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流水無意(4)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7:46
A+ A- 關燈 聽書

他微微側頭,極冷的聲音像是從冰窖里發出來的那般,格外的不近人情。

「外來的人,轟出去。」毫不留情的命令,讓站在裏面的齊萬全身子猛地僵硬了一下。

離開會議室后,來到十五層,凌朔的會議室。

楚青站在辦公室外面,玉依和凌朔在裏面。偌大的辦公室里,氣氛彷彿有些壓抑。玉依的臉色不太好,她剛從國外趕回來,模樣不禁憔悴,還更加蒼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走到玉依身邊,低頭看她。那雙水靈的眸子,洋溢着高興。

「伯父伯母是怎麼答應出三十億幫忙的?」凌朔對這一點始終存在懷疑,對玉氏夫妻他還會有些了解,他們是不會輕易出這麼一大筆錢給援助他們。

除非,是玉依動用了什麼極端的辦法。

玉依抿了抿嘴,淺淺一笑,「爸媽就是覺得凌家現在有難,我們家又是那麼多年的世交,所以才會幫忙。」

這麼毫無信服力的理由讓凌朔微微蹙了蹙眉,「玉依,你和我說實話。」他表情嚴肅,眸中的光澤看着她有些膽怯。

她低下頭,輕輕咬着唇。凌哥哥要的實情,她根本就不能說。緊緊地抿住嘴,沉默了好一會兒。

「我和爸媽說過這件事情,他們起初覺得金額太大無法保障。後來有些猶豫,我和爸爸說了很久,他們……最後呦不過我,只好答應了。」

「就這樣?」

「恩。」

見她臉上並沒有閃躲的表情,凌朔暫時相信了。

凌朔的臉色漸漸緩和了下來,抿了抿嘴,「依依,謝謝你。」

玉依身子微微一顫,凌朔基本很少對人說謝謝。這一聲謝謝卻讓她有些不知所措,突然之間有些緊張。

「凌哥哥……這是我們家應該做的事情,畢竟凌爺爺對我那麼好,從小到大對我像是親生孫女一樣好,凌家出了這種事情,我們家怎麼能坐視不理呢。」

凌朔讓楚青第一次時間把消息告訴凌老爺子,凌老爺子在家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都鬆了口氣。這才安心的在家接受治療,安心養病。

喻可沁正在四季的畫室里單獨的研究各種畫法和畫工,畫室像是一間被隔離的房間。與世隔絕,外面的消息全都被擋在了門外。

這些天她一直努力的研究,就連手上的草稿都有好幾十張。基本每天都是加班到深夜,如果不是歐陽軒每天在公司外等了自己那麼晚,她可能都要工作到第二天都不覺得累。

身體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完全感覺不到累。

正值中午,陽光妖冶。

穆蘭枝提着外賣推門進來,將帶回來的外面放在另一邊,說道:「這也是只有你才有的待遇,公司里的畫室一般都是給我哥自己用。沒想到居然讓你特權使用,可沁,我真羨慕你!」

她撇了撇嘴,從包裝袋裏拿出一盒飯,再將所有的菜全部拆開放在桌上一排排。

喻可沁並不喜歡在畫室里吃東西,那些味道會刺激到她的靈感,原本就乏味的靈感此刻受到了印象,鼻子動了動,她蹙了蹙眉,「學姐,你每天中午定時來佑惑我,對我公平嗎?」

穆蘭枝卻不以為然,白了她一眼,「誰叫你每次吃飯都忘了工作,我明明是好意讓你一日三餐都準時吃。不然,你又該胃痛了。前幾天才胃痛的差點送進醫院,這次又想來?」

她有些生氣,喻可沁每次工作都忘記吃飯。要不是她每天這個時候從外面買好了飯菜過來,恐怕喻可沁現在因為不按時吃飯要住進醫院。

喻可沁雖然有些無奈,無法阻攔學姐每天這樣做。但飯菜確實很香,讓她的注意力不得不轉移到了穆蘭枝那邊。手中的筆搖擺不定的在空白的畫紙上徘徊著,最終,喻可沁還是忍不住放下筆過去吃飯。

看喻可沁最終忍不住過來吃飯,穆蘭枝笑了笑,說道:「你看,歐陽的辦法真好。」

「歐陽?」她愣了愣,「這和歐陽有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嗎?」她眨了眨眼睛,想了想,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尷尬的低下頭,使勁吃飯。

她一向了解學姐,她剛才無意中說出口的話,讓喻可沁低頭沉思了起來。穆蘭枝一直吃着飯,平常多話的她現在突然變得異常的安靜。

看着她突然窘迫的模樣,喻可沁忍不住笑了起來,「你不用裝了,是歐陽叮囑學姐你看着我,讓我好好吃飯對不對?」

「被你看出來了。」她呵呵一笑,明明答應了歐陽軒不告訴喻可沁,怎麼這會兒一激動,就說漏嘴了?

喻可沁無奈的撇了撇嘴,「我怎麼能看不出來?學姐什麼時候和歐陽這麼熟了?叫名字直接叫歐陽,難道還不明確嗎?他一定是找過你,給了你什麼好處,所以你才會和他熟絡起來,並且每天拿着飯菜來佑惑我!」

穆蘭枝努了努嘴,往嘴裏塞了一塊肉,「看來你對你們家歐陽挺了解的嘛,我看你乾脆還是不要和那個……」說到這裏的時候她停了下來,突然想到歐陽軒告訴過自己,不要在喻可沁的面前提起凌朔這個名字。

可就算她不說出來,喻可沁也知道穆蘭枝下一句話要說什麼。她吃飯的動作停了下來,談笑風生的表情此刻也僵硬了一會兒。

微微沉銀了一會兒,淺淺笑道:「學姐,有什麼話就說,不需要顧慮我。」

穆蘭枝張了張嘴,將筷子放在桌上,腦袋湊了過來,好奇的問道:「他不是和齊欣冉取消婚約了嗎?你們沒有?」

提到齊欣冉這個名字,喻可沁的心猛地咯噔一下。那些畫面在腦海里開天闢地的生動了起來,連帶着璦昧的動作畫面……

好像真的看到了畫面一樣,刺痛了喻可沁的雙眼。她揉了揉眼,故作淡定的喝了口水。可眸子裏,卻閃爍著一些難過。

這些天她一直都在努力的維持忙碌的現狀,不想讓自己在乎的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