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流水無意(1)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7:24
A+ A- 關燈 聽書

只是當初的自己,被利益和虛榮蒙蔽了雙眼,完全沒有想到,齊欣冉居然在背後,謀划著這些陰謀。

一步步的將她推向黑暗,一步步的將她推向地獄。程嬌嬌自嘲的笑了笑,她突然覺得自己好活該,在這一瞬間,明白了許多事情。

如果不是自己利益熏心,會被齊欣冉這樣一直利用嗎?她自己走到這一步,能怨誰?

抬起頭,看喻可沁的眼神沒有了剛才怨恨的執念。目光空蕩蕩的,沒有一絲的情緒。

「你這樣被人怨恨,心裏有恨過嗎?我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有暢快過嗎?有吧,喻可沁,你就好像人生的贏家,什麼都不做,卻讓我失去了一切。」她生無可戀的看向別處,嘴角殘留着一絲笑容,笑的特別的凄涼。

喻可沁愣在那裏,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突然嘆了口氣,自嘲的笑了笑,「如果當初不是因為我們喜歡上同一個男人,恐怕,我也不會這麼恨你。」

那個年紀的我們不懂事,都愛錯了男人,有的人毀了一生,有的人,看清了所有。她在心底說着這句話,清澈的眸子裏迷上了一層霧,像霧霾一樣,模糊了她的雙眼。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坐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外面的人敲了敲門,示意時間快到了。喻可沁似乎沒什麼話要說,只是輕輕的丟了句,「保重。」

喻可沁起身走向門口,剛準備開門,程嬌嬌突然開口了,說了句,「對不起。」

這句話對不起,讓她開門的動作停在了半空中。這麼多年的愛恨情仇,這句對不起雖然微不足道,可在這種時候,卻好像化解了兩人之間的怨恨。

她緊緊握住拳頭,有些顫抖。可卻一句話沒說,離開了審訊室。關上門,又好像呼吸了新鮮的空氣,那模糊的雙眼漸漸明朗起來。

黃立行一直站在外面靠着抽煙,地上的煙落下了好幾根。看她那黯淡無光的眸子和難過的臉色,黃立行雖然不知道兩個女人在裏面談論了些什麼,但也大概猜到了一些。

「你還好吧?」

「還好。」她深吸了口氣,抬頭看他,微微一笑。

那抹笑容,參雜着五味陳雜的情緒,彷彿看到了她眼中的心酸和無奈。黃立行微微一頓,身體彷彿被定住了一般,獃獃地看着她。

她雖然憂愁,可那張白皙的臉,姣好的五官,卻顯得異常的柔美。

「黃警官,謝謝你,我走了。」話音剛落,只留下一陣清風,看着漸行漸遠的背影。黃立行才反應過來,想追上去問她需不需要送,可又不知道自己哪來的理由去追人家。

只有發獃似的看着喻可沁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眼前,才收回那失落的目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接下來的日子,喻可沁準備迎接菲羅斯。穆南歌叫自己開始準備,她必須在菲羅斯再次來中國之前,準備幾分像樣的作品。

忙碌的生活似乎讓這些遺留在身上的憂傷淡淡的散去,而凌氏的消息,三三兩兩的傳進自己的耳朵里。她像是聽到了別人口中的家常事,和自己五官,也就隨便聽聽,沒多大的反應。

凌氏集團

自從和齊氏集團解除了婚約,凌氏的股票一直很不穩定。上升降,一直不停的受到波動。下半個月的時候,齊萬全開始反擊了,不僅撤資,還公開詆毀凌氏集團,說內部早已成為空殼。

這消息一傳,對凌氏無疑是重大的一擊。所有的股票在一夜之間降下了幾個百分點,突然之間又陷入一片危機。

凌老爺子已經有好幾個晚上沒有睡覺,凌家大宅里,醫生這幾天幾乎是在凌家住。每天都要和凌老爺子檢查身體,現在是關鍵時候,不光是凌氏的未來生死,也關乎這凌老爺子未來的身體變化。

如果這次再受到嚴重的刺激,輕則中風,重則從此癱瘓成為植物人,還很有可能,就這麼離開了。

凌朔不斷的在公司和凌家大宅每天來回徘徊,玉依看在眼裏,疼在心裏。在齊氏抹黑凌氏的時候,玉依消失了,消失了大概一周。

在凌氏正在面臨這破產的危機,所有的資產都抽不出來的時候,董事會的人紛紛在高級會議室里,舉手投票,要賣掉股份。

凌家雖然在凌氏的股票佔比率為百分之四十五,但所有股東的股票加在一起,就成了威脅。如果他們集體把股票賣給別家,可想而知,凌氏是真的完蛋了。

雖然集團名下上百個公司,其中擁有的項目都在接近百億。可現在能抽出緩解的資金根本不夠,這樣一來,他們將會面臨巨額破產,而這巨額,就算賣掉了所有的公司和股份,也根本無法彌補。

凌朔這些天每天都在酒桌上度過,找了各個銀行的行長,還和國外那些曾經熟絡的人連線,依舊弄不到那麼大一筆資金。

自從齊萬全墨黑的消息一出,這些原本奉承的人,一夜之間,突然像是見到了喪家犬一樣,避之不及。

只有之前偶爾合作過的那些人,才會一邊答應吃飯一邊又在拒絕。短短的一個星期,凌朔整個人變得憔悴無比。

楚青幫不上什麼忙,但也在來回尋找資金幫忙。季喻初雖然想幫,可有心無力。就算把他公司所有的資金全都抽出來,也不夠填補現在的狀況。

中央大廈,凌氏集團,最高層的頂級會議室。所有的股東都齊全,坐在那裏,凌朔坐在首位,目光陰沉的看着下面。

下面那些股東紛紛都保持着沉默,偌大的會議室,只有秘書在小心翼翼的給他們遞上咖啡和茶水。楚青站在一旁,眉頭緊蹙。

他自然知道這些老傢伙今天突然召集所有股東一起開口,是何用意。之前已經商量過在公司破產之前,把股份賣出去。

之前凌朔否決看,可短短的幾天,這些老傢伙竟然又不安分。

他擔心的看了一眼凌朔,凌朔面無表情,那稜角分明的輪廓上,透著一絲冷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