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你又不是第一次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0:03
A+ A- 關燈 聽書

他關上燈,站在床頭靜靜的注視著她。完全不知道此時此刻,他身體的某一處,正在慢慢融化。

喻可沁好像做了好長一個夢,她感覺自己腦袋很沉,沉的將自己拉近了一個空間里,被壓制的睜不開眼。

好像做了一個又一個的夢,不斷的侵蝕著她的意識讓她變得渾濁起來。直到過了好久,隱隱約約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她想睜開眼睛,卻發現眼皮似乎被什麼東西壓著了,沉重的睜不開。

有昏沉的睡了大概一個小時,喻可沁終於睜開眼,看了看四周。熟悉的房間,熟悉的味道。

這不是,自己的房間嗎?她怎麼回來了?喻可沁想起身,卻發現自己身體虛軟無力,大腦漲漲的。

這是怎麼了?

她轉頭看了一眼外面,落地窗外是陰晴的天空。泛白又帶一點陰暗,她緩和了一下,起身。

剛起身,就發現自己的衣服竟然被脫得一件不剩。這是怎麼回事?喻可沁差點嚇得叫出來,可又回頭一想,她是在家裡。

仔細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好像有一點印象。

她記得自己隱隱約約在車裡快要睡著了,結果有個人敲她的窗,打開車門發現是凌朔。

凌朔!是他送她回來的?可,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突然,她想到了什麼,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皺起眉頭。

凌朔手中端著一碗白粥走了進來,看見喻可沁已經醒了。正在用鋒利的眼神盯著他,完全忘記自己沒穿衣服。

「你幹嘛這樣看我?」他又恢復一往的冷漠,將粥放在一旁,詢問著她。

「你……」喻可沁剛想罵他乘人之危,卻發現自己忘記遮住身體。她臉皮一紅,趕緊拿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體。

「凌朔!你為什麼趁我……」她緊抓著被子,咬住嘴唇,惡狠狠的瞪著他。

「怎麼?你和我是第一次嗎?用不著這麼驚訝吧?」

喻可沁動了動身子,想說些什麼,卻又想到自己和他是合法夫妻。就算他想要做什麼,她也只能服從。

罷了,就當這具身體是個軀殼吧。

她又恢復到一往事不關己的模樣,無所謂的將臉移到別處。心裡卻難受至極,昨天她都狼狽成了那個模樣,他竟然會不顧她的身體繼續在她身上……

凌朔本想調侃她幾句,誰知一句話她就又如同以往毫不在乎的模樣。這個樣子,讓他很是不爽。

「你覺得你昨天的樣子會讓我對你有興趣嗎?」他瞟了她一眼,準備轉身離開。

「那為什麼我的衣服……」

「你昨天衣服已經濕透了,如果我不給你脫下來你覺得你現在還能像個沒事人一樣坐在這裡和我說話嗎?」他停了下來,語氣冷漠。

喻可沁心裡一頓,低了低眼。她本想問他為什麼不幫自己穿衣服,可一想到她被脫光了衣服躺在那裡。他將自己看了個夠,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這一次,卻讓她十分尷尬。

「謝謝你。」喻可沁抿了抿嘴,抬頭看著他。

凌朔微微一怔,轉過身。黑色的瞳孔收縮了一下,他眯了眯眼,似嘲諷的笑道:「你會說謝謝?」

喻可沁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定了定神,目光堅定的看著他,說道:「對於幫助過我的人,我不會吝嗇我的謝謝。」

「算你還有點良心,我已經叫王姨提醒你定時吃藥。」他側過臉,伸手拉開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身子朝前面動了動,聲音略微沙啞的喊道:「等等!」

「怎麼了?」他轉過頭,微微蹙眉。

喻可沁吞了吞喉嚨,一句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她搖搖頭:「沒事。」

凌朔目光低垂,眼角閃過一道失望。門被關上以後,喻可沁起床穿上衣服。她坐在床沿,看了一眼旁邊的白粥。

凌朔似乎也不像她想象的那個樣子,至少沒有呢么冷血無情。如果不是昨天他趕來的及時,說不定現在的自己是生是死還說不定呢?

她對凌朔的印象又重新梳理了一遍,眼睛無意間瞟到了一旁的幾條毛巾。

記憶就好像被勾起一樣,昨天的一幕幕由淺到深的在她腦海里漸漸浮起。

她記得自己昏昏沉沉的睡在床上,被他叫醒。然後吃了葯,然後……

然後,然後……然後一道白光出現,有閃電和雷聲。喻可沁猛然一驚,昨天晚上她竟然主動縮進他的懷裡抱著他。

天吶!她惱怒的甩了甩腦袋。可能是因為自己還有點頭痛,甩的時候差點暈了過去。

這幾條毛巾是他照顧自己時候留下的,她還記得他昨天晚上摸著自己的腦袋安撫自己不要怕。她獃獃地怔在那裡,完全不相信自己腦袋裡的記憶。

但確確實實是真的,喻可沁捏住手掌,臉瞬間紅了起來。昨天晚上的凌朔,為什麼這麼柔情似水?

一定,一定是她的記憶出現了問題。一定是自己昨晚發燒了,那些記憶里的片段都是產生的幻覺。

她搖搖頭,起身走到客廳。

王姨見她起來了,將先生吩咐的葯遞給她:「太太,這是先生為您準備的葯。他說一天三次,每五個小時吃一次。」

太太?喻可沁頓了頓,以前王姨都不是這樣叫他的。為什麼今天叫她的稱呼不一樣了?

「額,王姨,你還是叫我可沁吧。再不,你就叫我喻小姐。不要叫我太太,我總感覺,這個稱呼有點怪。」

「那就叫喻小姐吧。」王姨和藹的笑了笑,將手中的葯遞給她,轉身去給她倒水。

王姨到完水遞給她見她吃完了葯,臉色浮現出柔和的笑容。她干這行也幹了很多年了,在凌家做的時間也不短。自從喻可沁來了以後,她就沒見先生回過家。

不過這幾天先生和小姐相處的似乎不錯,所以這才改口。

喻可沁吃完葯感覺肚子有些餓,看了時間才發現現在竟然已經下午兩點了。

因為昨天下雨的原因,起來看外面陰晴天氣以為是早上。沒想到她居然從昨晚睡到了下午,那凌朔呢?難不成一直照顧她到下午一點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