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我來是有事和你說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9:02
A+ A- 關燈 聽書

「夕兒,一個奴婢而已,她對你如此不敬,殺了就好,金王府有這樣的奴婢,可見她的主子有多猖狂?」龍燁天的話,讓金姝媛和洛臾大吃一驚!

洛臾瞬間癱坐到地上。

兩人的身子都不同程度的抖了抖。

特別是洛臾,瞬間明白了自己今日闖下了多大的禍。

她的臉色蒼白如紙,全身顫抖如篩糠,午時對待林雲夕那囂張的氣焰絲毫不見。

「金王府!」林雲夕微微打量著金姝媛。

還真是巧了,她們居然是金王府的人。

林雲夕的腦海里突然想起了這小丫鬟說的話:「你說,如果本君不去見你的主子,會後悔的,所謂的後悔是什麼?」

洛臾一聽,努力的吞了幾口口水,她先讓自己鎮定下來,可是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帶著一股強烈的威壓,讓她根本無法鎮定下來。

「該死的賤婢,你這是要害死本郡主嗎?本郡主只是想一睹君上的芳容,哪有讓你說這樣的話?你到底做了什麼?」金姝媛語氣犀利的出口教訓洛臾。

剛剛彷彿要暈倒的人,瞬間變得精神抖擻的。

「郡主,奴婢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洛臾語氣顫抖著求饒,額頭上的汗水如黃豆般大,不停的順著臉頰上滑落。

這樣的戲碼,林雲夕一樣就看出來是怎麼回事?

沒有主子的命令,她敢那樣做嗎?

這小丫頭,今日不死,回去只怕也活不了了。

她本想著是燁的爛桃花,想讓他自己解決。

萬萬沒想到,她們會金王府的人,是金王府的人,那就令當別論了。

「燁,放她們回去。」

龍燁天微微蹙眉,心裡非常的不願意,她是他放在心尖上寵愛的女人,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讓她們跪到現在,卻沒有絲毫的悔改,在他面前都如此放肆,白日里在夕兒哪裡,可見更加放肆。

大殿里瞬間瀰漫出一絲令人不安的氣息,一股強烈的危險氣息正在逐漸蔓延。

金姝媛和洛臾,聽到林雲夕的話,本應該開心。

可是她們兩個人卻忍不住的打了寒顫。

一股寒意從腳趾蔓延到頭頂,酥麻的身子讓她們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整個背部都泛起了冰涼刺骨的寒意。

金姝媛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剛剛洛臾那特意的威脅,早已經觸怒了他。

平日里看起來很機靈的一個丫鬟,到了這裡卻這樣放肆,這不是存心要讓她死嗎?

他雖然狠毒,可是也是她一輩子都夢想這要嫁的男人。

龍燁天薄唇緩緩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沖著殿外喊道:「智傑,帶下去。」

低沉好聽得聲音,卻讓金姝媛感覺到了有一股鮮紅的血液在順著她的頭頂流淌一樣。

他說的是帶下去,而不是送回去。

金姝媛的心底一股強烈的不安瞬間蔓延起來。

不一會,智傑就帶著兩個守衛進來,將兩名女子帶著。

南宮雲睿目光閃了閃,沒有多說話。

而林雲夕也以為,龍燁天是放她們回去了,也就沒有在多想。

明朗很快帶著幾個宮女進來,端著精緻豐富的菜肴放到一旁的白玉桌上。

南宮雲睿見狀,笑著起身,「夕兒,大哥先回去了,家裡頭還有點事。」這個時候他要是不識相的留下來,燁天過後就得揶揄他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心裡瞬間釋懷,「大哥,一起吃完晚膳,我們一起回去呀!」等一下要讓她一個人回去嗎?

這天海宮離南宮府用走的話,那也挺遠的。

南宮雲睿看著妹妹笑得一臉的別有深意。

這個傻丫頭,燁天今夜肯定不會放她回去的。

「夕兒,你和燁天是夫妻,就是你留在天海宮過夜,也不會有人敢說什麼的,既然來了,夕兒今夜就留在天海宮陪燁天吧,要不然我們兄妹二人前腳剛走,我們還沒有進門,他就到南宮府去了。」

林雲夕微微蹙眉看著坦然的龍燁天,只見他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看著她。

林雲夕抬眸,看著大哥:「那好吧,大哥,你替夕兒和爹娘說一聲,免得他們擔心。」

「嗯!大哥走了。」南宮雲睿目光微微凝視了龍燁天一會,和明讓他們一起離開。

大殿里一時之間只剩下了龍燁天和林雲夕。

龍燁天走到桌旁,看了一眼仍然站在原地的小女人。

笑著說道:「夕兒,你不是餓了嗎?快過來吃吧!都是你喜歡吃的菜。」

「嗯!」林雲夕走過去,一看,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她瞬間眼前一亮,肚子比剛才還餓。

她快速地坐下,爽快地開吃。

龍燁天不停的給她夾菜。

牛肉有四種口味,又嫩又好吃,他果然沒有說錯,天海大陸的牛肉,口感真的很好。

龍燁天看著她吃的開心,自己不吃,就忙著給她夾菜。

林雲夕一看,快速地指了指他的碗筷。

「燁,你不要只顧著我,你也快吃!」

「好!」他聲音愉悅地應道,這才拿起筷子,優雅的吃著。

看著他的吃相,在看看自己的吃相,林雲夕這才驚覺,自己真的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可是那大家閨秀的吃法,一小口一小口的吃,她看著就很著急。

吃東西,大快朵頤,那樣才能淋漓盡致呀!

林雲夕不由自主的放慢了吃飯的速度。

過了一會,她搖了搖頭,做不到,她還是做自己好了。

龍燁天將她小臉的神色盡收眼底,眼底充滿了溫暖的笑意,她這毫不做作的樣子,和她在一起,總是輕鬆自如,好像所有的煩惱都瞬間被驅散了一樣。

林雲夕已經吃了半飽了。

這才想起了正事。

看看這對面吃得優雅的男子,在四周琉璃光的映襯下,一身白衣的他瞬間瀲灧出驚為天人的氣勢。

林雲夕一直都知道他是一個讓人賞心悅目的人。

「燁,我來是有事和你說。」

「夕兒,你說。」龍燁天放下筷子,拿起一旁的準備好的白色餐布,擦了擦嘴角。

林雲夕倏然地咬住筷子看著他。

「你就吃飽了?」她的話有些含糊不清。

龍燁天點了點頭,他吃得不多,飽了就不會再吃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