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你瞧得起的女人才會做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9:31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選了一家新開的餐廳,餐廳位於沿海地帶最繁華的地段。檔次上層,像律師這個行業這種高檔場合也應該是司空見慣了吧?

她提前了半個小時到了餐廳,坐了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楊衛華就提著公文包來了。

「楊律師,你怎麼來的這麼早?」她剛喝下第一口咖啡,楊律師人就出現在她面前。

楊衛華穿著西裝革履,整整齊齊。年紀大約三十五歲左右的樣子,身高一般,看上去挺溫和的一個男人。他走到喻可沁面前,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坐下來,推了推眼旁的鏡框。

「你知道,律師這個行業,一向都是喜歡把時間調快。我們遵循自己的原則,在法庭,不能遲到一分鐘。」他扯了扯衣領,揚起手對服務員揮了揮手。

服務員走過來,手中抱著菜單:「請問先生現在要點餐嗎?」

「恩,把菜單遞給喻小姐。」他喝了一口服務員剛遞過來的白開水,笑了笑,說道:「我真沒想到喻小姐竟然會給我打電話,之前在貴公司遇見你,本想著找你要聯繫方式請你吃飯,結果當時走的太急,忘記了。」

「承蒙楊律師記得我,今天找你來,是想請你幫忙。」她將菜單遞給他:「楊律師你點吧,我不忌口,什麼都吃。」

「那行吧。」楊衛華點點頭,嘴角帶著笑意。目光有意無意的在她身上遊走了好一會兒,才將眼睛移到菜單上。

喻可沁原本保持著正常的微笑,但剛剛那一刻她撲捉到了楊衛華的眼神,心底暗沉了下去。

原先以為這個楊衛華看起來斯斯文文,上次印象也不錯。沒想到,卻和其他男人一樣,都是見色起意的委瑣男。

「喻小姐,你可真是了解我的心意。這家餐廳我幾個月前就關注了,只是公務繁忙,一直沒機會來。昨天剛打贏一個官司,今天事情少一些,難得有空。沒想到來這家餐廳吃飯,竟然會是和你,真是榮幸至極啊。」楊衛華將菜單遞給服務員,拿了一張衛生紙給自己擦了擦臉。

喻可沁依舊面不改色的帶著微笑,禮貌的說道:「楊律師見怪了,我也是剛知道這裡有一家新開的餐廳。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哪種口味,這裡的餐廳中西法結合,菜色還是挺齊全的。

楊衛華一聽,臉上露出少許得意之色,夸夸其談道:「喻小姐你有所不知,當我們律師這一行,特別是像我這種比較有名氣的律師。每天都在五星級酒店的場合行如流水,山珍海味吃慣了。早間聽說這家餐廳的廚子是老闆從歐洲請來的名廚,就連做中國菜的名廚都是在海外進修了幾年,拿過獎盃的廚子。」

「看來楊律師對於美食還是挺關注的嘛,這裡的人的確人潮擁擠,絡繹不絕。可能是我運氣比較好,訂到位置了。」

「喻小姐長得這麼漂亮,理所應當能夠訂到位置。」楊衛華笑著說道。

「楊律師誇獎了。」

「好運一般都是眷顧美女的,像喻小姐這麼漂亮又能幹的女人,做什麼事情應該都是得心應手吧?」

「楊律師,這話我怎麼有些不太懂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哈哈哈,沒什麼,沒什麼。對了喻小姐,你這次找我,是幫你朋友打官司?」楊衛華有意扯開話題,摸了摸下巴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現在正在離婚。這個案件有點複雜,不過我想楊律師對於這樣的案件應該是小菜一碟吧?」

楊衛華臉上像被貼了金,雖然平常也被那些客戶誇獎慣了。但第一次被美女誇獎,他還是十分開心的。

「看來喻小姐對我還是蠻關注的,你說來聽聽。」

喻可沁將宋勵飛和程嬌嬌的離婚案件精簡化說給楊衛華聽,楊衛華聽了過後,意氣自如的笑道:「這類出軌案,對我來說簡直太輕鬆了。只不過,我手上現在已經有三四樁案件了,忙不過來。你這個案件要贏其實也不難,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其實第一次見面我對喻小姐就已經有好感了,你長得這麼漂亮,又是楊總的秘書,你之前在他身邊,應該得到了不少好處吧。只不過他現在已經被抓了,你沒了依靠,還不如和我一起……」楊衛華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喻可沁打斷了。

她面色微冷,目光淡漠的問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楊律師應該和楊總有點親戚關係吧?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以為我和楊總之間,有過什麼?」

喻可沁努力讓自己淡定起來,她不喜歡別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她。雖然她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但是如果將她當成那種攀龍附鳳的女人,那真的是觸碰了她的底線。

「喻小姐真是聰明人,他是我表哥。不過我說的不對嗎?我聽他說過,他很喜歡你。說你是個精明能幹,能幫助他的女人。」

服務員將菜端了上來,給兩人倒了一杯紅酒。

楊衛華微眯著眼睛,嘴角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邪笑。他見到喻可沁第一眼,就對這個女人產生了興趣。

只不過當時找表哥要聯繫方式,卻遭到了拒絕。也只好放棄,現如今她自己送上門來,難不成他要白白浪費這次機會不成?

喻可沁冷冷一笑,將面前倒好的紅酒杯移到一旁,抬了抬眼:「楊律師你太高估我了,你以為我聰明到可以為了自己的前途出賣自己嗎?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你瞧得起的女人才會做的事情吧?」

「你這話什麼意思?」楊衛華正在高情逸態的端著酒杯,腦補著即將到嘴的肉。聽喻可沁的這番話,他喝酒的動作停在了一邊,間詐的笑容僵硬了起來。

「沒什麼意思,楊律師,恐怕我要讓你失望了。我並不是你能瞧得起的,因為我不屑與那種為了名和利出賣自己的女人同流合污。」

「哼,你的意思是瞧不起我嗎?我沒有我表哥錢多權大?」他生氣的將杯子放在桌上,一陣響聲,引起了周圍人的關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