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黑夜裡的魔鬼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9:32
A+ A- 關燈 聽書

林雲夕知道他吃的不多,可一個大男人只吃那麼一點點,讓她瞬間覺得不好意思了。

她也瞬間放下筷子,說正事要緊!

龍燁天一看,微微蹙眉,按她平時的飯量,她應該還沒有吃飽。

他又拿起一旁的筷子給她夾菜,優雅的動作讓人賞心悅目!

輕聲哄道:「夕兒,在吃一點。」

林雲夕看了一眼碗中的菜。

她感覺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一個豬一樣能吃。

「我飽了。」林雲夕嘟著紅唇說道,她吃了他的兩份,奇怪,平日里不覺得有什麼,今日怎麼會覺得難為情了。

龍燁天一聽,也沒有說什麼?

起身拉著她坐到一旁的軟榻上。

才吩咐宮女過來撤走了殘羹。

龍燁天又對著宮女低聲吩咐了幾句,宮女們恭恭敬敬的離開。

林雲夕一副超然自得的坐在軟榻上,吃飽了,睡意來了。

他走過去,一把將她攬入懷中,湊到她耳邊:「夕兒,我們說正事吧!」

林雲夕點了點頭,似乎習慣了他的親昵,也不扭捏作態,安安心心的滿足地窩在他的懷抱里,享受著他的呵護。

牆壁上的琉璃光中,映射出兩人相愛的身影。

林雲夕看著,微微一笑,她隱隱約約記得有一個傳說,如果一對戀人彼此離開了對方,天上就有顆星星會熄滅,她希望那顆屬於她和燁的星星永不熄滅,永遠閃亮。

「燁,我今天不是去查飛雲宮的事情嗎?但是很奇怪,查到了京都里有世家,其中一家就是金王府。」林雲夕將自己查到的消息告訴他,讓他心裡好有一個準備。

金蝶一向不會出錯,所以,這四大世家一定有問題。

龍燁天一聽,俊目里眯起一抹殘忍的寒光,金王府也有份,他這天海大陸的水很深,他一向是知道的,這金王爺,果然還是讓他失望了。

林雲夕在他的懷裡,並沒有看到他那嗜血恐怖的眸光。

那恐怖的眸光,帶著一股死亡的氣息,讓人觸目驚心!

龍燁天不動聲色,很快收斂了自己眼底的氣息。

他低頭,富磁性的聲音從喉嚨里逸出:「夕兒,我帶你去我的寢宮,累了你就先睡,辰兒和熠兒,我讓他們明天一早在過來。」

林雲夕快速地抬頭,他的很低,她的唇,和他不期而遇。

龍燁天迅速地低頭,重重地吻了她一下,過了好一會,才饜足地放開她。

林雲夕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這樣的一向逮到機會就揩油。

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問道:「你不和我一起?」其實,她是習慣他在身邊了。

聞言,龍燁天的眼底浮現出一抹曖昧的笑意。

「當然要和夕兒一起了。」

他長臂一伸,頎長健碩身子橫抱起她,往一旁的寢殿走去。

林雲夕一身慵懶的窩在他的懷裡,她微微抬眸,伸手拿下他臉上的面具。

這麼俊美無雙的臉,隱藏在這面具下,他周身散發出來的氣質,以及他那露在外邊的唇線絕美的薄的唇,依然無不散發出一股令女子為之瘋狂的氣息。

她的周身縈繞著他強烈的陽剛之氣,安心得讓她昏昏欲睡。

許是今日走得路太多了,她真的很累,昨夜也沒有休息好!

龍燁天的寢宮又大又豪華。

一張足足有三米寬的床榻,設在了正中央,上邊鋪著柔軟的白色被褥。

不遠處的檀木雕雲龍紋嵌玉晶石座屏風,象徵君權統治的古典屏風,精湛工藝,十分精美。

房間里的豪華,林雲夕已經來不及欣賞。

她早已經窩在龍燁天的懷裡呼呼大睡!

龍燁天輕柔地將她放到床榻上,輕輕的在她的肩甲處點了一下,讓她們睡得更安穩。

拉過被子給她蓋上以後,他輕輕的撫摸著她膚若凝脂的臉頰。

他柔聲道:「小丫頭,看來這幾日真的把你累壞了,先睡一會,一會我回來,你才有力氣餵飽我。」

龍燁天緩緩起身,在周圍設下一道金色的光芒,外面的任何響動,都不會驚擾到她。

他目光凝視著她一會,倏然地轉身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頎長的健碩的身影,盛氣凌人!

出了天海宮,明朗已經在外邊等著了。

「人呢?」龍燁天語氣冰冷地問道。

「回君上,在怡和殿里。」明朗恭恭敬敬的回答,這樣的君上才是令人最恐懼的。

宛若黑夜裡的魔鬼。

兩人很快來到了怡和殿,殿外站著六名黑衣人。

看到龍燁天,都恭恭敬敬的行禮!

而宮殿裡面的兩名女子,聽到龍燁天腳步聲,令她們不寒而慄。

龍燁天闊步走近宮殿里,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地上的兩名女子。

金姝媛抬眸,驚恐萬狀的看著如天神一樣高貴的龍燁天,此刻的她,美眸如慌亂的小鹿亂撞,臉色慘白又噬滿了恐懼!

龍燁天走到一旁的豪華軟榻上坐下。

明朗很快送來了茶香四溢的品茗。

龍燁天優雅的端在手中,不緊不慢的品了一口,一舉一動優雅的令人熱血沸騰。

可是此刻在金姝媛看來,是一種折磨。

他就是黑夜裡的魔鬼,讓她有一種等待著死亡之前的折磨。

她沒想到那個女人在他眼中會么重要。

她只是想給那個女人一點下馬威,讓她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

君上的身邊,從來沒有女人停留過。

而剛才她看到的一切,簡直如夢幻一般,那樣冷酷的一個人,也有那溫柔的語氣和眼神。

爹爹說,憑他的地位,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把她嫁入天海宮的。

所以,在聽到了那些傳言,南宮盈又找了自己的情況下,才去找了那個女人。

她歡歡喜喜的進宮來看他,而他,這是要將自己給殺了嗎?

不,她不能死!

「君上,媛兒錯了,媛兒以後再也不敢了,君上讓媛兒回去吧!」金姝媛聲淚俱下,這個男人有著絕對的權威和權利無辜的殺了她們。

是她在自己太自信了,因為憑著父王的關係,他會對自己另眼相看,想到褚凝歆死了,自己的機會也就來了,可是現在……

龍燁天這才緩緩放下茶杯。

他緩緩起身,居高臨下的身影,霸氣十足,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瀰漫在周圍。

龍燁天看著女人嬌美的臉蛋在此刻有明顯扭曲和猙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