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有病的提前,要有腦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4:53
A+ A- 關燈 聽書

林雲夕剛剛到大門口,突然看到管家帶著一名穿著華服的男子走了進來,林雲夕一看,這應該是陳氏的大兒子林俊遠。

聽說這林俊遠一直在方寒宗修鍊,目前修為已經到了靈力四階,在這夢澤大陸,已經很不錯了,算是同齡中的佼佼者了。

林俊遠要是回來了,這林丞相府以後可不好進來了,不過她林雲夕一向是運氣好,只要有了陳氏的自述,了。

軒轅煜,這一次,讓你這麼的多年來的奮鬥瞬間化為泡影。

林雲夕眼眸瞟向北邊,那裡有一棟小樓,裡邊放著林丞相最寶貴的東西,軒轅煜對林紫萱好,和那棟小樓里的東西有著很大的關係。

看著他們進來,林雲夕也不遲疑,纖細的身影快速的飛掠出丞相府。

出了丞相府,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帶上面具以後,她又變回了那個人人敬畏的月神醫了。

龍燁天快速從暗中閃身出來。

幽幽的聲音穿透黑夜:「真巧啊!月神醫。」

龍燁天緩緩走向林雲夕,嘴角邊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剛剛一切,他都盡收眼底。

而他的內心,去沒有他表面上那樣鎮定。

此刻他有一種衝動,真的很想過去撕下她的偽裝,逼她承認,她就是那晚的那個女人,他冥婚的妻子,他的妻子。

可他知道,自己若是這樣做了,後果絕對比他預想的還要糟糕。

對這個女人,絕對不能用硬來,只能一點一點的將她的心偷過來。

聽到這聲音,林雲夕恨得牙痒痒,這個陰魂不散的混蛋,怎麼哪都有他?

林雲夕抬眸,嘴角邊也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是呀!真是巧,我從那不知道,一個人的臉皮可以比城牆還要厚。」

這個混蛋,陰魂不散。

可自己有絲毫拿他沒有辦法。

他今晚又跟了自己多久了?

這丞相府中的事情,他到底知道了多少?

龍燁天快速的走近她,湊到她耳邊曖昧地說:「女人,男人就應該臉皮厚一點,你們女人的臉皮那麼薄,動不動就掩嘴嬌羞,男人臉皮若是不在厚一點,這天下又怎麼會有成雙成對的夫妻呢?」

說完,龍燁天退回來,直直的盯著那雙憤怒的的美眸,一副男人就應該臉皮厚的樣子。

林雲夕對著天空翻了翻白眼,見過無恥的,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

這個男人就是她林雲夕的剋星。

打,打不過!

毒,毒不死!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她林雲夕躲他還不行嗎?

她那洞察一切的眼底,流露出一縷難以掩飾的無奈之意。

一抹玩味的笑意在唇邊緩緩蕩漾:「你慢慢厚著臉皮找你的美嬌娘,不過,想找一個心愛女神不是誰都有那個命的,姑奶奶以後見到你繞道走就是了。」

林雲夕正要走,突然,身後傳來無比認真的聲音,「你就這樣的討厭我嗎?」

你就這樣討厭我嗎?

林雲夕回頭,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難道你覺得自己很討人喜歡嗎?長得一副禽獸樣,還要讓人把你當好人嗎?」

誰會願意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在一個陌生人的眼皮子底下?

「沒事就趕緊走開,別打擾我做事情。」

「哦!」龍燁天突然輕輕哦了一聲。

而就這輕輕的一個哦字,讓林雲夕要走的身影瞬間一頓。

怎麼都覺得,自己的事情都暴露在他的面前了。

「月神醫不說這個,我差點忘記了,你的秘密都在這裡呢?」

龍燁天邪魅的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果然,和林雲夕想的一樣。

林雲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閉了閉眼睛,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誰都不欠你,所以你沒有道理跟任何人隨便發脾氣,耍性子。

可是,林雲夕的自我安慰並沒有說服自己。

猛地睜開眼眸,她突然不受控制的怒吼道:「你腦子有病吧?」

林雲夕怕的就是這個。

可偏偏就是!

因為這個世界,只有回不去的,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月神醫,你說對了,有病的提前,要有腦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龍燁天那嘴角邊邪魅的笑意,帶著明顯的威脅。

林雲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讓自己淡定,冷靜!

這種腦子有病,好這一口的人,自己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只要自己不招惹他,鐵定沒有問題。

「說吧,你什麼目的?」

林雲夕乾脆開門見山的問道他。

她在夢澤大陸不會待太久,那老君上的生辰之前,這件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

過了那老頭的生辰,她一定不回這樣輕易的放過他。

「你和林丞相府什麼關係?」

龍燁天要她親自對他說出來,她回來報仇,心裡是不是還有軒轅煜。

可以她的性格,真的會在意軒轅煜那個人嗎?

「要是告訴你,那還是秘密嗎?」

林雲夕白了他一眼。

你白痴啊?

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覺,不要隨隨便便招惹別人,也不要讓別人隨隨便便走進你的世界招惹你。

「我保證,不會對任何一個人說這件事情的,你若是想報仇,而我也可幫助你。」

龍燁天認真的地說道,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知道的。

她是他兩個孩子的娘親,他想幫助她,這份心意,是真心的。

軒轅煜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他有自己的傭兵工會。

也有眾多的殺手。

她可以把陳氏和林紫萱送入黃泉

可軒轅煜,不一定就回成為有罪的人。

今夜他看到了她的容貌以後,他已經確定,她就是和他冥婚的妻子。

那張清冷孤傲的容顏,他這一輩子都忘不了。

既然忘不了,就讓她走進心裡去呢?

林雲夕猛地一怔!

他說,他想幫她!

可她林雲夕,從來不是想依賴別人的人,更不能奢望別人在她需要的時候第一時間站出來,畢竟誰也都不是誰的誰。

她冷聲警告道:「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我們之間,連點頭之交都算不上,你憑什麼要幫我,而你唯一能幫助我的,就是永遠都不要在出現在我色面前。」

無情的聲音回蕩在空落落的夜空里。

不管現實有多麼慘不忍睹,她都要持之以恆的相信,這只是黎明前短暫的黑暗而已。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