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你有何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2:56
A+ A- 關燈 聽書

「師兄,你看看你,連孩子都包不好。」林雲夕快速的抱過孩子,又抱到一邊解開重新把孩子包好。

「月兒,我這也是大姑娘坐花轎,頭一遭呢,這小子叫了幾聲以後就睡著了,不過就是長得向小老頭似的。」葉晉桓第一次見這樣的小嬰兒。

他突然感覺,這小生命非常的脆弱。

「你之前沒有接生過孩子嗎?」

林雲夕有些無語!他不會是第一次幫人接生吧。

「月兒,你也知道我是煉丹師,專門治被靈氣震傷或是刀傷一類的,老孟是我朋友,他夫人生了三天三夜沒有生下來,找遍了全城的穩婆都沒有辦法,這才送到我這裡來的,我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試一試,這你也敢?」林雲夕無語的搖了搖頭。

葉晉桓笑了笑,這不是沒辦法了嗎?

這生孩子,他也是略懂一二。

「月神醫,那我的夫人她……」

「過了今晚她就會沒事的,今夜我會親自守著她。」

「有勞月神醫了。」

孟將軍感激的看著林雲夕。

「她是我的病人,我責無旁貸。」林雲夕微微一笑。

「孟將軍,孩子給你,你們就住在隔壁的房間,方便照顧產婦,產婦什麼時候能吃東西了,我會提前告訴你們,現在她至少要一個時辰才會醒過來。」

「是,月神醫。」

孟將軍對林雲夕既感激又尊敬。

「師兄,你派人去蓬萊酒樓,將熠兒和辰兒接過來。」

「對呀!我差點忘記了那兩個小子,我這就派人去接他們兄弟二人,這下我這濟世堂可熱鬧了。」

林雲夕又回頭吩咐道:「孟將軍,找兩個你信得過的丫鬟過來伺候著,讓她們穿上和你一樣的衣服在進來。」

「是,是,多謝月神醫。」

孟將軍一臉感激不盡的表情。

林雲夕緩緩走出去,她無力的垂下雙眸,黯然失色的目光里,分明隱含著忙碌之後的疲憊之意。

出了後院,林雲夕目不斜視,直直的往外走。

宇文擎宇想跟上去。

突然,一個黑影擋住了她。

林雲夕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腳步往另一邊移,黑影也跟著她移動。

她微蹙眉,猛的抬眸看著擋在自己眼前的黑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名黑衣男子,一頭黑亮的頭髮,一張俊顏充滿了陽剛之氣,一雙犀利的眼眸,體型偉岸,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霸氣。

「月神醫。」

殷思遠恭恭敬敬的喊道。

「你有何事?」

林雲夕淡聲問道。

那嘴角的泛著的冷意讓人知道她此刻有多麼的不愉快!

「我家君上有請!」

林雲夕心裡大叫,什麼鬼,難道這幾大了的君上都到夢澤大陸了嗎?

離那老頭的壽辰可,這不是還有半個月的嗎?

「沒時間!」林雲夕果斷的拒絕。

她今晚還計劃著要去林丞相呢?

「月神醫,若是沒有時間,本君明日在來。」

林雲夕朝著聲音看去。

一張俊美得人神共憤的俊顏讓林雲夕猛的一怔!

是他。

南堰大陸主君赫連紹筠。

林雲夕目光悠然的凝望過去,淡然中透著一絲隱然的冷漠。

「告辭!」林雲夕越過殷思遠揚長而去!

「君上。」殷思遠不想讓林雲夕就那樣走去。

「無妨,我們明日再來!」赫連紹筠淡淡地道,溫潤的眼中波瀾不驚。

大街上,春風吹拂過綠葉的風,變的格外溫柔,太陽也變得暖洋洋的,街道兩旁的觀景台里,綠葉則托出了一個個嬌嫩浴滴的花骨朵。微風中,它們輕輕搖曳著。

林雲夕不僅感嘆,她來到這裡六年零四個月了。

不過林府的誘餌已經拋出去了,今晚她必須在去一次。

當年的事情若是不弄清楚,她回去也不安心,原主的惡夢每天晚上都纏著她。

林雲夕到大街上買了幾尺白布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

當年原主被人帶走,配了冥婚,這件事情她一定要查出來。

還有那名男子,六年過去了,她幾乎沒有什麼印象了。

當年是陳氏派人將原主殺了的,只有陳氏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還有天師的那個預言。

軒轅煜,老娘會讓你這個渣男後悔當初的毀婚的決定的。

買好一切以後,林雲夕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將所有的東西放入她手指上的空間指環戒里。

當初她就是因為這個戒指而穿越到這裡來的。

當她修鍊到靈力三階的時候,終於能進入這個戒指的空間里了。

之後她查閱了很多這個時代的古籍,終於知道了,這是靈魄空間指環戒。

這個世界,似乎和魄有著很大的關係。

不過她還有一個巨大的發現,那就是這個戒指帶著二十一世紀的修鍊升級系統,必須在她修鍊到靈力七階的時候,才能打開這個系統。

一看是靈力七階,林雲夕氣的想撞牆,她倖幸苦苦六年,也才晉陞到靈力五階,要到七階,勤奮一點的話,三年之內有望達到,若是出了差池,十年之內,未必能達到,到了靈力五階以後,就很難在晉陞,她現在也是遇到了瓶頸期一年了,她一點晉陞的跡象都沒有。

「唉!」林雲夕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每每一想起這件事情,林雲夕心裡就如貓撓似的難受。

「燁天,你看,是月神醫,剛剛有人將那兄弟兩人接走了。」

不遠處,南宮雲睿和龍燁天看著站在一邊冥想的林雲夕。

「哦!」龍燁天到是有些驚訝!

「知道接去什麼地方了嗎?」

「我跟過來,剛好遇到你,就跟丟了,不過蓬萊酒樓里人知道那個人的身份,待回我回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那兩個孩子用的是我南宮家的換顏術,我必須搞清楚是怎麼回事?」

南宮雲睿目光灼灼其華的看著林雲夕的背影。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你們聽說了嗎?濟世堂來了一個神醫,孟夫人生了生了三天三夜的孩子都沒有生下來,聽說那神醫破腹取子,讓孟夫人母子平安了。」

「聽說了,現在滿大街都在傳呢,我家平兒他爹腰一直痛,等明日讓他去濟世堂看看去。」

從龍燁天和南宮雲睿身邊走過的人們紛紛議論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不遠處,林雲夕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又往濟世堂的方向走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