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你什麼意思?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8:27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的話讓人找不到半點反駁的機會,就連仗著萬長興他都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她說出的這番話,倒是有一番道理。完全不像一個新出茅廬的新人說出來,現在這個社會上還有人會不要名利嗎?

到嘴的肉都不要,難不成是傻子?

還是沒有信心贏得這次的比賽,怕到時候丟了臉,影響了自己在菲羅斯心目中的印象,丟了成為菲羅斯弟子的機會?

又或者,有了菲羅斯,其他所有的這麼名次或者機會,她都已經不在乎了?

旁邊的人都在猜測著喻可沁突然拒絕的理由,大多數人以為穆南歌之所以會開口替她說話,完全是因為這個女人所要求的,可現在突然又辭職了,她到底在想什麼?

一場飯,被喻可沁的這句話,弄得興緻全無。

杭冰一向都對美女特別照顧,即使喻可沁的緋聞不斷,但喻可沁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笑了笑,舉杯,「今天吃飯就不要談論公事了,來吧,喝酒。我們都這麼忙,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好好的來喝酒。」

杭冰的話無疑是這場晚飯的救命稻草,原本沉重壓抑的氣氛,因為他的一句話,變得稍微緩和。旁邊也有人跟著附和道:「對,好長時間沒聚在一起了,我們來吃飯喝酒,飯菜都涼了。」

兩人這一唱一和,將僵硬的氣氛漸漸化解。萬長興掛不住面子,杭冰自然也知道,笑著說,「年輕人不懂事,老萬,你多擔待。」

還沒等飯吃完,喻可沁借故先離開。她知道自己在這會影響這群人吃飯,但氣場是在太過壓抑,她倒是沒什麼,主要是有些對不起穆南歌。

前腳剛出來,穆南歌就跟著出來。快步跟上了喻可沁,眉頭蹙起,「好不容易爭取到這麼好的機會,你為什麼要放棄?」

喻可沁剛走到酒店大堂的門口,停了下來。

外面刮著一陣冷風,將她臉上的熱氣散去,喻可沁瞬間感覺舒服了許多。抿了抿嘴,問道:「來的時候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是參加這種飯局?」

「雖然我和你沒有共處多長時間,但你烈性子我多少還是知道一些。你肯定不會接受這嗟來之食,但關乎以後的前途,你就不能安安靜靜的坐在那吃飯,剩下的我來幫你嗎?」他原本那一副富家公子哥的模樣,此刻變得嚴肅認真。

表情也十分的嚴肅,看起來是真的生氣了。喻可沁低眸,語氣淡淡,「我現在到底是該叫你老闆,還是應該叫你南歌?你現在是我的朋友,還是我的老闆?」

穆南歌頓了頓,微微沉銀了一會兒,臉上嚴肅的表情漸漸散了些,「你對我,不是只有老闆的關係嗎?」

話落,喻可沁頓在那裡,之前凌朔確實讓她離穆南歌遠一點。除了工作上面的交集,不許和穆南歌有任何工作以外的交集。

她以前對穆南歌,確實有把他當過朋友。

喻可沁沉默了半響,抬起頭,清澈的眸子露出一抹堅定,「如果你現在的身份是我的朋友,我會以朋友的口吻和你說話。如果你現在的身份是老闆,那我們交流溝通也只針對工作上。所以,這些由你來決定!」

她不想要再受人限制,之前口頭答應了凌朔。她知道他們之間有過節,但不知道具體的過節是什麼。和穆南歌也保持著距離,相處也從來只是老闆老闆的稱呼。

身邊人來人往,一陣風一陣風的襲來。穆南歌深吸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道:「回車上吧。」說完,他臉色惆悵的朝著前面走去。

望著穆南歌的背影,當初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明明是一個風流倜儻,喜歡調侃人的男人。

可現在……是她錯了嗎?剛才在飯局上,她是不是不應該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拒絕萬長興?

回到車上,她安靜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車在原地久久沒有開,兩個人就這樣坐著,車內的氣氛也漸漸變得尷尬。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喻可沁打開窗戶,咬了咬唇,剛準備開口說句對不起,穆南歌先開口了。

「如果現在把我當成朋友,你會對我說什麼?」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而我的追求,並不是別人你替我說好話,我就可以獲得這次的參賽資格。如果有些事情已經成為了定局,那又何必去改變它?如果當初我不想放棄,自然而然會竭盡全力的去爭取。」

她說到這裡,停頓了一會兒,抿了抿嘴,「南歌,今天的事情確實很讓我意外。但如果換做是你,你可能也會和我有一樣的決定。也很謝謝你,如果你沒有把我當成朋友,也不會帶我來這,更不會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為我求情。」

喻可沁的話,讓穆南歌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了顫。

他只知道想要幫助喻可沁,卻沒想過會傷害她的自尊。明明是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以為只要幫助了她,就能讓她開心。

可萬萬卻沒有站在她的角度去想問題,想了想,緩緩道:「對不起,是我沒有考慮周全。」

「你不用和我說對不起,這件事情,你沒有錯。」她抬起頭,看向前方,微微一笑,「即使這個機會現在擺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會參賽。」

「為什麼?」

「有些東西你當初拼了命的想要,可發現不屬於你,最後還是擦肩而過。如果要強制性的將這些東西再次塞給你,結果依然不如人意。還不如就讓它保存這當初的模樣,不要去破壞。」

這麼意味深長的話從喻可沁的嘴裡說出來,穆南歌大概猜到了一些事情。沒再說話,啟動引擎,轉了轉方向盤,朝大道上開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穆南歌將她送回家,沒有在公司加班,突然有些不太習慣。回到家的時候大概九點左右,爸媽都已經進房了,爺爺還在客廳看著電視。喻可沁放下包,疲憊的過去,坐下,「爺爺,這麼晚了,還不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