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是有什麼秘密才對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8:56
A+ A- 關燈 聽書

沐雪顏低頭,眨了眨久睜著的大眼,淚珠瞬間將卷翹的眉毛黏住,看著迷離而凄楚。

過了好一會,她還緩過氣來,卻依然淚如雨下。

君玉珩的眼底,看著這樣痛苦的妻子,瞳孔不斷地在收縮,漸漸出現前所未有的疼惜,使得他淡藍的眼眸越發的湛藍。

「顏兒!」他起身,快速地將她擁在懷裡。

林雲夕看著這樣的情況,緩緩起身離開。

看著沐姨的情緒,她一時半會緩不過來。

她還是等沐姨情緒穩定下來再過來吧。

林雲夕一步三回頭,看到珩叔緊緊的擁著懷裡的妻子,滿臉的心疼,口中輕聲的呢喃著窩心的話語。

林雲夕的眼底,充滿了羨慕,女人遇到這樣的男子,一生足矣。

看著懷中的人兒一直哭個不停,他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林雲夕一看,快速地轉身離開,而且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音。

出了清心殿,林雲夕靠在牆角,輕輕拍著自己的胸口,心底有些自責,她無意間的一句話,卻讓沐姨這樣痛苦。

林雲夕的心裡很快分析著她聽到的消息!

這就是說,當年抱著燁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沐姨口中的雪茹了。

哼!

十之八九是!

唉!

雪茹抱走燁,會是因為什麼?

看著珩叔的表情,是有什麼秘密才對。

而那個秘密,沐姨似乎不知道。

林雲夕低著頭,心裡各種想法湧上心頭。

「砰!」林雲夕撞上了一堵肉牆。

她捂著額頭快速地抬眸看著面前高大的身影。

她快速地蹙眉,沒好氣地問道:「燁,天海宮離南宮府不遠嗎?你怎麼又來了?」

他來也就算了,好歹出個聲音呀,每次都撞到額頭上,這要撞破了,可是會毀容的。

龍燁天好笑的看著她,一臉心疼地問道:「夕兒,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我站這裡好一會了你都沒有發現我。」

其實,他是故意等著她撞上來的。

「想你!」林雲夕沒好氣的瞪著他。

剛剛那一撞,撞擊力挺大的,她的舌頭被牙齒咬到了,血腥味在她唇齒之間蔓延,讓她口腔中很不舒服。

「呵呵……」龍燁天微微一笑。

「撞疼了?」

林雲夕仰頭,緩緩伸出自己的舌尖。

她白皙的手指指了指舌尖上,口中的血腥味越發的濃烈。

龍燁天一看到那鮮紅的血液,整顆心都跟著痛了起來。

他快速地上前一步,低下頭。

林雲夕被他突如其來的的動作嚇得瞪大眼睛,想到自己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心裡腹語,不愧是父子,這也太像了,一個不開心,用吻的方式似乎能解決很多事情一樣。

林雲夕下意識的要躲開他。

他彷彿根本沒有理會她的掙扎,林雲夕狠了狠心,逮住著他的唇瓣,狠狠地咬了一口。

龍燁天這才放開她,眼底帶著一股濃濃的愛意,語氣微淺,柔軟動人:「夕兒,怎麼不用力一點?」

林雲夕嘴角快速地抽了抽,眼底的茫然一閃而過,原來他是存心找虐的。

林雲夕眯了眯,看著他被自己咬得有些腫脹的唇瓣,「早知道我就在狠心一點,咬得你吃不下飯去。」

「那就再來一次。」他快速地出口說道。

林雲夕忍不住翻白眼,她遲疑了一會兒,越過他直接走人。

猛地一抬頭,看到站在不遠處,滿身怒火的南宮盈。

這個女人怎麼在這裡?

這裡可是她住的地方,沒有她的命令,任何人都可以隨意進出,她昨天晚上就吩咐過了。

對面的南宮盈一副彷彿要撕了林雲夕的神情。

「姐姐,你就是這樣勾引君上的嗎?」南宮盈有些不可置信又無辜的問道。

南宮盈這些年仗著三個哥哥的寵愛,害怕兩個字在她心裡,也是這段時間才出現過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勾引……林雲夕長長的睫毛抖了抖。

面具下的臉色異常的冰冷,她的唇瓣緩緩勾起一抹冷笑。

「閉嘴,南宮盈,你給本君說話注意一點,夕兒是本君的妻子,她對於本君來說,無需勾引,你若在對本君的妻子不敬,本君決不輕饒。」

龍燁天冰冷無情的聲音,如一根根帶著倒刺的針,戳近南宮盈的心中,她的心散發著尖銳的疼痛。

剛才的一幕幕清晰的在她眼前掠過。

君上連和女人說話都不願意,卻會主動去吻一個女人。

看來,林雲夕在他的心裡真的很重要。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這個女人的出現,擋住了她的一生。

「是,君上!」別人沒有見過他的狠辣,她是見過的。

在一次天海宮的宴會上,有一個女子大著膽子靠近君上,瞬間就被君上給廢了,那動作絲毫不遲疑,利落的出手,那女子就瞬間沒了半條命。

南宮盈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自己的情緒調理好,她本是過來找林雲夕的,想和她搞好關係,可以多接近君上。

昨晚回去之後,她把一路上的事情告訴了父親,父親讓她這樣做,她才會到這裡來的。

「滾出去!」龍燁天陰冷的目光看掃了一眼她,這女人他一看到她就討厭,若不是雲睿護著她,就女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滾出去三個字,讓南宮盈的身影陡然地一震,原本悶熱的天氣,她卻感覺到了一股天寒地凍的冷意。

她臉色蒼白如紙,在林雲夕面前,自己已經夠卑微了,如今君上這樣對她,讓她瞬間和林雲夕之間如雲泥之別。

「君上,盈兒告退!」南宮盈說完,逃跑似的往宮殿外跑。

林雲夕沒有在意南宮盈,問身邊的龍燁天:「你怎麼突然來了?」

龍燁天燦爛一笑,「過來陪夕兒吃早膳,我怕沒有我在身邊,你又不好好吃飯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走吧!」林雲夕微微打了一個哈欠。

眼尾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南宮盈離去的方向,這南宮盈一直沒有死心,她可不要作賤自己才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