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幸福的符號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9:33
A+ A- 關燈 聽書

男子再次看著林雲夕:「姑娘,在下能問一下,這些符號什麼意思嗎?」

林雲夕微微瞟了一眼,微微一笑:「公子,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一些代表幸福的符號而已,公子按照上邊的雕刻就好,這是五萬金幣的金卡,公子看,夠不夠,我三天之後要。」

林雲夕想把代表一生一世的數字刻上去,雖然這樣做很幼稚,可是寓意卻是很美好的。

她,想和燁一生一世。

「代表幸福的符號?」男子微微驚訝的看著林雲夕。

他是一個玉器雕刻師,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符號。

「姑娘,你能告訴我是什麼意思嗎?」男子非常的好奇,幸福的符號,若是能知道意思,他們店的生意會更加好的。

林雲夕看著他好奇的目光,微微打量著他。

突然,她腦海里靈光一閃,說道:「公子,你若是想知道,就按照圖紙幫我雕刻好,這兩樣東西是要送給我的夫君的生辰禮物,這圖紙也是我親自設計的,我希望這兩樣東西,它是獨一無二的,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三天之後過來,我就告訴你答案,還能告訴你很多帶有幸福寓意的符號。」

「好,那三日之後,姑娘在這個時辰過來取就可以了。」男子有一雙清潤漂亮的桃花眼,聲音如泉水潺潺般好聽,帶著一絲激動與喜悅。

「嗯!那就太好了,到時候,我在送給公子一個絕對賺錢的秘密。」林雲夕神秘一笑,可惜,她不是一個做生意的料,給做生意的人出點小點子,倒是不錯!

「好,那在下就先在這裡謝過姑娘了。」男子看著絕美的林雲夕,一雙大眼靈動而迷人,一身氣質如仙,美得讓人看著不真實,她看起來還很年輕,沒想到已經成婚了。

「嗯!我走了,記住,這圖紙上的東西必須是獨一無二的哦!」林雲夕再次交代道。

「姑娘放心!」男子的桃花眼微微閃了閃,拿著玉晶石的手緊了緊!

看著她美眸顧盼間華彩流溢,紅唇間漾著清淡淺笑,撩人心懷!

這是他接到的最特別的圖紙,玉簪很漂亮!

墨玉的圖紙是兩條龍行成一個鏤空的圓形,都是精緻高貴的圖紙,看來佩戴它的人一定很不凡。

林雲夕這才放心的離開。

男子看著林雲夕離去的背影微微一笑,這姑娘挺有趣的。

而林雲夕沒有注意到的是,她剛剛走了以後,就有一名紅衣女子緩緩轉身看著青衣男子手中的東西。

她邁著妖嬈的步伐,身姿搖曳,宛若無骨,若削成腰若約素,一身大紅色衣裙襯得她肌若凝脂,妖嬈嬌艷,嬌媚無骨入艷三分。

她剛剛沒有看錯,剛剛的那名女子,就是君上早上拉著的那名女子。

她剛剛說,是送給她夫君的生辰禮物。

難道,是君上的生辰嗎?

可是君上從來沒有過過生辰,這女人怎麼會知道?

她微微瞟了一眼門外漸漸的的白影,紅唇微微一笑,妖嬈艷麗,一雙美眸如寒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收回目光,她依然看著男子手中的圖紙。

只見他拿著圖紙,正在仔細的看。

圖紙畫得很漂亮,花顏雙眸犀利的看著圖紙,目光越發的冰冷。

這女人居然會畫圖紙,而且還畫得挺好的,她想獨一無二,得她同意才可以。

花顏看著青衣男子,笑得一臉嫵媚地說道:「公子,我也想打一根玉簪和玉佩送給我夫君,我看著圖紙上的玉簪很獨特,公子能不能按照圖紙上的飾品也給我打一根玉簪?」

青衣男子這才抬頭看著她。

男子一臉歉意的看著花顏,抱歉地說道,「姑娘,剛才那位姑娘,特意交代過,這玉簪和玉佩是獨一無二的,在下不能雕刻在第二根玉簪。」

花顏一聽,目光微微一閃,在和男子說話的同時,她用銘紋法把圖紙上的圖案給記了下來。

「不行就算了。」花顏冷聲說完就離開。

青衣男子看著她的背影微微蹙眉。

男子卻也沒有多加留意,等花顏離開以後,男子又翻回反面來看,正好是有特殊符號的那一面。

林雲夕沒有在外邊轉悠,對於她來說,這樣的大熱天里,回去睡覺比較合適,或者回去修鍊,不過以她現在的情況,回去睡覺比較合適。

她又慢吞吞地往天海宮走去。

而花顏,出了永恆玉石殿,她又到了另外一家玉石殿里,將用銘紋法刻下來的圖紙交給了雕刻師傅,也準備三日後來取東西。

林雲夕走的很慢,花顏回來的時候,到了天海宮大門口就追上了林雲夕。

看著林雲夕懶洋洋的背影,花顏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她快步追了過去,對於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她對林雲夕有了初步的認識。

玄天大陸的君上,南宮家的小郡主。

她的身份,令她羨慕。

「銀月,出來。」林雲夕感覺被曬的頭暈沉沉的。

此刻她真的很想回玄天大陸去,她們那四季都差不多,而且很少下雪。

這裡的溫度,至少有四十度以上。

花顏剛剛追上林雲夕,她身邊突然出現了一隻銀色的靈虎。

林雲夕懶洋洋的騎在上邊。

「銀月,你帶我走一會,這裡的天氣太熱了,好想吃冰激凌。」林雲夕小臉酡紅,眼眸迷離,這裡到了六月以後,會更熱吧。

「不要,不要,銀月,咱們還要在這裡待一年了?怎麼過?」林雲夕連聲音都有些有氣無力的。

銀月聽著也很無奈,它沒有辦法幫她。

它的尾巴,輕輕的纏繞在她的手腕上。

「等等,銀月,我知道怎麼辦了?」林雲夕大叫一聲,突然從銀月虎身上爬起來,她一驚一乍的,讓她身後的花顏微微蹙眉。

這個女人怎麼那麼不矜持?

她現在有冰系靈力了,她的刨冰呀!

林雲夕心裡竊喜不已。

「郡主。」

開心之餘,林雲夕突然聽到譏諷的聲音。

林雲夕緩緩回頭看去,是早上見到的花顏。

「你是……」林雲夕並不知道她要怎麼稱呼她。

「我是天師的徒弟花顏。」

花顏,花姑娘!

這樣叫好像有些不合適。

額,天師怎麼會有徒弟,稀奇!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