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這是我娘親要的東西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6:35
A+ A- 關燈 聽書

老宮主的一生,瞬間出現在他的眼底。

就像走馬觀花一樣,不一會,林子辰嫌惡的放開老宮主的眼皮。

他起身,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

小小的身子一躍,瞬間消失在原地,驚悚的山林里,一道獨特的風景獨特殘忍,有兩隻魔獸跑出來,瘋狂的爭搶地上的屍體,場面觸目驚心!

睿城王回去以後,也派出自己的暗衛往凝歆宮飛奔而去。

同一時間,龍燁天的暗衛,赫連邵筠的暗衛,宇文擎宇的暗衛,林雲夕的暗衛以及林子辰,都在拚命的往凝歆宮的方向飛奔過去。

林子辰看了老宮主的一生,也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些什麼事情。

爹爹不是前任君上的骨血,那老宮主讓睿城王去找的東西應該就是這個。

一路上,林子辰看到好幾路人馬往凝歆宮的方向而去。

他的身影嬌小飛快的在樹林里穿梭著,他憑著老宮主的記憶,從山林里抄了近路走。

凝歆宮在城東后的一個山谷里。

林子辰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抵達了凝歆宮。

此時的凝歆宮,似乎是收到了褚凝歆父子死去的消息,偌大的凝歆宮裡,慌亂起來。

那些下人們正在哄搶東西,有的正在離開。

林子辰粉嫩的薄唇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樹倒猴孫散,這父女二人平日里為人並不怎麼好?

死了連一個想為他們收屍的人都沒有,真是悲哀。

林子辰來不及欣賞那些下人們為爭搶有價值的東西的醜惡嘴臉。

他沿著老宮主的記憶,飛身進入老宮主的房間里。

他就如來過一般,輕車熟路的將暗格打開。

小小的身影快速地走了進去。

直接走到石壁面前,輕輕一按旁邊的機關。

一塊牆磚迅速地縮了進去。

暗格驀然出現,林子辰快速地拿出裡邊的一疊紙,快速地瞟了一眼。

這些紙張上邊,都是寫著天海宮裡的事情的。

林子辰將紙張放入空間里。

回頭看了看寬大的密室里,並沒有多少東西。

他四階的力量一出,瞬間將密室毀掉。

這才轉身快速地離開密室。

他來去自如,沒有任何人發現他的蹤跡。

他飛身到入口處,找了一個地方藏起來,等著魅影過來。

他會來這裡,也是聽到了娘親吩咐魅影來這裡的事情。

娘親為爹爹的事情上心,他心裡很開心。

畢竟,在他的眼裡,爹爹的這一生,過得並不好!

爹爹也很需要家人的關懷。

魅影是五階修為,他的速度也非常的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子辰只等了他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就看到魅影過來。

魅影正想飛身進入凝歆宮,林子辰快速的出聲叫住了他。

「魅影!」

魅影聽到林子辰的聲音,高大的身影微微一震,猛地回頭,青銅面具下,一雙深邃的黑眸,驚訝的看著林子辰。

「殿下怎會在此!」語氣簡單明了!

林子辰話也不多,從空間里把一疊紙張拿出來交給魅影。

「這是我娘親要的東西,你帶回去給她吧!不要說你見過本王。」林子辰小小的人兒氣勢驚人,稚嫩的聲音里依然充滿了威嚴。

「是,殿下。」魅影拿著東西,轉身就離開。

林子辰如此放心魅影,那是因為他對娘親非常忠心,不多問,不多做,不忤逆,吩咐多少事情就做多少事情,從來不會越矩。

「啊!」

「救命呀!」

林子辰剛剛要離開,身後就傳來了一聲聲慘叫。

林子辰回頭看去,有幾個黑衣人闖入了凝歆宮。

找不到東西的黑衣人,開始殺人,手段殘忍至極。

林子辰淡漠地看了一眼,迅速的飛身離開。

這個世界的很多事情,只有他在乎的人他才會去在乎他們的命。

就像他娘親和弟弟一樣,他想將他們保護得好好的。

他的弟弟,他可以欺負,外人碰了弟弟一根頭髮,回頭他都不會饒恕。

在冥月宮的時候,弟弟比較調皮,經常出去玩,就因為他們沒有爹爹,經常被那些孩子罵野種,野孩子,他總會暗地裡暴打他們一頓才會解氣。

一夜看似平靜,卻風雲涌動。

各路人馬,都白忙了一場。

龍燁天依然一大早就回了天海宮裡。

天海宮佔地面積達到了上萬頃。

整座宮殿燦爛輝煌,琉璃頂色彩斑斕,每一座宮殿富麗堂皇,裡邊的一品一物奢華而世間少有,一眼看過去,整座天海宮氣魄宏大,莊嚴肅穆,殿堂華麗。

天海殿!

這裡是龍燁天的住的宮殿,這裡和其他宮殿不一樣。

不似其他宮殿那樣金碧輝煌,而是用大量的琉璃裝飾和玉晶石打造而成。

整座大殿都是銀白是的,華麗而壯觀,走在裡邊,宛若置身夢境。

當走進大殿的時候,那晶瑩剔透的琉璃光里,映射出人的身影,如水光瀲灧一般流動著。

用白玉鋪成的奢華的地板上,一塵不染。

龍燁天從南宮王府回來之後,就在看堆積成山的公文。

一張寬大的白色玉桌上,嵌入了銀色的玉晶石,從窗外透進來的眼光,折射出了靈動的光澤,讓整張桌子看起來更加的華貴,就像有生命一樣。

一旁的香爐里,繚繞出淡淡的清香,提神醒腦!

龍燁天垂首看公文,他看得及其認真,剛剛看到第三本的時候,明朗走了進來。

「君上。」明朗抱拳稟報。

「說!」及其威嚴的一個字,帶著強大的震撼力。

「君上,暗衛晚了一步,凝歆宮的密室被毀,睿城王的人也沒有的手,暗格里的東西已經被人取走了。」

「本君知道,你去接辰兒和熠兒到天海宮來,讓南宮郡王也一起進宮處理公文。」龍燁天氣勢威嚴地吩咐。

有雲睿在,這些公文兩日之內應該全部能批完。

「是,君上,那君后呢?」明朗有些疑惑,君上怎麼沒有讓君後來天海宮呢?

龍燁天一聽,微微抬眸看了一眼窗外,眼底一閃而過的溫柔。

那個小女人,他昨夜在她情迷意亂的時候開口讓她和他一起來天海宮,她都拒絕了,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龍燁天語氣中帶著幾分無奈:「夕兒有事情,先讓辰兒和熠兒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