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這麼不經嚇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14
A+ A- 關燈 聽書

陳氏猛的一抬頭,有那麼一瞬間愣住了,她驚恐萬狀的看著長發遮面的林雲夕。

那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影,伸著雙手,那十指上的指甲,長又鋒利,最讓她恐懼的是指尖上散發出一股幽幽的油光,似乎那雙手,是經常用來殺人的,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

陳氏身子抖得如篩糠一樣,牙齒上下打架,讓她怎麼也控制不住。

她居然是回來找她的屍首的。

她的屍首在當天就被她命人丟到了亂葬崗去了,早就被魔獸給吃了,哪還有什麼屍首呀?

亂葬崗附近,吃人的魔獸可是很多的。

若是告訴她,她的屍首早已經被她丟到了亂葬崗,那還得了,只怕今晚她就會把她的命給取走了。

「我的屍首在哪?在不說,我現在就殺了你。」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憤怒的聲音似乎是忍耐到了極限。

她那尖利的長指散發著陰森恐怖的幽光,對著陳氏伸了幾下。

陳氏的身子蜷縮到了極致!

看來只有實話實說了,要不然,她會死得更慘!而且她根本就不想死呀!

「嗚嗚……我,我說,你的屍體被人丟在亂葬崗去了,這些都是太子殿下的主意呀,夕兒,那才是你要找的人,我們只能聽令行事。」

陳氏雖然被嚇得魂不附體,可也知道把責任往太子身上推。

太子殿下是林雲夕活著的時候最愛的男子,也是最怕的男子,這會林雲夕死了,她應該還是怕軒轅煜的。

被丟到了亂葬崗,這麼說,原主的屍體是被人從亂葬崗帶走的。

可是為何?

那場冥婚,讓她和那個男子都活了過來了,還有那雙猩紅的眼眸,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將她帶回去的人又是誰?

她是靈魂穿越活過來情有可原,可那名男子活過來又是怎麼回事?

當日他們都被下藥了。

她後來打聽了一下,這裡流行性著一種叫做冥婚續子的方法。

未成婚的男子若是死了以後,家人會為其配冥婚,而且會灌下續子湯。

就是因為有了那續子湯,她才會懷上那一對寶貝的。

當時剛知道的時候,心裡很害怕,她連一場戀愛都沒有她談過。

人生直接跳躍到生孩子的階段,可是那股害怕沒有超過一分鐘。

她更期待的是孩子出生以後的驚喜。

從此以後,她的人生中,除了修鍊就是帶孩子。

「陳氏,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們的罪行,我會讓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等著吧,你居然敢將本小姐的屍體丟到亂葬崗去。」

林雲夕說完,手中的兩袋血在陳氏看不真切的情況下,瞬間砸到陳氏的房屋裡,濺得到處都是。

血紅的場景更是令人驚恐到窒息!

這種血紅色的血水是她用一種特殊的原料配製出來的,有溫度便會自然消失。

這驚奇的發現可是讓她開心了好一陣子。

如今,正是派上用場的時候。

她製造出來的氣氛,絕對詭異,讓人深信不疑。

她這樣做,還有一個更大的目地,那就是那個渣男軒轅煜。

他要從這裡拿到證據,在他君父的壽宴上,送她一份大禮!

到時候,她就有好戲看了。

「啊!」看到鮮紅的血液,陳氏不斷的翻著白眼,恐懼到極點的她已經沒有任何思考能力了。

林雲夕一看,突然覺得時機到了。

她突然伸出一雙散發出幽光的利爪,遲緩的聲音如索命的魔鬼,「陳……氏,還我命來。」

遲緩恐懼的聲音讓陳氏身子不停的抽搐著。

瞬間,陳氏活生生的被嚇暈了過去。

「切!」林雲夕撥開遮住臉頰的頭髮。

「這麼不經嚇,還敢做虧心事?早晚被嚇死。」

隨後,林雲夕把兩塊寫著兩行鮮紅大字的白布掛在陳氏的床榻上。

看著自己的傑作,林雲夕詭異一笑。

陳氏,等你清醒過來,看到這眼前的場景,一定會再次被嚇暈的。

林雲夕快速的掃視了一下房間里。

這丞相府中,各種醜陋的秘密多的是。

隨便一個秘密被抖出來,都能要了一個人的命。

林雲夕自然也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她快速的朝著不遠處的檀木書櫃走去。

四處翻找著。

這裡邊,除丞相以外,就數這丞相夫人的秘密最多。

林雲夕翻箱倒櫃一番,手中拿著一疊紙。

上邊的內容,她草草過目了一下。

陳氏的把柄,瞬間有了很多。

將所有的東西回歸原位,她將東西放回靈魄里。

結界一收,快速的離開了房間。

明天一早,這丞相府會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熱鬧。

而僅有一門之隔的門外,兩個守夜的嬤嬤愣是一點都沒有聽到裡邊的聲響。

睡得跟死豬一樣。

丞相府中,依然在搜索著刺客的蹤跡。

過了許久,他們依然沒有抓到刺客。

房頂上不遠處,突然掠過一抹黑影。

林子熠看著娘親的身影飛走,他心裡閃過一絲著急。

「快,快,叔叔,送我回去,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林子熠這下有些著急了。

「好!」龍燁天看著那遠去的倩影神秘的笑了笑。

比速度嗎……

他抱起一旁的林子熠,黑影一閃,快速的消失在房頂,他們所到之處,就是一陣風吹過,不留一點痕迹。

林雲夕回到濟世堂,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自己的兩個孩子。

林子熠從窗戶里跳了進來,在林雲夕開門的瞬間,他小小的身影睡到了被子里。

看著兒子正在睡覺,林雲夕心裡莫名的心安。

在去的路上,她一直擔心熠兒會跟著她去,心裡還一直擔心呢?

「臭小子,今晚還算你乖。」

林雲夕笑了笑,她關上房門退了出去。

辰兒她不擔心,熠兒是最讓她擔心的。

輕盈的腳步聲漸漸遠離。

「呼!」林子熠深深呼出一口氣!

「好險,差一點點就被娘親發現了。」林子熠拍了拍胸脯。

「這麼怕你娘親為何好要偷偷跑出去?」

龍燁天突然出現,坐在床榻邊好笑的看著他。

林子熠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油腔滑調地道:「叔叔,都說了,我不是偷偷跑出去,我只是擔心我娘親。」

龍燁天挑眉說道:「可是看你的樣子,分明就是很怕你的娘親。」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