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你怎麼在這裏?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9:47
A+ A- 關燈 聽書

說着,服務員將房卡放在桌上。

喻可沁正在咀嚼最後一口食物,聽到這話她吃飯的動作停了下來,正準備和服務員解釋。

誰知服務員已經離開,宋勵飛拿起房卡看了看。

「學長,你這是?」她不解的看着學長。

宋勵飛似乎早有預謀,他看她笑了笑,調侃道:「難得被抽中獎了,免費的豪華房難道不想進去坐一下?不進去觀賞一下那多浪費啊。」

喻可沁對宋勵飛的話無力反駁,但又覺得哪裏怪怪的。

學長剛剛打輸官司心裏應該會很難受,如果她現在拒絕的話,說不定會傷害學長的自尊。

可她現在已嫁為人妻,就算他們是清清白白但是一起進出酒店房間也不好。從上次在遊樂園的事情被爆了出來,她現在做任何事情都要謹慎一些。

見喻可沁有些猶豫但沒有直接拒絕,他趕緊收起自己的笑容,一臉悲傷的說道:「其實可沁你知道嗎?我一直想找個人說說話,陪陪我。我不勉強你,把這房卡送……」他特意表現的很傷心,這樣,他和喻可沁又可以回到以前了。

但他似乎忘了,喻可沁已經結婚了。就連她家的那個男人,他也一併忘記了凌朔的存在。

「學長……」喻可沁左右為難,有些猶豫。

「你認為你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能騙的了誰嗎?恐怕也只有這個女人了吧!」正在這時,凌朔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你怎麼會在這裏??」喻可沁站起來,詫異的看着他。

「你難道不希望我在這裏嗎?」。

凌朔怒形於色的站在那裏,淡淡的瞟了一眼喻可沁。

目光微轉,對宋勵飛說道:「

我上次已經告訴過你了,喻可沁是我的女人。你故意提前安排好這一切,討得她的歡心。我說的,對不對?」

「你放屁,我只是和可沁吃頓飯而已,你別血口噴人。」宋勵飛突然變得激動起來,語氣也剛高漲了不少。也像是被人拆穿了,故作憤怒。

「亂說什麼?」喻可沁冷冷的盯着他。

「你難道看不出來,他是故意安排的?」凌朔皺起眉頭,這個女人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喻可沁臉色一沉,她不知道凌朔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這些話。但既然被他撞見了,她也不想在這裏久待。

「學長,我先回去了,你的事情我會放在心上的。」她拿着包轉身離開。

宋勵飛動了動身子,正想去追卻看見凌朔陰沉的目光。他皺起眉頭,心裏十分不爽。

今天好不容易打苦情牌,他知道可沁向來心軟。如果說服她,可能他們倆的事情就有着落了。

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這個男人又一次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攪了他的好事。同時也因為被凌朔說對了,有些心虛,沒再說話。

喻可沁站在凌朔的車前,等着他出來。等他出來以後,喻可沁諷刺的看着他,問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什麼叫做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我不是,正好看見你,和你的小情人在一塊卿卿我我嗎?」凌朔抬高了眉毛,深邃黝黑的眸子在夜色里燦燦生光,如同墨玉一般明亮,卻參雜着諷刺的眼神。

喻可沁彷彿有片刻的沉默,她在沉默著轉了一圈又回來,反唇相譏道:「難道你之前說的都是假的?不是說了你不會管我的事情,我無論做了什麼,都和你沒關係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的話如同雷擊般將他驚醒,他站在那裏,修長的身影微微傾斜。此時此刻他不應該是在女人堆里盡情享樂嗎?為什麼會跟蹤喻可沁來到這裏?

真是該死!

「喻可沁,我允許你在外面胡來。但也告訴過你,保密工作要做好。那件事情還沒完全過去,你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和他一起吃飯,兩人還那麼璦昧。你就不怕被爺爺知道了,事情敗露嗎?」他輕描淡寫的說着,語氣之中卻透著威脅的口氣。

還未等她開口,他繼續說道:「你以為那件事情在爺爺心裏就這麼過去了嗎?」

「什麼意思?」

「他一定會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所以,爺爺他肯定會找人觀察一下你最近的行蹤。見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你真的以為,當凌家的媳婦,這麼容易?」他一臉的認真,喻可沁無力反駁。

或許凌朔說的都是真的,她也不應該在這件事情還沒完全解決的時候,和學長出來吃飯。

她似乎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突然間有些無力。神色一下變得落寂起來,朝着自己的車子解了鎖,上了車。

喻可沁的車子開走以後,凌朔站在路燈下,望着那輛白色的車子漸漸消失在視線範圍中。他好看的眉頭皺在一起,為什麼,他今天會做出這麼荒唐的行為?居然跟蹤喻可沁!

夜色宛如暈染在書中的松煙墨,從天邊蔓延而至。

車子緩緩行駛在海邊的道路上,車窗是打開的。微風襲進,頭髮飄逸的在空中飄散著。一陣涼爽,卻涼透了心。

她諷刺的露出笑容,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可笑的女人。但無論如何,她是最強大的自己。沒有人,可以將她從內心擊敗。

她找了個位置停了下來,走到圍欄邊,看着一望無際的大海。心情似乎比剛才舒暢了許多,只可惜沒在海邊站着五分鐘的樣子,天空中的萬里無雲到傾盆大雨只花了一分鐘的時間,喻可沁的身上就濕透了一半。

她打開車門進去,正準備開車回家洗澡換衣服。卻沒想到車子竟然沒油了,都怪她一路上心不在焉,竟然沒察覺到快沒油了。

現在怎麼辦?難不成又想上次那樣,叫拖車過來嗎?

她想開門去問問過路的車輛有沒有備用油,誰知雨越下雨大,她又沒有雨傘,被困在車內。

喻可沁從包里拿起手機,發現手機那一格亮着紅燈,只有百分之五的電量。她趕緊翻開通訊錄,翻到學長那一格,正想撥出去,突然想到凌朔說的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