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飯局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8:02
A+ A- 關燈 聽書

光從外表上看來,就一件知道裡面的面積能夠容下多少人在這吃飯。

他們不是最晚到的,裡面基本上已經有一半的人來了,可以坐十幾個人的大圓桌上已經坐了一半,大家現在談笑風生的時候聽到有人進來,紛紛都停住了聲音朝著門口這個方向看去。

喻可沁今天穿的很一般,平常的風範。但即使她穿的很普通,也掩蓋不住別人看到她的那抹驚艷。白皙的臉上未施粉黛,好看的五官清晰而又柔美。

遠遠看去,像是安靜的美人,只存在於畫里的那種。

「南歌來啦!」其中一個坐在中間的男人,年紀大約四十左右,身材中等,模樣溫文爾雅,帶著一股書生之氣。

放眼望去,大多數都是年紀在三十到四十歲左右的樣子,大部分的人多透著一股藝術家范的氣息,只有少部分人和她一樣,看起來像個普普通通的都市白領。

喻可沁只是大致掃了一眼,便大概猜到了一些。穆南歌所謂的前途,這些人都是界內比較有名氣的藝術家。但好多人都是沒有露過面的,露過面的,喻可沁倒是在裡面看到了幾個。

「誒,南歌,這個是誰啊?你女朋友?」其中一個男人將目光移到喻可沁的身上,頓了頓,說道:「我怎麼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位美女?」

穆南歌淡淡一笑,走到一旁的空位,和喻可沁一起落座。喻可沁剛坐下,就看到斜對面的金月,她正挽著披肩,目光嫌棄的朝她這撇了一眼。

他們剛進門沒多久還沒來得及回話,後面的一些人也陸陸續續的到了。人到齊了以後,住席位的人才叫服務員上菜。

剛才那個詢問喻可沁來歷的人,叫杭冰,這個杭冰她認識,在某一期的雜誌上看過,為人風趣滑稽,喜歡開玩笑。喜歡美女,所以見到喻可沁的時候,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徘徊著。

大家簡簡單單的聊了幾句后,一直不怎麼開口的金月突然開口了,看向穆南歌這邊,臉色不太好,「南歌,你怎麼把這個炒襲者給帶來了?」

話音剛落,大家原本談笑風生的聲音此時戛然而止,聲音不大不小,但卻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特別是炒襲二字,在界內人的眼裡,可是大禁。

見到金月的那一刻,喻可沁已經猜到金月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她,她淡定的坐在那,從容不迫的對上金月的目光。金月並沒有從喻可沁的臉上讀到慌張和羞愧,有些生氣,「有些人還真是厚臉皮,炒襲了人家的作品居然還正大光明的坐在這裡,不要臉。」

金月在界內是出了名的嘴刁,所以從她嘴裡說出難聽的話都不足為奇。只是炒襲這兩個字,讓大家的更關注了喻可沁。

穆南歌抬了抬眸,笑了笑,那俊美的臉上透著一絲冷峻,他看著金月,解釋道:「金月老師,這件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炒襲者為喬晴雯,她已經親口承認了,喻可沁並不是炒襲者,這件事情是個誤會。」

聽到穆南歌說喬晴雯親自承認,她頓時有些啞口無言。但喻可沁她確確實實不喜歡,之前還一直頂嘴自己,現在她居然還出現在他們的聚會上,這種聚會又怎麼能是喻可沁這種小角色隨隨便便就進來的。

她將目光放在穆南歌的身上,面帶微怒,「南歌,你是不是對這喻可沁情有獨鍾?你出國了一段時間,前陣子的新聞肯定沒看吧,她可是和凌氏集團的凌總有著不正當的關係,這種女人難道你都敢接手嗎?」

「凌氏集團?」杭冰停頓了一會兒,拍了拍大腿,「我說呢,這美女怎麼這麼眼熟。原來是之前出現在雜誌上的那個女人,最近不是經常和凌氏集團捆綁在一起嗎?」

金月挑了挑眉,露出陰險得逞的笑容。

喻可沁淡淡的垂了垂眼,這種大場面她也不算是第一次見,所以對於金月故意挑起她的話題讓眾人議論,她並不生氣。

服務員開始上菜,一道道菜上上來,台下許多人都沒說話。只有少數幾個竊竊私語,朝著她這邊看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坐在住席的人最終忍不住這種氣氛,嚴謹的盯著穆南歌,問道:「南歌,你怎麼能隨隨便便帶人進來?」

他那意思,擺明了也針對喻可沁,不希望喻可沁來破壞這原本和和氣氣的一場晚飯。

「萬叔,我只是把可沁一一個界內朋友的身份出席這場飯局,難道有什麼不妥的嗎?」

「界內?」金月再次開口,嘴上帶著輕蔑的笑容,「這女人怎麼算的上是界內的?第一沒什麼作品,第二,之前又和炒襲的事情糾纏不清。就算她現在洗清了嫌疑,可她的名聲依舊不好,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面對金月的處處相逼,穆南歌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他皺起那好看的眉頭,看著金月,問道:「金月老師,人不應該是公私分明,注重內心嗎?你說的名聲不好指的是那些新聞嗎?那麼多明星不每天被報道和這個結婚了,破壞了那個的家庭。但這種報道,有多少是真實的?你不能因為討厭一個人而去否決她的人品。」

穆南歌說的話在理但卻得罪了金月,喻可沁也知道金月在界內的影響力。四季現在雖然在這幾年出盡鋒芒,但如果沒有和這些人打好關係,很有可能會對四季有不好的影響。

如果是因為自己,那她也沒必要繼續留在這裡。

想了想,剛打算起身,卻被穆南歌一眼洞悉,將她的手抓住,對她搖搖頭,示意她別走。

而穆南歌稱呼為萬叔的這個人年紀大約五十左右,看著氣勢應該是藝術節的佼佼者,擁有著領導風範。

萬叔和穆家關係匪淺,自然是向著穆南歌,他不想這場飯局變得尷尬僵硬,同時也知道穆南歌的性子,看他剛才和那女人的眼神,也知道他一定不會讓喻可沁離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