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那個女人是誰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21:04
A+ A- 關燈 聽書

記憶中,娘親似乎沒有這樣脆弱過。

她的娘親一直都很堅強,累了,痛了的表情,從來不會在他和弟弟面前出現。

娘親帶給他們兄弟二人的,永遠只有好的一面。

「辰兒,熠兒呢?怎麼一天都沒有見到他了。」林雲夕就怕那小兔崽子又偷偷的跑出去。

她的辰兒很乖,葯也是他親自熬的。

小小年紀,做事穩重謹慎,真是難為他了,本應該快快樂樂的童年,他卻像一個大人一樣的成長,讓她很心痛。

「娘親,熠兒今天一早就出去了,這會應該回來了吧,娘親不用擔心,若是還沒有回來也不會有事的。」林子辰安慰著娘親,娘親一向最不放心熠兒,他也知道熠兒調皮,可是熠兒那脾氣,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也好,要是還沒有回來,就讓人出去找找,這天海大陸不太平!」林雲夕有氣無力的說道。

她又漸漸的有了困意。

「燁,你們出去吧,我在睡一會。」

「好,我一會過來叫醒你吃晚膳。」龍燁天一臉心疼的看著她。

輕輕撫摸著她的額頭一會,手掌之中,帶著深深的憐惜之意!

「嗯!」林雲夕迷糊的應了一聲。

人瞬間陷入了黑暗。

龍燁天起身,帶著兒子出去。

林雲夕再次睜開眼,發現自己又來到了魄的空間里。

四周依然白茫茫的一片。

林雲夕嘆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說道:「魄,我都生病了,你就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嗎?」

魄:「你這身子挺沒用的。」

林雲夕嘴角微微一抽,這不是第一次沒用嗎?平常都好好的。

魄:「想不想好起來?」

林雲夕一聽,瞬間振奮起來。

「魄,你有辦法讓我以後不會在出現剛才那樣的狀況?」

魄:「嗯!」

「什麼任務?」林雲夕快速地問道,心裡微微有些小激動。

她那軟綿綿的身子,簡直令她太難受了,她想活蹦亂跳的。

魄:「捉姦!」

「什麼?」林雲夕有些不可置信!

「捉姦?」

魄:「嗯!」

「捉誰的奸?」林雲夕很好奇,這天海宮的還有這樣的事情嗎?

魄:「你夫君的。」

林雲夕一聽,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

她沒有聽錯吧,魄要讓她去捉燁的奸。

「我說,魄,捉姦捉雙,這裡邊的女人,燁還有喜歡的?」

花顏,怎麼都覺得不可能呀?

燁對她挺薄情的。

魄:「你丈夫的很多秘密你並不知道,這天海宮裡很亂,你夫君是愛你沒錯,但有人更愛他,所以也會不停的設計他,他此刻應該是接到消息了,應該是往聖后住的方向而去了,那裡住著一個女子,雖然你的夫君不是很在意她,但她很在意你的夫君,如狼似虎的盯著呢,她到了天海宮,她已經等不及了,這會正好設計好一切等著你的夫君過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

她微微撓頭,確實,她認識燁才不到四個月,確實不知道燁的很多事情。

怎麼又突然冒出一個女子來了呢?

還要想著算計她的夫君。

「魄,那個女子是誰?」

魄:「這是一個秘密,也是一個小任務,你可以自己去找答案,你夫君會去那宮殿里,那是因為那個女人是聖后最疼愛的女子,聖后視她如己出,這天海宮裡,唯一對你夫君好的人,也就只有聖后,所以,他才會去。」

「好,我去。」林雲夕爽快的應道。

有人要設計他的夫君,她哪還能好好的睡著呀。

魄:「那就出去吧,我會指引你去鳳儀殿的。」

林雲夕快速地出了空間,床榻上,她快速地坐了起來。

身上的力氣恢復了很多,可是,她還是感覺不舒服,依然軟綿綿的。

「魄,你就讓我拖著這樣的身子去捉姦嗎?」

林雲夕緩緩下床榻穿鞋子。

魄:「這可比你剛才好多了,你這樣的體力,給你中了葯的夫君做解藥,也不成問題。」

林雲夕一聽,瞬間臉色爆紅。

「怎麼又是中藥,能不能換點別的?」林雲夕非常非常的討厭媚葯。

魄:「你夫君是八階修為,連他都抵擋不了的葯,這就要問那個女人了,這葯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林雲夕微微蹙眉,這樣說來,葯是關鍵了。

林雲夕暗自咬牙,看看窗外火辣辣的太陽。

她有些欲哭無淚!

她不想出門。

抿了抿乾澀的唇瓣,林雲夕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外走去。

到了正殿里,果然沒有龍燁天的身影,大哥今日也外出了。

林雲夕微微揚眉,「真的去了鳳儀殿了?」

魄:「小丫頭,你不相信我的話?」

「我哪敢不相信呀?我這就去。」林雲夕緩緩往外走去。

刺眼的陽光讓她很不適,她眯了眯眼睛,過了好一會,適應之後才緩緩往魄指引的方向走去。

「魄,鳳儀殿離這裡遠嗎?」

魄:「有些距離,你稍微快一點,遲了,可就來不及了。」

「哦!」林雲夕加快腳步。

剛剛出來一會,她身上就汗流浹背,額頭上布滿了汗珠。

這該死的天,好熱!

林雲夕在心底罵了一句,她早就聽說這天海大陸會很熱,沒想到會這麼熱。

她一路上碰到一些宮女和侍衛,都恭恭敬敬的叫她一聲君后。

林雲夕微微點頭,朝著魄指引的方向走。

鳳儀殿,是聖后住的寢宮,離天海殿很遠,林雲夕估摸著她快走了四十分鐘左右了,還沒有看到鳳儀殿的影子。

而偌大豪華的鳳儀殿里,偏殿里。

裝飾得很華麗,帷幔翻飛,玉桌上的香爐里,燃燒著淡淡的熏香,吸入肺腑,讓人心曠神怡!

奢華華麗的象牙床榻上,躺著一名白衣女子。

女子五官絕美,一雙丹鳳眼含情脈脈,她白衣罩體,修長的玉頸下,膚若凝脂,散發出誘人的光澤,發出誘人的邀請。

看到龍燁天進來,她一雙丹鳳眼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霧繞地,媚意蕩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翹起,欲引人一親芳澤,這是一個從骨子裡散發著妖媚的女人。

「君上,你來了。」聲音裡帶著媚骨銷魂的酥軟。

龍燁天微微蹙眉,看著床榻上的女子,語氣淡漠地說道:「宮女說你病的很厲害。」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