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給我一個機會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0:15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坐在那,身體僵硬了一下。表情也變得不太自然,她知道母親是喜歡歐陽軒,但現在……

坐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喻正非清了清嗓子,拿起桌上的酒,對歐陽軒說道:「歐陽,今天叫你過來吃飯也沒有別的意思,主要是感謝你一直以來都很照顧可沁。」

「叔叔別見外。」他拿起杯子和喻正非幹了一杯。

喻可沁乾脆保持沉默埋頭吃飯,他們一直聊著歐陽軒音樂會巡演的事情。她突然像是成為了一個外人,而歐陽才是爸媽的兒子。

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畫面看起來很溫暖,她抿嘴一笑,爸媽好像很久沒有這麼開心了。如果歐陽能夠讓他們開心的話,經常叫他來吃飯,又何嘗不行呢?

吃過飯,沈麗珍去廚房將自己煮好的甜湯端了出來,喻可沁將蛋糕切好端給喻正非和歐陽軒。客廳里,電視機打開放着娛樂節目。

歐陽軒和喻正非似乎很談得來,兩人談笑風生的在那裏聊著天。喻可沁坐在一旁盯着電視機,沈麗珍欣慰的坐在她的旁邊,小聲道:「歐陽人挺不錯的,可沁,你也是時候考慮結婚了。我和你爸,都想着抱孫子呢!」

沈麗珍的話,讓喻可沁的心情瞬間變得黯然起來。抱孫子?對她來說,多麼遙遠的事情,她從來都沒有想過。

母親一定是把歐陽軒當成准女婿了,不然也不會特地請歐陽來吃飯。只是她有一點想不明白,歐陽是怎麼知道母親喜歡吃栗子蛋糕的?

一直聊到了快十點,歐陽軒才從喻家離開。喻可沁送歐陽軒下樓,今晚的月亮特別圓,夜空也十分的璀璨。

「我們走走吧。」

「看來你今天心情不錯。」她淺淺一笑,眯起清澈的雙眸,「老實高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媽喜歡吃栗子口味的蛋糕?我可從來沒有和你說過?」

似乎被喻可沁看出了端倪,歐陽軒尷尬的撓了撓頭,也只好承認,「阿姨打電話給我的時候說想吃栗子蛋糕,正好我知道你家附近有一家新開的就過去看有沒有。沒想到會在那碰到你,你說,我們是不是心有靈犀?」

「我媽特地叫你去買的?」喻可沁有些生氣,說道:「以後我媽叫你去買什麼你別聽她的,她最近也不知道是吃錯什麼葯了,老是怪怪的。」

歐陽軒卻不以為然,說道:「答應了吃飯順道買個蛋糕又不麻煩,可沁,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來?」

「當然不是不喜歡,只是我不喜歡我媽老是把你當成……」說到這裏她停頓了一會兒,沉默起來。

歐陽軒知道她要說什麼,表情突然變得認真,雙手按住喻可沁的肩膀,面對着她,「我知道你現在心裏還忘不了他,我不會勉強你,但也不會停止對你的喜歡。我需要你記住一件事情,我歐陽軒,會一直喜歡你,不會放棄。我們現在還是朋友,但我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讓我慢慢走進你的心裏。即使到最後依然不行,我們還是好朋友,和以前一樣。」

突如其來的認真,讓喻可沁措手不及。歐陽軒的話,讓她似乎沒有反駁的理由。

他對自己的喜歡,周圍的人都有目共睹。對自己的好,也完全超乎了凌朔對自己的在乎,她那麼用心的去愛一個人,結果最後卻遭到無情的背叛。

她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歐陽軒,他卻鍥而不捨的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當成手心的寶貝呵護這會著。她有什麼理由拒絕?唯一可以拒絕的理由,就是他太優秀,她不忍心傷害。

周圍的空氣好像都凝固了般,兩人之間的溫度,也在慢慢升高。他那張好看又溫柔的雙眸,像是天上那顆璀璨的星星一樣,閃閃發光的看着她。

她能夠看到他眼中的期待,眼中的喜歡,眼中的疼愛。和歐陽軒相處這麼長時間,他從來沒對自己發過脾氣,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第一個信任她的人。

況且……爸媽對她,好像對他,好像很滿意。

但……

她緊緊抿住唇,膚如凝脂的面容上透著一絲淡淡地紅。不知是因為歐陽軒突如其來的再次表白,緊張的不知如何回答,還是因為害羞。

「歐陽……我,我怕傷害你。」

歐陽軒的身子怔了怔,輕輕抱住了她,「不用害怕傷害我,給我機會,就是對我最好的禮物。」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的身體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味,像是第一次見面,有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這種舒服的感覺似乎讓喻可沁產生了依賴,閉上眼睛,一陣清風襲過,讓原本模糊的意識又清晰了一些。

對啊,如果想要徹底的忘記凌朔,必須得轉移注意力。歐陽軒,何嘗不是一個合適的人選?她何不給自己一次機會,也給歐陽軒一次機會?

喻可沁抿了抿嘴,輕輕的嘆了口氣,「可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

「不需要你能不能,答應我,給我和你一次機會。剩下的,我來做就行。」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她似乎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深深吸了口氣,點點頭,「恩,給我自己一次機會。」

她攥緊了手,心裏不斷地告訴自己,忘記凌朔,忘記和凌朔所發生的一切。忘記,他帶給自己的痛苦。

歐陽軒見喻可沁答應了,十分開心。抱着喻可沁的力度又大了一些,今天,是他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終於有了機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因為歐陽軒明天要去外地巡演,所以喻可沁讓他早點回去休息。自己回到家,沈麗珍正在廚房洗碗。

她走過去,「媽,歐陽明天還要巡演,巡演還要做準備。他的時間本來就不多,你怎麼還讓他過來吃飯,這就算了,還讓人家給你買蛋糕。」她有些不太高興,輕聲責備道。

沈麗珍關掉水龍頭,擦了擦手,說道:「歐陽那麼照顧你,我們都看在眼裏,請他過來吃頓飯,這也每升吧?讓他買蛋糕,也只不過想試探一下他的人品。」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