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丟到亂葬崗去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4:21
A+ A- 關燈 聽書

明朗關上門。

轉身恭敬地回答龍燁天:「君上,屬下把畫像掛在了蘇氏的房間里,蘇氏看到畫像,差點暈過去,她身邊的嬤嬤驚叫出了林雲夕的名字,基本可以確定,南宮郡王帶回去和君上冥婚的人就是林丞相府三小姐林雲夕。」

猛的,知道真相以後,龍燁天的心裡閃過一絲狂喜,現在只要摘掉那個女人的面具,就知道是不是她了。

「明朗,你現在立刻去查月神醫和冥月公主是不是同一個人。」

「是,君上,明朗會儘快查明的。」

明朗見龍燁天為此事非常的上心。

也不敢怠慢!

快速轉身出去查。

此事事關重大!

他也希望能快一點查明。

龍燁天天不怕地不怕,此刻高大的身影卻有些微微顫抖。

他的心顫抖著。

讓他激動的剋制不住自己。

她真的還活著?

龍燁天感覺自己的心在強烈的跳動著。

他的心,激動著,掙扎著,也緊張著,害怕著!

他一直都很討厭女人,對那個月神醫,他不討厭,反而對她很好奇。

他心裡突然很希望,她就是他那個冥婚的妻子。

那麼?

他們之間,就有了在也剪不斷的關係了。

還有辰兒和熠兒?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得到了圓滿。

南宮雲睿一直觀察著他的神情,看著他臉上閃過各種複雜的神情,他緩緩出聲問道:「燁天,你不是說她們就是同一個人嗎?為什麼還要查?」

龍燁天看向南宮雲睿,墨黑的眼眸里很認真。

「雲睿,此事必須要弄明白,必須查得清清楚楚的,此事不可聲張,本君自有打算。」

事關他的血脈及他的女人。

他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本君出去一趟。」龍燁天大步離開。

南宮雲睿搖了搖頭,燁天自從出去幾晚,似乎有些精神失常,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南宮雲睿起身,往窗戶走去。

月色的光輝撒在他白色的華袍上,讓他整個人更加的清逸出塵。

街道上,一名紅衣女子帶著六個人緩緩從蓬萊酒樓前經過,只是有心事的他,並未注意。

是夜,?夜空中有無數的繁星在隱約的閃爍,點點星輝傾灑,透過樹叢,掠過層層疊疊的枝葉,落在地上,耀人眼目。

林丞相府中,林雲夕靈巧的身影宛若黑夜中的精靈,快速的在丞相府的房頂上穿梭著。

她直奔陳氏的映月院。

昨夜讓她安生了一夜,今夜得給她下一劑猛葯。

陳氏雖然是靈力三階,可在鬼魂面前,猶如廢物一個。

只要坐了虧心事的人,半夜都怕鬼敲門。

映月院的丫鬟和婆子,修為最好也只有兩階。

作為靈力五階的林雲夕,她們無法察覺到林雲夕的氣息。

林雲夕快速的在院子周圍設下結界,拿掉臉上都是面具,披頭散髮的進入陳氏的房間。

她的動作極快!

所做的一起並未被任何人察覺。

鬼!

林雲夕自己也怕!

可是為了復仇,什麼都阻擋不了她的腳步。

門突然被風吹開,如驚弓之鳥的陳氏一看到一身大白色衣裙的林雲夕,嚇得癱坐在地上。

昨夜她提心弔膽一夜不敢睡,找了人在暗中埋伏,可她一直沒有出現,想著今夜她也不會來了,正想睡時,她去突然出現了,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陳氏看著林雲夕的靠近,她本就恐懼的眼睛,一點,一點的睜大。

她想要掙扎,然而,卻突然感覺到全身無力。

她既緊張又害怕!

林雲夕越來越近,她的整顆心,就像被抽空了一樣要窒息了。

這一刻,她多希望自己暈過去。

最終,她還是沒能暈過去,她顫抖著唇瓣,充滿恐懼的聲音斷斷續續:「夕……夕兒,你……你是來拿你的屍骨的嗎?在,在那呢?」陳氏驚恐顫抖的手指了指不遠處的白骨。

林雲夕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有一副白骨堆在那裡。

林雲夕嘴角上勾起一抹譏諷詭異的笑意。

惡聲惡氣地說:「你以為,隨便找一副死人的骨頭過來,就想敷衍我嗎?」林雲夕吃了變聲丹藥,此刻聲音暗啞恐怖。

她一步一步,慢慢的的靠近陳氏。

陳氏全身瑟瑟發抖,抖得如篩糠一樣。

她,她怎麼知道這不是她的屍骨呢?

怎麼辦?

被她識破了。

陳氏臉上豆大的汗水不斷的滑落。

全身顫抖的不能讓自己控制。

龍燁天躲在暗處,墨黑的黑眸緊緊的盯著那張記憶里的容顏,真的是她,她落入大海里,居然沒有死。

不由得,龍燁天的心裡莫名的閃過一絲喜悅!

漸漸的變成了一抹狂喜。

她在找自己的屍骨?

為什麼?

龍燁天有些不解,他更加小心的屏住自己的呼吸!

繼續往下看。

陳氏緊緊的抱緊雙膝,心裡不斷的在想著辦法。

她居然能看得出來,那不是她的屍骨,這可如何是好?

這可是她讓管家從祖墳了刨出來的,是林雲夕的丫鬟如華的屍骨。

「說,我的屍骨到底在哪?」林雲夕的聲音有憤怒了幾分。

當陳氏抬眸看向她時,她的眼角,突然流出了血淚。

「啊!」陳氏驚恐的往後爬。

「夕兒,對不起,你的屍體被管家弄錯了,丟到亂葬崗去了。」

亂葬崗,現在可以確定,她的確是被人從亂葬崗帶走的,目的就是為了冥婚。

亂葬崗?

這三個字,震驚著龍燁天。

所有的事情,瞬間豁然開朗。

原來,她當時也不知道自己被帶到了什麼地方?

她似乎也在想知道些什麼?

林雲夕也沉思著,帶走她的人是誰,她又被帶去了什麼地方?和她冥婚的男子又是誰?

她只是迷迷糊糊的記得,那個墓室,金碧輝煌,平常的人家,不會建造那如皇宮一樣的墓室。

所以,和她冥婚的男子的身份不簡單!

線索到這裡便斷了。

林雲夕心裡有些氣惱!

辰兒和熠兒那麼想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她本想查一查辰兒他們的父親,也好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誰的孩子,可現在線索中斷。

她這下也沒轍了,她在大海里漂泊了三天三夜,醒過來以後,她對那個男子的記憶,早已經模糊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更何況又過去了這麼多年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