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你瘋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5:42
A+ A- 關燈 聽書

說罷程嬌嬌就像是發怒的母獅子一樣,狠狠的沖了過來,但是卻被她輕鬆的閃開。

喻可沁冷了臉,高喝一聲:「保全呢?都死哪去了,看到有人在公司鬧*事,都眼睛瞎了嗎?」

她是公司的高管一層,是安總身邊最滿意的秘書,管理著整個總裁辦,在公司人人都給幾分面子。

圍着看熱鬧的保全聽到了喻可沁的聲音,再也不敢馬虎,連忙衝上前來,三下五除二的就將程嬌嬌給扣了起來。

程嬌嬌不斷掙扎著,嘴裏發出尖銳的叫聲。

「喻可沁!你以為這樣就能掩蓋你那些不要臉的行徑了嗎?大家聽好了,楊氏集團的喻可沁,破壞別人家庭,蠱惑別人丈夫,是個不要臉的小三!我的丈夫要和我鬧離婚,還讓我凈身出戶,帶着女兒一起!」

「我今天就讓大家看到你醜陋的面孔,大家給我評評理,還我一個公道啊……」

程嬌嬌難聽的聲音拉長在大廳里,顯得十分刺耳。

但是保全根本不管她說些什麼,就強勢的將她朝着門口拖去,就在這時,一個穿着黑se女西服內搭白色小背心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而來,阻止了保全的行為:

「怎麼回事,一大清早的堵在大廳里丟不丟人,這讓別人看見了,該怎麼想我們公司?」

「安安姐……這,這是可沁姐吩咐的。」保全為難的說道,看着眼前有些嫵魅動人的女人,不禁頭皮發麻。

這顧安安雖然只是總裁辦的新文員,但是背地裏的身份大家都清楚,這顧安安是楊總的新姘頭,在公司已經寵的無法無天了!而且,她和喻可沁老是不對盤,可沒少害苦了他們這些下層認命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顧安安聞言不禁挑眉看向不遠處的喻可沁,嘴角揚起輕蔑的笑容,步履款款的走向她:

「我聽說你結婚了是不是,怎麼這才多久啊,就被人指著鼻子罵小三了?」

「這是我的事,似乎和你無關吧?」她冷冷的說道,面色寒峭,眉宇間微微攏起小山,帶着不悅的情緒。

顧安安嬌笑一聲,道:「這當然不關我的事,可是關乎楊氏集團的顏面啊……」

而與此同時,一旁的程嬌嬌趁保全鬆懈的那一空擋,掙扎開來,踉蹌的跑到了顧安安面前,打斷了她的話,說道:

「這位小姐,喻可沁就是個見人,她破壞別人的家庭,這樣的人留在楊氏大公司里,簡直就是一種恥辱!我今天就是想要見見楊總,讓他趕緊辭退這樣不要臉的員工!」

喻可沁一聽這話,不禁面色更加難看。她不得不承認程嬌嬌的嘴皮子還真是順溜,隻字未提自己先行出軌的事情,反而專挑她的不是,將她冠上小三的稱號,站在道德的高端指責她。

而且還和她的死對頭顧安安聯手,她現在還真是孤立無援。

而且不遠處已經響起了竊竊私語,原本熟悉的同事此刻看向她的目光都是那樣陌生。

他們也在懷疑自己!

她不禁想到凌朔的話,這些亂七八糟的消息千萬不能穿到老爺子的耳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一想到此,她的臉色變得清冷起來。

「你們說夠了沒?程嬌嬌,這是我們的私事,下班時間再說,現在是在我公司,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巴!」

程嬌嬌不禁氣的跳腳,激動地說道:「安安姐,你瞧她威脅我呢!」

顧安安本來也不想搭理這種品味低俗的人,身上一眼掃過去,全是高仿,要麼就是小眾便宜的牌子,和這種人站在一起簡直是有如身價。

但是她卻強忍着心裏的反感,笑盈盈的站在她身邊說道:「可沁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有些話當面說開了比較好,免得有什麼誤會。而且這件事,也關乎集團的顏面,你就給大傢伙一個解釋吧!」

她冷了臉:「沒什麼好解釋的,這是我的私事。」

說罷,她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程嬌嬌的手,然後就要將她拉走,卻不想顧安安擋在了面前,面色有些難看:「喻可沁,我問你話呢,你是做賊心虛了嗎?」

「你問我話?你有什麼資格?我要交代的人是楊總,還是說你已經可以替楊總說話了?顧安安,你插手別人的事情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重量!」

她冷聲說道,看着顧安安氣急敗壞的臉,一點都不擔心事情傳到楊總耳朵里會怎麼樣。

顧安安只是楊總一個姘頭而已,他換女人的速度那麼頻繁,指不定顧安安那天就要被換走了。就算換不走她也不怕,她跟了楊總這麼多年,日常工作都是她處理的,楊總是個聰明人不會撿了芝麻丟了西瓜的!

她的事情,還輪不到顧安安指手畫腳的,她有什麼資格?

顧安安聽到這話,氣的面色充*血,敲著鞋跟怒道:「我要告訴楊總,你敗壞集團名聲!」

「我敗壞集團名聲,那你算什麼?我們彼此彼此!我不管你的事,你也不要插手我的,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她推開了顧安安朝前走去。

程嬌嬌哪裏肯離開,不斷地嚎叫着:「小姐,你救救我啊——」

但是顧安安心有餘而力不足,誠如她所說,她不僅沒有資格,還沒有能力。喻可沁在楊總心裏的地位是人人皆知的,楊總肯定犯不着為了她而和喻可沁過不去,所以到頭來還是自己倒霉。

她一想到這,只能狠狠地剜了一眼喻可沁的背影,心裏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將喻可沁趕出楊總身邊,她要證明自己的實力,絕對不是花瓶那麼簡單!

喻可沁將程嬌嬌拉到車上,腳踩油門,車子迅速的發動。

「喻可沁,你要帶我去哪,你放我下去!」她掙扎著,像是發瘋的母獸,不斷地在車廂內撒潑打諢,拉扯着她的衣服。

方向盤好幾次脫手,車子也七扭八歪,好在不是上班高峰期,路上沒有什麼車。

喻可沁這段時間心裏本來就藏着火氣,只是她脾氣好,也選擇認命就一直壓抑著,但是今天被程嬌嬌這麼一鬧,就像是在她心裏點了一團火一樣,整個草原瞬間燃燒起來。

她面色清冷,所幸將方向盤脫手,輪胎瞬間打滑,朝着一旁的護欄狠狠地撞去。

程嬌嬌見到此幕,面色煞白,哪裏還敢亂扯。

「喻可沁,你瘋了!」

瘋了……

眼看,車子就要撞上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