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你家主子是誰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7:24
A+ A- 關燈 聽書

林雲夕出門之前,又去了一趟望月殿看了二哥和姜夢影。

姜夢影也讓他大哥從空間里出來了,大腿上的傷已經結疤,但走路也很困難,一用力就痛,畢竟傷口很深,林雲夕給了丹藥,又給他送了生肌凝膚膏,這是她親手自配製的藥膏,不會讓他的大腿上留下傷疤,在她這裡,也就只有兩盒,一千萬金幣她都不會賣。

但為了讓姜夢影順利的嫁給大哥,她也就豁出去了。

以後尋到凝膚草,她還可以重新在配置。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遇到了南宮府馬管家。

馬管家告訴她,兩個兒子已經被明朗接到天海宮去了,大哥也跟著一起去了,她一聽也就放心。

總比讓熠兒一個人出去搗亂的好。

林雲夕出了南宮府的大門,她就放出金蝶,趁著現在有時間,先去看看飛雲宮的老巢在哪?

林雲夕剛剛走了幾步,就聽到一聲囂張的聲音,突然在她身後響起。

「君上,我們家主子有請!」

是一名女子的聲音,林雲夕緩緩轉身。

看到身後的女子,衣著不凡,身形纖瘦,一張瓜子小臉上透著一抹陰柔,那眼底充滿了狂傲。

「你家主子是誰?」林雲夕聲音清冷地問道。

女子微微挑眉,語氣中帶著一股不屑:「君上去了就知道了?」

林雲夕將她的神色盡收眼底,心底微微冷笑。

聲音也出奇的疏遠冷淡:「本君沒時間,你家主子想見本君,讓她自己滾過來。」

女子驚訝的看著林雲夕,沒想到她會拒絕。

隨即!

她快速地挑眉一笑,「君上真的不去嗎?我家郡主可是天海大陸君上的表妹,君上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們家王爺功不可沒。」

「一聽,林雲夕大概是明白了怎麼回事了?

這死了一個褚凝歆,怎麼又蹦出一個郡主來了。

「哼!既然是郡主,怎麼這般不懂規矩,想讓本君去見她,她可真是面子大。」

說完,林雲夕轉身就走。

「唉,你等一等!你別走,我家郡主說了,不去你會後悔的。」女子不怕死的擋在林雲夕的面前。

林雲夕目光瞬間變得異常的冰冷,看著女子的神色充滿了殺意!

「這就是龍燁天縱容出來的丫鬟,這膽子不錯!」林雲夕淡淡的甩出一句話來。

那女子一聽,眼底閃過一絲懼意!卻還是沒有讓開,王爺可是大功臣,君上對王爺可是尊重得很的,這樣一想,她的膽子大了很多。

林雲夕抬眸,在空中打了兩下手指。

不一會,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恭恭敬敬地喊道:「君后!」

這暗衛並不是林雲夕的,而是龍燁天派在暗中保護林雲夕的。

「剛才的事情都看到了。」林雲夕語氣威嚴十足。

「是的,君后!」暗衛恭恭敬敬地回答。

「帶去找你家主子。」

林雲夕說完,繞過女子就走,她這很忙,沒有時間去陪那些花痴互撕。

「唉!你別走呀!」女子不死心的在原地跺了跺腳。

暗衛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說道:「走吧,去天海宮。」

「你瘋了,我可是金王府的丫鬟,你憑什麼讓我跟你走。」女子趾高氣揚的看著暗衛。

「看來是在金王府囂張慣了,也不看看自己得罪的是什麼人?那是君上心尖尖上的人,你們郡主好大的面子,走,有什麼事情到天海宮再說。」

暗衛說完,瞬間押著女子,往天海宮的方向走。

女子看著暗衛動真格的,心底害怕的說不出話來。

不遠處的豪華馬車裡,緩緩走下來兩個身影。

其中一個是南宮盈,而另一個便是金郡主金姝媛。

金姝媛一身白色衣裙,五官精緻,算不上絕美,氣質卻很出塵,她那皮膚細膩雪白的脖頸前,佩戴著一個熠熠發光的項鏈,金屬的光澤,令她的優雅中,又多了分深沉和奢華。

「郡主,你也看到了,她真的很囂張,根本就不把郡主還在眼裡,郡主以後可是要進天海宮的人,可不能讓這個女人壓著出不了頭,郡主得想個辦法對付她才是。」南宮盈笑吟吟地說道,眼底卻憤怒的看著林雲夕離開的方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自己打不過林雲夕,但她和京都的很多世家小姐交情都很好,隨意的找一個出來,也能和她一起對付她,她就是見不得她好過。

「是挺囂張的!」金姝媛的臉上微微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眼底一片冷意。

「南宮小姐,看來,本郡主要進天海宮一趟了,本郡主要去把我的小丫鬟給救出來。」金姝媛微微一笑,正好可以藉此機會見到他一面。

「郡主慢走!」南宮盈微微一笑,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看著郡主的馬車離開以後,南宮盈也打算會南宮府。

剛剛走了幾步,卻突然看到不遠處站著一抹紅衣男人。

南宮盈突然像見到鬼一樣,心也快速地揪在一起。

她眼神閃爍,微微一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和平常一樣:「三哥,你要出去嗎?」剛才的事情,千萬不要讓他看到才好,南宮盈在心底祈禱。

南宮雲皓冷冷地笑看著她,緩緩走進她幾步,俊顏上充滿了冷酷無情,譏諷地說道:「南宮盈,三哥一直知道你有些小心機,沒想到你會這樣惡毒,故意招惹金郡主來對付我妹妹,你好得很呀!」

南宮盈一聽,身子忍不住的輕顫,瞳孔深深地一縮,他看到了。

怎麼辦?

南宮盈的心底慌亂成一團。

她猛地吞了一口口水,下唇蠕動了好幾次才開口:「三個,你誤會了,盈而剛剛遇到郡主,郡主似乎很討厭姐姐,所以盈兒也就附和著說了幾句,三哥,你不要誤會盈兒。」

南宮雲皓的目光依舊冰冷無情,突然怒吼道:「南宮盈,你當我是瞎子聾子嗎?給我滾回旁系去住。」

「啊!」南宮盈瞬間大驚失色。

為了住在南宮王府,她是吃了多少苦頭才住進來的,現在卻要被攆走,不,不可以。

南宮盈快步走到南宮雲皓面前,哭的梨花帶雨,一臉祈求道:「三哥,不要,盈兒以後再也不敢了,三哥不要攆盈兒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