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參賽資格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8:11
A+ A- 關燈 聽書

頓了頓,說道:「南歌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不能光看一個人的外表,要看內在。今天我們大家高高興興的吃飯,就不要談論此事了。好好的吃飯,開開心心的吃飯。」

礙於萬長興的身份和他的權威,金月也不好多說話。

大家舉起酒杯,談論著界內目前的狀況和新人獎大賽的事情。喻可沁坐在那,感覺有些彆扭。她不明白穆南歌為什麼要帶她來這種場合,這種場合,似乎和她並沒有什麼關係。

正在大家討論新人獎的時候,萬長興突然想到了什麼,問穆南歌,「我之前不是看到了一份作品,你說這是你們公司的新人創作的嗎?這幅作品現在怎樣了?有沒有參賽?」

萬長興看到這幅作品的時候很驚訝,沒有想到一個新人能夠畫出這麼有含義的一副畫來。

穆南歌看了一眼喻可沁,淡淡一笑,「萬叔,這個作品……之前涉嫌炒襲。」

「涉嫌炒襲?」萬長興驚愕的愣了愣,將目光轉移到喻可沁的身上,剛才金月不是才說這個喻可沁有炒襲嫌疑嗎?難不成自己看到的那副作品,是喻可沁所為?

聽到炒襲二字,喻可沁大概知道了萬長興嘴裡提出的這個作品是誰了。

金月挑了挑眉,她可是一個見縫插針的人,逮到機會又怎麼會放棄羞辱這個小丫頭片子的機會呢?

「對啊,您之前看的那幅作品,是出自於她。南歌當時讓我去當評委,我看到了兩幅一模一樣的畫。另一個人是在這幅畫出來之前就給我看了,而她的這幅畫,是和四季的作品一起呈交上來的。」她雖是在解釋給萬長興聽,也再次抹黑了喻可沁。

這個金月,仗著自己年紀比較大,就開始叫囂。她看金月是長者,所以一直保持著沉默,沒有說話。可金月現在越發的過分,根本不打算放過她。不就是因為上次出口頂撞了她,這個女人,居然記恨到現在。

她有些坐不住,微微抬眸,那冰冷的目光掃向她,唇角輕輕一勾,「金月老師,其實我是很崇拜你的。但你知道,炒襲這件事情是很嚴重的,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當時也只是正在懷疑當中您就認為我是炒襲者,難道比我早交作品就屬於是原作者嗎?那為什麼她會選擇將這份作品處心積慮的交給你,讓你替她作死見證人?還是……」

喻可沁頓了頓,面色從容的看著她,「還是金月老師和喬晴雯有些親戚關係,所以不管結果是怎樣,你都會偏向她?」

此話一出,場內瞬間安靜了下來。雖然大家都知道金月嘴刁,喜歡為難新人。但喻可沁卻是第一個當著大家的面,抵抗金月的新人。

萬長興沉默的看著這一幕,那威嚴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看不出是生氣還是在沉思。

穆南歌低了低眸,拿起酒杯,輕輕品了一口紅酒。喻可沁向來伶牙俐齒,這一點他知道。和金月面對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反駁,這幾乎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他今天帶喻可沁來這裡,目的是為了讓萬長興能夠注意到她。

一說到親戚關係,金月的臉瞬間有些難看。她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小丫頭面子連續當著眾人的面,丟了兩次臉!

「你!」金月氣的有些發抖,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她說話。在這麼多人的面前,竟然連絲毫的面子都不給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她護短。可她一時語塞,找不到反駁的語言。

喻可沁淺淺一笑,那笑容,乍一看,像是畫里走出來的女子,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可能是因為酒精的原因,白皙的面容上透著一絲紅暈,顯得格外的柔美動人。

杭冰向來喜歡美女,見到喻可沁這幅模樣,更是像被征服了一樣。趕緊打圓場,笑呵呵道:「小月,你就不要和新人一般見識了。不過這種事情對名聲有很大的威脅,所以還是要調查清楚在確定才好。剛才南歌不是已經說了嗎?那喻小姐不是炒襲者,你就不要老想著這件事情,好好吃飯吧。」

金月雖然氣,但杭冰也開了口,自己再說就顯得自己小氣了。她只好把這口氣給咽下去,喝了口酒,憤憤的瞪了喻可沁一眼。

等場面突然安靜下來,穆南歌等到了機會,看向萬長興,說道:「萬叔,既然炒襲的事情已經查清楚了,現在里新人獎大賽還有半個月,可不可以再給可沁一個機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愣了愣,抬起頭詫異的看著穆南歌。她起初還不知道穆南歌為什麼要帶她來這種場合,可現在,她知道了。

穆南歌帶她來,居然是為了讓萬長興允許喻可沁參賽。她無法掩飾自己的驚愕,同時緊緊握住手心,穆南歌……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對自己這麼好,公然頂撞金月,還要在飯桌上提這件事情。

萬長興也感到十分的意外,穆南歌居然為了一個公司的新人當著大家的面提出讓喻可沁獲得參賽資格。金月的臉色極黑,像喻可沁這種不懂的尊重人的人,又怎麼有資格獲得參賽資格?

「南歌啊,就算她現在洗清了嫌疑。可畢竟當初是炒襲者的嫌疑人,這樣的人是不允許參加新人獎。再說,離新人獎大賽只有半個月不到的時間,現在再去參加,時間不夠不說,難不成要讓其他的選手都要等著她一個人的作品出來給上面審核嗎?」

金月說的不無道理,這個時候,就算是答應穆南歌破格讓喻可沁參賽。可時間不夠,再者,這個喻可沁什麼作品都沒有。自己看到的那副作品都只是半成品,面對這樣的參賽者,一般他們都是不會同意的。

雖然自己可以說得上話,但為了一個什麼作品都沒有的新人破格,太不附和邏輯。

台下的人又開始議論紛紛,竊竊私語。

大多數都在談論新人獎參賽的事情,如果這次破格讓喻可沁參加了,萬一以後獲獎了,豈不是要得到別人的懷疑,說這個獎根本就是被內定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