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病倒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20:34
A+ A- 關燈 聽書

花顏也沒有想到,在和這個女人互撕之間,居然一路來了天海殿。

正想轉身離開,突然看見一抹頎長健碩的白影走了出來。

她又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來,她怕那女人將剛才的話告訴他。

青梅竹馬,只是她的一廂情願。

他一向都不喜歡搭理自己,就算自己打扮的再漂亮,在妖嬈嫵媚,都勾不起他的一點心動。

只見龍燁天一身白色華袍,寬大的袖擺,弧度完美如行雲流水,一行一動之間,散發出一股天生的王者氣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看著他出來了,她懶洋洋的趴在銀月身上不想動。

龍燁天急步走到她的身邊,笑著說道:「夕兒,今日回來得挺早的。」

「嗯!」林雲夕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龍燁天一看她被太陽曬的酡紅小臉,透著那櫻花般淡淡的紅潤,百花美,如紅顏一醉,讓人屏息凝望。

即使她此刻看著美麗動人,看著她那有氣無力的樣子,他眼底一片心疼:「夕兒,快下來,這日頭毒辣,會把你曬病的。」

林雲夕無動於衷,她身子一點力氣都沒有,她堂堂七階修為,此刻憋屈的難受。

她這對水土不服的癥狀,這兩天氣溫越來越高。

她這精神疲乏,心慌胸悶的,讓她很不舒服。

「我這身子骨好著呢,今日只怕是病了,天海大陸怎麼會這麼熱,我已經快受不了,我想回玄天大陸去。」林雲夕有氣無力地說道,不是她不想下去,而是她沒有一點力氣。

龍燁天一聽,急了,伸手將她從銀月虎上抱下來。

林雲夕順便收回銀月,腳一落地,她就感覺自己的身子想往下倒。

「夕兒,能走嗎?」龍燁天擔心的看著她,扣在她腰間的大手緊緊的扣住她,生怕她摔倒了。

「能走,還會騎著銀月進來嗎?」林雲夕無力的趴在他的懷裡。

太陽穴疼的厲害,讓她有些昏昏沉沉的。

「我等一下開一個藥方,你讓人去給我抓點葯回來,吃了之後應該會好很多。」林雲夕語氣中可憐兮兮的。

她最討厭的就是頭痛,為了月子里不得病,師傅和師兄對她可是下了些功夫的,丹藥也吃了好幾顆。

她從來不生病的身子,今日去這樣軟綿綿的,她心中那叫一個鬱悶。

「好,好,夕兒乖,我一會就讓人去抓藥,天海宮裡就有,不用出去抓。」龍燁天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擔心,快速地橫抱起她往天海殿里。

這天都熱得讓她有想離開他的念頭了,看來他的想個辦法才行,他們已經習慣了這裡的氣候,這兩天悶熱得緊,到六月,這裡會更熱,他得儘快想一個辦法才行。

龍燁天從始至終都沒有看花顏一眼。

花顏目光冰冷的看著兩人離開,心裡羨慕又嫉妒。

剛剛兩人抱在一起的身影,就如一幅繾綣仙姿的神仙眷侶,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她這才突然發現,君上真的變了,變得讓她覺得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他那小心翼翼的語氣,他那倍加呵護的動作,他那包容和縱容的神情,寵溺無邊,那是天下每一個女人都想得到的至高無上的寵愛。

花顏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滿身大汗,她才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林雲夕真的病倒了,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一夜。

龍燁天在一旁衣不解帶的照顧著她。

林子辰不放心別人煎藥,葯都是他煎好之後,親自送過來給自己娘親喝的。

花顏聽到了林雲夕生病的消息,她有想過在林雲夕的葯里動手腳,可是她的葯都是她的兒子在熬藥。

她去了好幾次都沒有機會,也只能放棄另想其他辦法。

從那天見到兩人相愛的場景,她就更期待著得到龍燁天的愛。

她堅信,男人只要一動心,也會對其他女人動心。

像君上這樣的身份,身邊更不可能會只有一個女人。

她相信自己還有希望,她更不會像褚凝歆那樣,著急著去死,她只能等待每一次機會。

天海殿里。

林子辰用托盤端著葯,緩緩走了進來。

龍燁天一直坐在一旁陪著她。

看著她昏昏沉沉的,手上也長了很多紅點。

他看著就就心痛,卻也代替不了她的痛。

「娘親,吃藥了。」

林雲夕一聽到這幾個字,就苦悶不已。

這黑乎乎的葯真的很難喝。

不過喝了之後,她漸漸的有好轉,頭也不痛了,胸也不悶了,只是還沒有力氣,再過幾日,習慣了就應該好了。

「夕兒,來,起來吃藥。」

龍燁天將她從床榻上扶起來。

「把葯給我,我自己喝。」苦口良藥,為了能讓自己早一點活蹦亂跳的,一碗葯她總是一口氣就喝下去。

「好!」

龍燁天將葯碗端給她,林雲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端過葯碗,毫不遲疑,一口氣將葯汁全部灌入自己的口中。

龍燁天看著她的樣子,笑的一臉的魅惑眾生,那妖嬈的笑容讓他整個人更加的猶如日月光輝齊聚,天地間所有的美好都彙集於他一聲。

「唔」林雲夕呼出一口氣,將葯碗還給龍燁天。

擦了擦嘴邊的葯汁。

林子辰一看,趕緊端過一旁的茶水給娘親漱口。

「啊!好受多了。」口中苦澀的藥味,淡了很多。

林雲夕宛如重生一般。

她靠在龍燁天寬闊的懷裡,輕輕的閉著眼眸,只看得見她那美如蝶翼般的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動著。

她吐氣如蘭,軟綿綿的身子,溫柔醉人,龍燁天不由得緊緊的抱著她。

「夕兒,可好些了?」他聲音魅惑低沉,輕輕撫摸著她柔軟的秀髮。

林雲夕嘴角揚起一抹淺笑。

「我堂堂月神醫,居然會水土不服,真是為難我了。」聲音裡帶著譏諷之意。

六年來,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軟弱無力過。

龍燁天輕輕將她放入床榻上。

「你這丫頭,就是神仙也有生病的時候,是人哪有不生病的,你好好休息幾日就會沒事了。」龍燁天聲音裡帶著寵溺的疼惜!

這裡他命人放了很多冰塊,寢宮裡很涼快!

夕兒也不叫著熱了,他拉過一旁的薄被給她蓋上。

林子辰看著娘親蒼白的臉色,水亮的大眼滿是心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