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醉酒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0:35
A+ A- 關燈 聽書

「你知道嗎?凌氏一個文員三個月的工資都抵我半年,你有什麼不知足的。哎,我怎麼就沒有這麼好的命吶!」

喻可沁沒在說什麼,她怕自己再說下去,爛攤子估計就收不回來了。

菜上完了以後,整整一桌子的菜。她好久沒有在大排檔吃過了,今天難得來一次,一定要好好的吃。

老闆突然抱着一箱啤酒過來放在桌子上,喻可沁頓了頓,問道:「老闆,你是不是放錯位置了?」

「才不是呢,啤酒是我叫的。今兒個整整一箱,你可要陪我不醉不休!」說着她就給兩人的杯子裏各倒滿了一杯。

喻可沁像是看到了驚恐的東西,吃驚的望着林晴,問道:「一箱啤酒,我們怎麼喝的完?最多我們倆也就喝兩瓶……」

「什麼兩瓶?之前每次來這裏喝酒不是喝的很多嗎?怎麼,你現在是怕了?」林晴拿起杯子,豪爽的將酒中的酒一飲而盡。

喻可沁無奈的搖搖頭,每次來大排檔她都得喝的不省人事才跟罷休。這樣的性子,怎麼找得到男朋友?

林晴和喻可沁這麼多年的朋友,她的一眸一笑他都看的一清二楚。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將酒推到她面前笑道:「可沁,你別為我煩心了。今天喝酒就是塗個高興,發泄一下,沒什麼的。」

「可是我明天還要去上班……」

「上什麼班?難道我就不用嗎?你就當陪陪我嘛,我這麼勞累,你難道不不懂心疼心疼下我呢。」

林晴自然是了解喻可沁的,這招果然湊效。她還是聽了她的話,陪她一起喝酒。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來大排檔喝酒是必備的。只不過她一般喝的不多,每次都是林晴喝的爛醉如泥,每次都要她送她回去。

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太多,承受着不該承受的輿論和長輩的誤會。自由受到限制,人生變得單調無趣。

她也是時候好好的發泄了。

好久沒有這麼暢快了,一頓飯兩個女人吃了四個多小時。一共喝了一箱半的酒,老闆最後還送了兩瓶。

喻可沁沒有林晴喝的多,但也都差不多了。她還保持着一絲絲的清醒,打電話給了林晴的弟弟,叫他過來接她。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林晴的弟弟將林晴接走以後,她的神情有些恍惚。

眼前的畫面開始變得迷糊了,之前一直坐在餐桌上沒覺得很醉。過後的後勁卻是大的嚇人,就一會功夫的時間,她就在馬路邊吐了個底朝天。

叫了輛計程車,告訴司機地址后,喻可沁躺在後椅坐上睡著了。半個小時后,司機到達了目的地,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口。

司機從車鏡里看了一眼喻可沁,喊了一聲到了。好長時間都沒有回應。他只得下車去推她,誰知推了半天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能喝酒別喝,喝的這麼醉難不成讓我伺候你啊?」他有些惱怒,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客戶了。雖然見怪不怪,但這大半夜的喝醉了還真不好搞。

他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想着把她扔在別墅門口,拿了錢就走。可仔細一想,這樣又不太好。做他們這行,也是有職業道德。

他看了看別墅裏面,又盯着喻可沁看了好一會兒。這個女人能將地址報的這麼清楚,連門牌號都記住了,那一定是住在這裏的。

想了想,上去按了按門鈴。好一會兒,都沒人來開門。司機有些失望,剛準備轉身,門突然開了。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現在他面前,精緻好看的五官,身上散發出一種能夠壓迫人的氣勢,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個有錢人。

司機心裏一喜,難不成今天會走好運?干他們這一行的,偶爾會遇到一些土豪,開心了給他們一些小費。但這種事情,也就只有百分之零點幾。

他做司機這麼多年,受到最多的小費也就二十左右。若是今天碰到運氣了,這人一大方給自己小費那該多好啊。

他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都忘記自己要說什麼了。

凌朔冰山的臉一動不動的盯着他,語氣冰冷:「你找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額,那個,我是計程車司機。有個女客戶喝醉酒了,她給了我這兒的地址,我開車過來了。可她現在卻叫不醒,我沒有辦法想敲門問下她是不是這的人。」司機彎著腰憨厚的解釋道。

凌朔低了低眼,瞟了一眼外面的計程車。他不想搭理這些無理取鬧的閑雜人等,剛準備關門不理,可卻想到喻可沁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難不成……

他打開門,走到計程車面前。車門是開的,喻可沁的身體躺在椅子上,睡得很沉。一走進,一陣濃厚的酒味撲鼻而來。

他怔了怔,真的是喻可沁!

這女人,居然敢去喝酒,還喝的爛醉如泥!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

但見到她安然無事,他心裏又像落下了一塊石頭,隨即,又有些奇怪,他從什麼時候,突然這麼關心這女人了?

凌朔從褲子口袋裏掏出名牌錢包,從裏面抽出幾張紅色的百元大鈔丟給司機。彎下腰,將喻可沁從車裏抱了出來。

司機見到那幾張紅票票,一雙眼睛在黑夜裏發着閃光,彎下腰將錢撿了起來。數了數,五百大洋!

他咧嘴一笑,今天真的是賺到發了。這錢夠他兩天的收入了,今天是可以早點收班回家抱媳婦了。

凌朔突然想到什麼,走到一半停了下來:「你有沒有碰過她?」

「啊?」司機似乎還沉溺在欣喜當中,沒反應過來。

「我問你,有沒有碰過她!」他凌冽的氣息讓他身後湧現出一陣寒意,司機抖了抖身子,搖搖頭:「沒有沒有。」

聽到沒有,凌朔才放了心。將喻可沁抱回了別墅,走到二樓,將她身體往床上一丟。

本來因為醉酒睡得死死的喻可沁不知為何,突然被驚醒了。她恍惚的睜開眼睛,還有些迷糊。

「我這是在哪?」

「你還好意思問?」凌朔居高臨下的盯着他,眼神里散發出濃濃的殺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