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22:09
A+ A- 關燈 聽書

哪知,她的速度根本就沒有玄羽神鞭的快!

紫晗是四階修為,哪會跑得過林雲夕的七階修為。

玄羽就像長了眼睛似的,瞬間將她纏繞住。

林雲夕冷冷一笑,輕輕一用力,將她緊緊的桎梏住,雙臂被玄羽牢牢的纏住。

紫晗用力的掙扎,卻發現,越掙扎,被桎梏得越緊。

「放開我,要不然,君上是不會放過你的。」紫晗目光幽怨而惡毒的看著林雲夕,聲音冰冷得直透人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看著地上痛苦扭動的龍燁天,在不和他在一起,他會死的。

林雲夕微微一笑,風輕雲淡地說道:「沒事,我相信他清醒過來以後,要殺的第一個人是你。」

紫晗眼眸陡然一怔,心瞬間顫抖而恐懼!

這個女人怎麼會知道君上來這裡的?

今日的事情,只有她的人知道,她的人是不可能背叛她的。

「夕兒……」龍燁天痛苦著往地上起來。

頎長健碩的身子搖搖晃晃的,一張俊逸得人神共憤的俊顏上,潮紅痛苦!

林雲夕冷冷地看著他無動於衷。

她才不會傻到這個時候去給他當解藥的。

這葯里加了夢幻粉,會讓他把眼前的女子幻想成是她。

加了這樣的葯在裡邊,給他做解藥,會沒有半條命的。

魄:「丫頭,你還不快去給他做解藥,他會死的。」

「讓他死了好了,誰讓他那麼不謹慎,那香爐里的香,很特別,他怎麼可能聞不出來,我看他是故意的。」林雲夕肚子里一團火在燃燒著。

魄:「小丫頭,你的夫君不是煉丹師,可沒有你的鼻子靈,看到剛才的場景,你的心裡是不是感覺到有一股嫉妒的怒火在燃燒?」

「你什麼意思?」林雲夕微微蹙眉,她怎麼有一種感覺,這些事情都是魄安排的一樣。

魄:「沒什麼意思,快去做解藥吧。」魄說完,就沒有了氣息。

林雲夕回過神來,看到龍燁天又往床榻上爬。

她眼底怒意一閃而過,手快速地晃動了一下手中的玄羽,彈在了龍燁天的後頸上,龍燁天的身子軟綿綿的倒在了床榻上。

「啊!君上,君上……」紫晗看著龍燁天倒在自己面前。

她被嚇的全身劇烈的顫抖著,不行,她也中了葯,只是沒有君上的強,如果毒不解,後果不堪設想,紫晗臉色慘如白紙。

驚魂未定的抬眸看著林雲夕,正想開口說話。

「啪!」

林雲夕將她抽倒,昏睡在龍燁天的身邊。

林雲夕這才怒氣沖沖的走過去。

看著床榻上的兩人,她拿出三粒丹藥,分做三次放入龍燁天的口中。

如果真的只是媚葯,她必須得給他解毒才行。

可加入了夢幻粉,兩種那葯相融合,到也可以解毒了。

做完了這一切,林雲夕感覺身上筋疲力盡的。

她走到一旁的軟榻上坐下。

閉眼聞了聞空氣中瀰漫著的香味。

夢幻粉,來自天海大陸邊境的小島上,是由夢幻紫蘭花的花粉提煉出來的。

怎麼這個女人會有?那媚葯,是頂級媚葯,藥效特別霸道,這兩種葯若結合在一起,聞到味道的人幾乎瞬間中毒。

林雲夕快速地往床榻上的女子看去,這女子什麼身份?居然會有夢幻粉。

夢幻紫蘭花的生長環境及其苛刻,只有那個小島上有,這裡是不會有的,而且,她記得書中記載,那個島嶼上的人,是不會和外界來往的。

林雲夕的手陡然一緊,魄說的是讓她查這個女人的身份。

她看她也不用查了,龍燁天醒過來,她都不知道她還有沒有命在。

林雲夕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笑得妖嬈至極!

龍燁天,等你醒過來之後,看到這番場景,不知道你想要怎麼解釋。

林雲夕狠狠地咬著后牙槽,真是氣死她了。

要是沒有魄,今日這事兒,她肯定會什麼都不知道,總而言之,她會一直等在這裡的。

給他吃了三顆解藥,晚膳之前應該能醒過來。

林雲夕緩緩起身,她被曬得紅彤彤的小臉紅潤瑩亮,她紅唇微勾,笑得一臉邪魅,心裡卻努力的平復著心中憤怒的情緒。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林雲夕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她起身,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

到了傍晚的天氣,氣溫依然悶熱得讓她受不了。

床榻上的龍燁天緩緩動了動身子。

而他身邊的女子,眉宇之間不由深深的蹙在一起,顯得神色很痛苦。

林雲夕感覺到了龍燁天要醒過來的氣息。

她快速地在他身旁的女人身上點了一下。

人也開始的退了出去。

捉姦可不是這樣的,她眼底閃過一絲邪惡的笑容。

紫晗先醒了過來,她輕輕嚶嚀了一聲,身體里如火燒一樣,讓她痛苦無比!

看著一旁的龍燁天,她眼底劃過一抹驚喜。

「君上。」她輕柔地喊了一聲。

身子也隨之行動起來,紅唇往龍燁天的邪魅的唇瓣上吻去。

龍燁天陡然睜開眼眸,感覺到一股陌生的氣息在自己的唇邊,心底一股噁心襲上心頭。

「哎呀!我說二位,這天都要黑了,是不是該歇歇了。」林雲夕涼薄的語氣傳入龍燁天的耳底。

龍燁天一掌將身上的紫晗擊飛。

「啊!」紫晗落在地上,痛得全身抽搐,一股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淌。

林雲夕一看,嘴角抽了抽,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龍燁天快速地看了看自己周圍,是紫晗的房間里。

他看了看自己凌亂的衣服,他雙拳不由自主緊握著,回想起所有的一切。

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他陡然一回頭,看著不遠處的一臉冰冷的林雲夕。

龍燁天的心裡一陣慌亂。

「夕兒,我……」龍燁天想辯解,可是眼下這場景他要怎麼解釋?

林雲夕緩緩走進他,笑得一臉燦爛:「燁,原來男人的誓言,真的不能相信,說好的不背叛,說好的一世一生一雙人,終究,你還是抵不過女人的誘惑。」

說完,林雲夕微微退開幾步,沒有她想象中那樣興奮開心。

反而心底抽痛不已,臉頰上閃過一片冰冷,林雲夕快速地伸手去抹了一下。

眼淚,不,不,一定不是她的,她沒有想哭的衝動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