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還是被知道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40:54
A+ A- 關燈 聽書

可是現在,傑森突然出現在學姐的家中,還幫忙做飯。用腳趾頭想想,都能看的出來是學姐肚子裏的孩子是傑森的。

傑森和穆南歌的關係一向很好,但現在……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副長得玩世不恭的臉,此刻變得極其認真,整張俊俏的臉上佈滿了陰霾。

身上散發出來的凜冽彷彿隨時都會爆發一樣,讓桌上其餘兩人都不敢開口說話。

傑森明白這件事情遲早都會被穆南歌知道,早知道和晚知道也沒什麼區別。自己做錯的事情,如果不去承擔,那就太沒有男子氣概了。

傑森坐在穆南歌的旁邊,心裏拿定了主意,深吸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情,是我的錯,我會負責。」

砰!一拳頭,直接朝着傑森的臉揮了過去。對面的兩個女人,驚呆的坐在那裏,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一向看起來隨意的穆南歌,突然之間,就揮起拳頭。

那張長得美的像女人的臉瞬間腫了起來,嘴角溢着血絲。

「哥……」穆蘭枝獃獃地坐在那,目光獃滯。雖然她不喜歡傑森,但這件事情,她也有錯。如果不是因為她非要和傑森比賽喝酒,也不至於兩個人都會醉。

穆南歌的雙眼血紅,俊逸的臉上透著怒意。拳頭緊握,死死地瞪着傑森,彷彿下一秒,還會再打過去。傑森坐在那裏無動於衷,彷彿是故意給穆南歌打,因為他的心裏充滿了內疚。

「南歌!」喻可沁上前將穆南歌拉到一邊,說道:「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怪……」

「這件事情你打算瞞我多久?」他對她沒了以往的那種特殊,眼裏充滿了憤怒,對喻可沁,既失望又生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愣了愣,臉色暗了下來,低下頭,「我是怕你知道以後,會生氣。」

「生氣?那我現在知道就不生氣嗎?是不是要等瞞不住孩子生下來才告訴我真相?」他甩開喻可沁的手,冷漠的盯着她,陌生的像不認識一樣。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穆南歌用這種眼神看她,她心裏咯噔一下,覺得有些難受。

穆南歌外表看起來雖放當不羈,有些玩世不恭。但實際上,卻是一個稱職的老闆,不管對她是出自於員工的關心,還是朋友的照顧,他對自己,都格外的好。

可發生這種事情,她卻沒有告訴他。

「哥,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情,也是我自己的錯。你就不要怪可沁了,她也是為了幫我保密。」回過神的穆蘭枝,吐了口氣,起身來到穆南歌面前,抬頭看着他。

短髮下的臉,是一張生的清秀卻又帶着男孩子氣的臉。穆蘭枝的五官長得不錯,但平時的她一直都把自己打扮成中性風格,所以姣好的面容此刻也變成了像男孩子一樣的帥氣。

這樣的妹妹在他的心中,依然重要。雖然他也知道穆蘭枝的性取向,曾經也頭疼過。但也不斷的給她介紹男孩子,可她每次都無動於衷。

正在他已經放棄了這個打算的時候,他卻意外的得知,穆蘭枝懷孕了。

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簡直晴天霹靂。無法接受,他只有這樣一個妹妹,雖然以前很希望她能喜歡男人,但現在突然懷了孕,可他卻高興不起來。

他站在那許久沒有說話,整個場面就這樣一直僵硬著。氣氛十分的凝重,傑森依然坐在那裏,一動不動。

最終,穆南歌什麼都沒說,離開了。

穆蘭枝低着頭,緊緊攥着手,她知道穆南歌如果知道自己懷孕了一定會很生氣。但她沒有想到,會這麼生氣。

沒過一會兒,外面響起汽車開走的聲音。

廚房做到一般的飯也沒心情繼續,喻可沁抿住雙唇,心裏有些難過。現在的穆南歌,一定很難受吧。身為朋友,她卻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他。

身為朋友的傑森,居然讓自己唯一的妹妹懷上了孩子。這一系列的事情,就好像閃電一樣,晴天霹靂的劈在他的腦門上。

她站在原地停留了一會兒,拿起包,「學姐,我先去找他。」說完,便離開了穆蘭枝的家。

偌大的客廳里,只剩下穆蘭枝和傑森。

「你回去!」穆蘭枝對傑森說道,面無表情的朝着二樓走去。只聽見房門被用力的一關,整個一樓的客廳都環繞着剛才關門的回應。

傑森那爽藍色的雙眸漸漸暗了下來,一向高傲的他,此刻略顯狼狽。

他對穆蘭枝,只有責任,雖然他和穆蘭枝沒有感情,但身為一個男人,男人的擔當就應該是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任。

雖然剩下的晚餐還沒做好,但想到肚子裏的孩子,傑森依舊是帶着傷去進了廚房。

喻可沁不知道穆南歌去了哪裏,但憑着穆南歌的性子,心情不好一定是去酒吧喝酒了。

開着車在路上緩緩行駛着,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那家酒吧,上次在那家酒吧遇到凌朔,如果這次又遇到了怎麼辦?

但她還是開車去了穆南歌經常去的那家,車停在路邊,喻可沁走了進去。

燈紅酒綠的酒吧,喧鬧嘈雜的氣氛,穿着性感的女人在台上擺弄著妖嬈的身姿,男人貼在女人面前跟着擺弄。許多喝酒的那男女都玩著猜拳遊戲,喻可沁皺了皺眉,這種場合,她越來越不喜歡了。

朝裏面又走了一圈,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你的穆南歌,他的身邊圍着三四個長相妖嬈身材性感火辣的女人。幾個女人貼在他的身邊,手中拿着酒杯往他的嘴裏灌著。

喻可沁站在那看着穆南歌,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另一桌的男人,似曾相識的感覺,似曾相識的一幕。

「南歌!」她走過去,拿走他手中的酒杯。

那些正在誇獎穆南歌酒量好的女人看到突然來了一個女人打擾他們的興緻,臉色立刻就黑了起來,「這是誰啊,沒看到我們和南少喝的正開心嗎?」

喻可沁冷眼盯着那些女人,她本來就對這些女人沒什麼好感。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