被攔住不讓進來。喻可沁心裡不知作何滋味,讓別人破產不能養家糊口,這就是凌朔慣有的風格嗎?

見她神色黯然,宋勵飛知道她現在心裡一定會凌朔充滿了方案。心裡洋洋得意,他從別的渠道得知他今天要到這家餐廳視察,特意選對了時間,帶喻可沁來這裡。

凌朔旁站著一個女人,給她介紹著這家兒童餐廳的設施和發展。大約五分鐘后,他了解完準備走。

誰知佳佳突然哭了起來,好像是被別的小朋友欺負了。喻可沁想也沒想,直接跑了過去。

「佳佳,怎麼了?」

「可沁阿姨,他推我?」宋佳佳指著一個小男孩,哇哇大叫的哭著。

「小朋友,你為什麼要推人呢?」喻可沁見是小孩,也不忍心責怪,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小男孩對他們做了個鬼臉,轉身就跑來了。她愣在那裡,完全沒有想到,現在的小孩子竟然這麼沒有素質。

安撫好佳佳后,她牽著佳佳準備回餐桌,起身,卻撞到向她投來的目光。

凌朔單手插在褲兜里,一副冷漠的樣子,見到她,神色更是陰暗了起來。因為他瞟到了緊跟而來的宋勵飛,這三個人站在一起,倒是更像一家人。

她低了低眼,站在那裡。

「你們先回去。」他對旁邊的人說著,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拉著她直接往外走。

跟在凌朔身後的幾人看到這一幕,不知發生了什麼,都暗自揣測了起來。

「放開我!」她甩開他的手,摸了摸自己被弄紅的手腕。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還是和他?」

喻可沁冷睨地掃了他一眼,不悅道:「我和朋友吃飯,和你沒什麼關係吧?」

「朋友?」他冷笑一聲,說道:「你不覺得你現在的行為,越來越過分了嗎?」

「我過分?有你過分嗎?你強行奪得別人的財產,還讓別人無家可歸,不擇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到底是誰過分?我和你相比之下,簡直就是九牛一毛!」她憤憤不平的沖他喊道。

聽到這句話,凌朔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陰沉了。

「他告訴你的?」他朝裡面看了一眼,正好和宋勵飛的目光對在一起。彷彿,從他的眼中讀到了得意。

他的眸子眯成一條縫隙,唇角輕輕勾起。很好,宋勵飛是么?他轉身,準備走。

「你,給我回去!」不容置疑的語氣,讓她反抗的話語堵在了嘴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