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信你我就不信林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44:33
A+ A- 關燈 聽書

南宮雲睿下了馬車,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身姿卓越的妹妹。

他快速地笑著說道:「夕兒,你怎麼會來?」

林雲夕微微抿唇,問道:「大哥,你不是和熠兒一起出去的嗎?怎麼會和辰兒在大街被人追殺呢?」

南宮雲睿一聽,微微思索著他要怎麼回答?

夕兒最反對的就是熠兒去賭石場。

「夕兒,我拉著跑的是熠兒還是……」南宮雲睿無法說下去了,他帶出去的是熠兒,回來的時候遇到了辰兒。

他拉著跑得的確是辰兒。

他看著妹妹,裂唇笑了笑,有些心虛:「夕兒,總的來說,有一點點的一言難盡,我們回去再說吧!」

「也好!」林雲夕點了點頭。

回到百味樓,龍燁天帶著林子辰也回來了。

大廳里,大家都休息了,只有他們回來的幾人還沒有睡。

林雲夕拿下面具,她那精緻而美妙的臉上,一雙閃亮的美眸,宛若秋水般澄澈,眸光瀲灧之間,明媚動人。

她輕聲問道:「大哥,熠兒呢?」

南宮雲睿快速地看了一眼龍燁天,龍燁天直接無視他的眼神。

他們自己闖禍,不要拉他下水,他的女人很難搞定,他寧願視而不見,也你寧願晚上上不了床榻。

南宮雲睿收回目光,心裡罵了龍燁天一句,懼內,他嘴角微微蠕動。

喜滋滋地說道:「夕兒,今夜出了一點意外的驚喜,熠兒賭對了一顆青羽玉晶石,一顆藍碧玉晶石,一顆紫瞳玉晶石,贏得了六千多萬金幣。」

「紫瞳玉晶石?」林雲夕眉頭微挑,大眼也隨之一亮,聲線長了幾分。

紫瞳玉晶石,那可是好東西,那個小兔崽子居然能賭到紫瞳玉晶石?

南宮雲睿觀察著妹妹臉上的神色,看她的樣子,似乎不生氣呀?

林雲夕心裡暗自高興了一會,等等!

她快速地看著大哥問道:「大哥,所以,就你和辰兒逃出來了,熠兒被賭石場的人扣下來了?」

「娘親,辰兒沒有賭石場。」林子辰快速地辯解道。

「辰兒,你沒去呀?」林雲夕的聲音不自覺的柔軟了幾分。

「嗯!」林子辰緩緩的點了點頭。

他最近發現了一些事情,他利用晚上的時間出去找線索了。

龍燁天看著她,忍不住心裡腹語,夕兒這明顯的對待,難怪熠兒心裡會叛逆,對辰兒,她語氣總是小心翼翼的呵護著,而對熠兒,橫眉豎眼,總是小兔崽子,臭小子的,這話,龍燁天也只敢在心裡說說,他還真不敢說出口。

「夕兒,熠兒在我的空間里。」南宮雲睿說完,將林子熠從空間裡帶出來,伸頭也是一刀,伸脖子也是一刀,不如先讓熠兒出來在說。

林子熠一出來就埋怨道:「舅舅,你逃命怎麼這麼長時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子熠話沒說完,就發現周圍不對勁了。

猛地一回頭,看到娘親,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回眸,大眼詢問的看著舅舅。

南宮雲睿俊目眯了眯,林子熠有些風中凌亂了,這眯眼算是怎麼回事?

林子熠做了一個自認為乖巧的表情,轉身看著娘親:「娘親,熠兒回來了。」

「嗯!還有命回來,還不錯。」林雲夕冷冷地看著他。

林子熠一聽娘親的語氣,就知道娘親知道了。

他回頭看了舅舅一眼,舅舅不會笨到被娘親發現了吧!

南宮雲睿一看,微微點了點頭。

林子熠粉嫩的嘴角抽了抽。

舅舅這什麼本事呀?

用了換顏術之後,大搖大擺的從賭石場里走出來,然後回來,他們分贓之後各自回房睡覺就好了,怎麼就被娘親知道了呢?

「哎喲!」林子熠突然抱著肚子。

「熠兒,怎麼了?」南宮雲睿快速地抱起林子熠。

「舅舅,肚子疼!」林子熠使勁的眨眼睛,讓舅舅帶著他離開。

南宮雲睿這會哪敢呀?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砰!」

林雲夕猛地拍了拍桌子,

在場的幾人都瞬間驚了驚!

林子熠小心肝顫了顫,早就忘記了裝肚子疼得事情。

「林子熠,我看你不僅肚子痛,就連眼睛都抽筋了,是不是?」林雲夕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大廳里,尤為突兀。

林子熠小臉一蔫,眼底劃過一抹黯然。

他快速地從南宮雲睿的懷裡下來。

小手一揮,他的面前出現了十幾箱金幣。

還有三顆漂亮的玉晶石。

他看著娘親,抿了抿唇,一臉討好地笑著說道:「娘親,熠兒這不是閑著沒事嗎?在說有舅舅陪著熠兒去,熠兒不會有事的,娘親你看那紫瞳玉晶石,這可是五大陸中的第一顆紫瞳玉晶石呢,熠兒想給娘親打造一套頭飾,等娘親登基的時候帶。」

「真的是紫瞳玉晶石?」林雲夕驚訝的拿起拳頭大的紫瞳玉晶石,剛剛拿在手中,一股強大的靈氣回蕩在她周身。

她仔細看了看紫瞳玉晶石,就像紫水晶一樣,裡邊折射流動的紫光,就像瀑布一樣,紫色靈澤更是肉眼可見,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夕兒,這紫瞳玉晶石極為稀有,五大陸之中,還從來沒有出現過,熠兒找到的這一顆,應該是目前為止唯一的一顆。」龍燁天走到她身邊,這紫瞳玉晶石他也是第一次見。

「嗯!」林雲夕點了點頭。

看著兒子,臉色沉了幾分:「熠兒,娘親知道你賭石是穩贏不輸,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娘親才擔心你,樹大招風,你真的不能安分守己的過嗎?」

樹大招風?

林子熠微微挑眉,娘親會在乎這個?這也太不像娘親了。

不過他還是乖乖的回答:「娘親,熠兒知道了,以後再也不隨意的去賭石場了。」

林雲夕瞪了他一眼:「信你我就不姓林?」

「呵呵……」林子熠不怕死的笑了笑。

「娘親,你本來就不姓林,你姓南宮。」

「啪……」林雲夕在他的小屁股打了幾下。

「臭小子,你就不能乖一點嗎?啊?」

林子熠微微一笑,一雙大眼裡滿是無辜:「娘親,你輕點打,別把自己打痛了。」

林雲夕揚起的手硬生生的愣在半空,整個人就像瞬間被定格了一樣,怔怔的看著兒子,兒子的話就像一個悶雷擊中了她的心,讓她受內傷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