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敗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9:22
A+ A- 關燈 聽書

第一次見到本人,她完全震驚了。不知道是因為花痴的原因,還是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帥太有氣勢,一時之間,有些迷亂。

喻可沁不得不佩服程嬌嬌的演技,真是人前一面,人後歹毒。

「凌總,你怎麼在這裡?」葉白看見凌朔在這裡,有些意外。同時,也十分驚喜。

他們公司早就想拉下凌氏這個合作單子了,只是競爭對手實在太過強大。每年,他的公司都敗了。

有好幾次他都想親自請凌朔吃飯,卻都屢次遭到拒絕。現在終於見到他本人,還不好好把握機會?

凌朔沒有理會葉白,他目光冷漠的掃了一眼程嬌嬌,突然關心的問著喻可沁:「你沒事吧?」

喻可沁和程嬌嬌一樣,同樣吃驚的望著凌朔。

「我沒事。」

「這是怎麼回事?」葉白看了一眼喻可沁,問程嬌嬌。

程嬌嬌立刻嘟起嘴,淚眼汪汪的裝可憐對葉白說道:「她剛剛欺負我,撞了我還不道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葉白是個明事理的男人,他第一眼就看出喻可沁是報紙上的那個女人。程嬌嬌的事情他多多少少是知道的,他一直都是站在程嬌嬌這邊。

今天不管是誰的對錯,凌朔是不能得罪的。看樣子,這個喻可沁和凌朔是認識的,兩人看上去關係沒那麼簡單。

他溫和的笑了笑,走上前,說道:「不好意思,嬌嬌平時是有些不講理。剛剛可能是一場誤會,凌總,這件事情,是我們嬌嬌不對。」

程嬌嬌一聽,心裡一下子生氣了起來。原本以為葉白來了可以幫她撐腰,誰知這會卻成了她的錯了。

不過她也不是那麼不懂事,凌朔在A市的地位眾人皆知。葉白的公司雖然也在A市屬於五百強內,但和凌氏集團相比的話,那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她不知道這個喻可沁是怎麼攀上這麼高的高枝,和凌朔又是什麼關係。但此刻也只能忍氣吞聲,心裡對喻可沁怨恨極了。

這個見人,真沒想到,居然找了個比她還要厲害還有有錢的男人。一面裝聖母拖著宋勵飛指使他打官司讓自己凈身出戶,一面又鉤引著這個A市最強大的男人,她究竟使得什麼方法,讓這些男人都站在她這邊?

「我們走吧。」喻可沁拉著凌朔的手轉身離開,身後的程嬌嬌早就在心裡恨得咬牙切齒。

「凌總,我能問一下,這個女人,是怎麼勾搭上你的嗎?你知道她的情況嗎?」程嬌嬌的聲音又在身後響起,語氣刻薄的讓人很想衝上去揍她一頓。

凌朔轉過身,冷冷地盯著她:「什麼意思?」

「我怕你被她外表給騙了,她啊,可是會鉤引別人丈夫的人。」程嬌嬌不知道喻可沁是怎麼勾搭上凌朔的,但好不容易遇見了,她一定要在凌朔面前說盡她的壞話,讓她被拋棄。

結果,卻出人意料。

「她的事情不都是你捏造出來的嗎?」此話一出,在場其他三個人都睜大了雙眼。特別是程嬌嬌,她沒有想到,凌朔居然會這麼說。

「你……我……」

「葉總,我想你應該該去看看眼科了。這樣的眼光,真的是讓人嗤之以鼻啊。」他嘲諷的笑了笑,轉身,摟著喻可沁離開。

葉白本想和凌總聊幾句合作的事情,卻被這麼侮辱,臉色立刻暗了下來。

等兩人走了以後,程嬌嬌氣的狠狠跺了一下腳。但又因為葉白在一旁,她又不能讓自己表現的這麼失禮。

「葉白,你不要聽他們胡說。明明就是那個喻可沁鉤引她學長,你要相信我。」她裝作柔弱的樣子,解釋道。

葉白被凌朔剛剛這樣一氣,自然是相信程嬌嬌的。他點點頭,溫柔的笑道:「嬌嬌,剛剛我說那些話你沒生氣吧?」

程嬌嬌雖然很生氣,但在葉白的面前也要表現的明白事理。她宛然一笑,搖搖頭:「我知道啦,我不會怪你的,只是覺得那個喻可沁太囂張了。仗著有人給撐腰,就這樣欺負我。人家這裡還疼著呢,剛剛被撞的那麼厲害。」

「來,我看看,哪裡被撞了?」

喻可沁被程嬌嬌這一鬧,心情更加沉重了。好在凌朔來的及時,沒將此事鬧大。

為了不引人耳目,喻可沁拉著凌朔來到大廳外的一個花園裡。花園裡的人很少,她找到一處地方,安靜的坐了下來。

終於可以坐下來,她的腳從腫脹到放鬆。

花園裡可以直接仰望天空,漆黑如墨的天空上星星屈指可數,少數的星星旁掛著如同弧形的皎月。

雖然顯得有些陰沉,但在花園裡,這些花和獨特地景色還有天空到顯得別有一番韻味。

她抬頭對視凌朔的目光,清澈見底的黑色眸子閃爍著和往常不一樣的光芒。

「你為什麼要幫我?」她奇怪的看著他,語氣之中還透著一股莫名的疑惑。

凌朔突然忍俊不禁,高冷的面孔頓時像綻開的花朵一樣,讓人眼前一驚。

「你難道覺得我是在幫你?如果這件事情鬧大了,對你和我有什麼好處?」他深邃黝黑的瞳仁閃著一道精光,似乎方才關心她的眼神就好像魔術一般,瞬間就換了個人。

「哦。」

「阿嚏!」喻可沁毫無防備的打了個噴嚏,可能是剛剛在裡面冷氣吹多了,所以有些著涼。

打噴嚏的同時不自覺的縮了縮身子,凌朔見狀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喻可沁沒想到一向冷漠的凌朔,居然會這麼紳士。她看了看他,抿了抿嘴。

凌朔今天的舉動,確實讓人值得懷疑。

為什麼突然之間,對她這麼好?

「你以後,離那個女人遠一點。」

喻可沁當然知道他指的那個女人是誰,還未回答,手機突然響了一下。拿起一看,是簡訊的提示聲。

「你以為你可以幫助宋勵飛贏得官司嗎?我告訴你,今天初審我勝訴了!」

一個陌生的號碼,不用猜都知道這是程嬌嬌發來的。一定是剛剛不解氣,現在還要上來補一刀。

簡訊的內容讓她大感意外,原本以為讓學長準備那些證據,官司就贏得輕鬆。可萬萬沒想到,初審竟然失敗了。

她關上手機,有些心不在焉。

宴會結束后凌朔開車將她送回別墅就離開了,喻可沁望著揚長而去的跑車,不禁感慨凌家人做事的風範。

他們在一起除了在外人面前,在爺爺面前演戲。整個,都是交易。如同傀儡,任由擺布。

喻可沁這一晚上睡得並不是很好,可能是因為程嬌嬌的那條簡訊,讓她失眠起來。

早上天還沒完全亮起來,她就已經醒了。昨晚睡到半夜突然醒了,總感覺身邊缺少點什麼。

柔軟的大床上,她自在的躺在那裡,心底,竟然會有一絲空虛的想法油然而生。

翻了個身,望著落地窗外的景色,日出剛剛從半空中露出,對面的映紅顯得卻十分意境。

她最終還是擔心學長的官司,並不是她想要得到什麼。而是她不想學長那麼可憐,離了婚還被程嬌嬌擺了一道一無所有。

所以這個忙,她一定要幫。

想到這,她起床洗漱。記得以前在上一家公司上班的時候,認識一個客戶,是一名律師,小有名氣,專打離婚案。

請他來幫助學長,勝訴應該會比較大吧?

經過幾番曲折,她先是聯繫了一下前公司關係不錯的朋友。再是拿到了她以前辦公桌上的客戶資料,終於找到了律師的聯繫方式。

打電話過去,對方似乎對她印象不錯。聽說喻可沁要請他吃飯,他義不容辭的答應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