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你的做法,實在過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7:57
A+ A- 關燈 聽書

「你會不敢?」南宮雲皓冷冷的揶揄著她。

「三哥,盈兒以後真的不敢了。」她十分內疚地悔悟地說道。

南宮雲皓的冷眸深深的凝視著她,沉默良久后,他深深的嘆息一聲。

看著她的眼睛他就知道,她根本就沒有悔改之心。

很多時候還仗著他們兄弟三人的寵愛,經常耍小性子,這些他們可以不計較,女孩子都有這樣的一面。

可她剛才的做法,實在過分。

「回旁系去住吧,我們欠了夕兒二十年,我們會將她保護的很好,不會再讓她出一點意外,你的做法,實在令我寒心。」

「三哥,你們為什麼就只在乎她,就因為她是嫡系,是你們的親妹妹,是嗎?」

南宮盈控制不住的兇巴巴的大聲說著,此刻她知道,自己所有的吶喊,疾呼都無濟於事,三哥本就是一個冷情冷心的人,只會對自己在乎的人好。

南宮雲皓輕輕的一笑,他的話語句句擲地有聲:「她是唯一一個和我們有血緣關係的同胞妹妹,雖然你是旁系,這些年來,我們也把你當妹妹看待,可是你是怎麼回報我們的?你知道我這妹妹找回來有多不容易嗎?你居然敢暗地裡對付她,給我立刻滾出南宮王府。」最後一句話,如同從他喉嚨里滾動著低沉的咆哮出來。

南宮盈聽著他無情的話,心裡慌亂又難過,如果被攆回旁系,她該怎麼辦?

旁系的那些弟弟妹妹們,一定會在暗中笑話她。

爹娘也會責怪她,沒有了三個哥哥的關係,她就很難再見到君上。

不,不行,絕對不行!

「三哥,盈兒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三哥,你不要趕影兒走好不好?」她難掩悲痛,失聲痛哭。

但是南宮家的人是什麼人?

對自己在乎的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

對於他們三兄弟來說,唯一的責任就是保護好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妹妹。

「我不想再說第三遍,晚上回來之前,你若還是在南宮府,我會親自派人把你送回去,永遠不得再踏入南宮府。」說完,南宮雲皓大步流星的離開。

南宮盈看著南宮雲皓決然離去的背影,心底充滿了絕望。

「嗚嗚……」她終於忍不住掩面啼哭。

最近做事情怎麼會這麼倒霉?

平常她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會讓人看出端倪。

即使在三個哥哥面前耍一耍小性子,三個哥哥都會包容她,縱容她。

今天卻被三哥抓了一個正著,沒有了南宮王府嫡系的支撐,她在京都那些世家小姐眼中,什麼都不是。

那些世家小姐和她交好,就是看在她三個哥的面子上,才會和她來往的。

南宮盈感覺自己失去了全世界一樣,越發的悲痛欲絕。

林雲夕一直跟著金蝶走,發現它一直在城中走走停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最後,金蝶在金王府在大門口停了下來。

林雲夕一看,非常疑惑。

「金蝶,你不會告訴我,這裡是飛雲宮的老巢吧!」林雲夕仔仔細細的回想了一下。

金蝶出來已經一個多月了,以它的速度,它應該在半個月之內就會回去的,可它一個多月都沒有回去。

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林雲夕將金王府的位置記了下來。

「金蝶,我們走。」

金蝶又快速地上前帶路。

走了一段距離之後,林雲夕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金王府的大門,她目光靜靜地凝視了一會。

難道這金王府和飛雲宮有關係?

金蝶一般不會出錯的。

接下來,金蝶又帶著林雲夕去了另外三個地方。

林雲夕看著天色已晚,便不打算在找了。

她將金蝶帶著她去的四個地方記了下來。

便往回走,回去的路上,林雲夕一臉沉思。

她剛剛去的四個地方,都是京都里的權位高貴的世家。

當夕陽轉到西邊的時候,已經不是那麼耀眼的光芒四射了,林雲夕看了一眼天際邊火紅的雲彩,讓人霎時生出無窮的幻想,無窮的希望,無窮的勇氣。

她微微一笑,好美的落日。

今日的發現,讓她的心情很複雜。

如果這四大世家,都和飛雲宮有關係。

那這事情可就大了。

林雲夕走的很慢,已經是吃晚飯的時間了,街道上的人減少了很多,卻多了一份祥和與寧靜。

林雲夕心裡微微嘆息,算了,她還是想去天海宮找燁了解一下情況在說。

既然要查,就徹徹底底的查清楚。

天海宮裡。

天海殿!

殿外跪著兩名女子。

正是金姝媛和她的丫鬟洛臾。

龍燁天和南宮雲睿忙得喘不過氣來。

暗衛將洛臾帶回來之後,就讓她一直跪到那裡,等候發落。

之後進來的金姝媛,也就一同跪在地上,沒有龍燁天的命令,她們也不敢起來。

兩人已經跪了好幾個時辰了。

天氣又悶熱,此刻主僕兩人的臉上都是汗水。

卻依然不聲不響的跪著。

這時,明朗大步流星的往裡邊走,殿外跪著的兩個女人,他彷彿沒有看見一樣。

「君上,君后求見!」

埋首看公文的龍燁天突然抬起眼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明朗。

他驚訝的不確定的問道:「明朗,你剛剛說,誰來了?」

明朗微微一笑,回稟:「回君上,君後來了,已經進入天海宮,智傑正帶著她過來。」

「啪!」龍燁天快速地合上公文。

語氣輕快地說道:「明朗,準備晚膳,牛肉每個口味的都準備一些。」

「是,君上。」明朗看著君上突然轉變的情緒,微微一笑,君上愛慘了那個女人。

「呼!」龍燁天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這個小女人,他昨夜央求了她一晚上她都不來天海宮,這會卻自己跑過來了。

南宮雲睿抬眸玩味地看著他,埋怨道:「燁天,你這就不公平了,我陪你看了一天公文,一天到晚給我臉色看,我妹妹來了,你卻笑得一臉開心。」

龍燁天嘴角微微上揚:「你能和夕兒比?夕兒可是本君的妻子。」

奢華的琉璃牆壁上,映射出龍燁天激動高貴的身影。

回頭看著堆積如山的公文已經去了一大半,他的心情更是莫名的好。

南宮雲睿突然蹙眉:「對了,外面還跪著兩個女人呢?都把她們給忘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