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唯一的妻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55:17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不可能?夕兒就是被當年玄天大陸君上和君后救起后,收為義女的,而且,還有本君的兩個兒子。」龍燁天的聲音很大。

他像是在告訴全世界一樣,林雲夕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雲夕抬眸,目光溫柔地看了他一眼。

他維護她的語氣讓她感動。

這個男人,對她,是真心的。

魄:「他做到這個地步,也僅僅是讓你感動而已。」

林雲夕的腦海里又傳來了魄的聲音。

「魄,不感動,難道要哭嗎?」林雲夕有些沒好氣的問道。

正因為他說的話,她每天都在懷疑著自己對燁的愛,那不是真愛。

每每一想起這件事情,她心裡就慌亂不已。

魄:「你只會在他對你付出行動的時候有感覺。」

林雲夕聞言,目光微微一閃,似乎是這樣的。

「魄,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魄:「你若是明白,我便不會再說什麼,他願窮極一生,做一場有你的夢,你信嗎?」

林雲夕心深深地一顫。

問道:「你能窺探他的內心世界。」

魄:「我能透過你,看清他的真心。」

林雲夕:「我現在對他也是真心的。」林雲夕頗有幾分狡辯的氣勢。

魄:「你對他,僅僅只是動心而已,你的心底,對別人男人萌生過想法,你覺得在你的心裡,真的被你扼殺了嗎?」

「嗯!」林雲夕快速地應道。

她知道魄說的是誰?

魄:「但願,你真的扼殺了這份情!」

林雲夕美眸微微一瞪,這魄好恐怖!

連這樣的事情他都知道。

魄:「你不必驚慌,我和你是契約關係,自然看得出你心底在想什麼?」

「可我對師兄,真的只有兄妹之情。」林雲夕敢保證這一點。

魄:「以後,你還會再遇到他,那個時候你再說吧!」

魄的聲音一落,林雲夕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氣息。

林雲夕雙拳不由自主的緊握。

為什麼他總要這樣?

他說出來的話,總讓她心底有不同程度的懷疑。

她可以明確一點,她對師兄沒有愛。

眾人對龍燁天的話都非常震驚!

「啊……」君睿城怒吼一聲,瞬間將面前的酒桌打翻。

更是驚得眾人不斷的往後退。

君睿城目光陰森的盯著龍燁天的背影看。

父王不肯將君位傳給他,就是因為龍燁天的母妃。

那個女人惡毒到連讓他姓龍都不可以,讓他跟著他母妃姓君。

如今,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女人,卻又成了他冥婚的的妻子。

該死的龍燁天,從小到大,樣樣都比他強,事事都比他有能力,事事都要與他爭搶。

最可恨的是,他是嫡長子,父王卻把君位傳給了龍燁天。

龍燁天對於睿城王的怒火,沒有太大的反應。

只是目光森然的看著褚凝歆父女。

老宮主緩緩回過神來,目光變得慈愛的看著龍燁天:「天兒,我是你的師傅,所謂不知者無罪,歆兒可是你看著長大的,歆兒對你的情是真心的,不能成為君后,那就讓她做你的君妃吧。」

「呵呵……」龍燁天像是聽到很好笑的笑話一樣。

他的笑容充滿了諷刺,看著褚凝歆的黑眸,呈現出了無比的厭惡。

就連眼角的餘光都吝嗇的不看她一眼。

「師傅,這是本君最後一次叫你師傅,你雖然是本君的師傅,但你教過本君多少本領,你心裡應該很清楚,這些年,本君養著你們凝歆宮,到讓你們越發猖狂了。」龍燁天的聲音裡帶著一貫的霸氣和權威。

林雲夕離他很近,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的剛硬的男子氣息,不斷的刺激著她的感官。

而她也感覺到,他擁著自己的大手,越發的緊。

老宮主一聽,身形劇烈的顫抖著,「天兒,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你不配!」龍燁天陰冷的語氣從喉嚨里溢出來。

你不配三個字,讓老宮主瞬間瞪大眼睛。

「天兒,你……」老宮主目光閃了閃,瞬間覺得無話可說。

而褚凝歆依然沉浸在龍燁天那句,你的出現在才是本君人生里的污點的話里。

她長得這樣漂亮,她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他,而他卻說,她是他人生中的污點。

這話,足以將她傷得體無完膚。

「知道本君為什麼會突然去夢澤大陸嗎?」龍燁天冷冷地問出一句話來。

老宮主一聽,瞬間有不好的預感。

「六年前,本君被冥煞吞噬的時候,你還記得吧!本君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突然死去,想必,你最清楚!而這幾年,你又暗地裡做了些什麼,你和本君心裡都很清楚!」

這一次,林雲夕親眼看到老宮主的身影止不住的往後退了幾步。

龍燁天冰冷一笑,陰鷙的目光漸漸變得溫柔似水。

他垂眸,看了一眼懷裡心愛的女人。

「當年,還要謝謝你,本君才遇到了夕兒。」龍燁天伸出大手,輕輕的挑起林雲夕絕美的臉頰,眼底帶著一股強烈的佔有慾。

「她是本君這一生唯一的妻。」他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深情四海的看著林雲夕。

彷彿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一個人的存在。

林雲夕的心,狠狠地被什麼東西擊了一下。

在痛了一下之後,她的心,瞬間狂跳起來。

女子的心,不正是因為被感動了,才會愛上了感動她的人嗎?

林雲夕的手,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她的心,跳動著很厲害。

過了許久,龍燁天深情的眼眸才從她絕美的臉上移開。

看著她臉上的變化,聽到她加快的心跳。

龍燁天的心情此刻非常的美好!

她對自己,一直都是有感覺的。

抬眸,目光滲人的看著褚凝歆父女。

「來人,將這謀害本君的父女二人關入打牢,等證據聚齊了以後,立刻斬首。」冰冷無情的聲音,就如宣判死刑一樣。

褚凝歆目光里充滿了不可置信。

她以為自己今晚可以夢想成真了。

沒想到等著她的卻是死亡。

「天兒,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你的師傅!」看著圍在身邊的侍衛。

老宮主激動的怒吼!目光緊緊地盯著龍燁天看。

「哼!至於你為什麼為成為我的師傅,你心裡很明白。」龍燁天眼底狠絕倨傲,沒有一絲溫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