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再一次眼睜睜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8:49
A+ A- 關燈 聽書

在車上,楚青不停的透過車窗望著後面的喻可沁。她安靜的臉上,掛著一絲淺淺的擔憂。

雖然不太明顯,但楚青還是看到了。他握緊了方向盤,目光徑直的望著前方,有些猶豫。

喻可沁看起來並不像那種為了貪慕虛榮的女人,也不像報道上說的那種情況。他能夠看得出來,喻可沁對凌總的感情,很深。也能夠看出,那件事情對她的傷害很大。

他突然開始有些後悔,是不是自己做錯了?讓凌總和喻可沁,陷入泥潭當中。雖然他不知道在床上的女人為什麼會是齊欣冉,但齊欣冉和別的女人不一樣,換做是他,看到這些也一定會十分傷心和痛苦。

A市的街道上,燈火通明,車稀稀落落的在馬路上行駛的,給路上騰出了一條順暢的道路。

楚青開著車暢通無阻的快速前進,沒多久便到了酒吧。

車停在了酒吧門口,兩人下車。他剛準備帶著喻可沁進去,卻看著前面另一輛車,幾個酒保幫忙扶著凌朔被送進了車裡,而站在旁邊一起幫忙的,那道倩影,是玉依。

喻可沁站在那,微微一怔。看著凌朔被放進車內,玉依上了車,車開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整個過程,並沒有持續多久。大腦好像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目光獃獃地望著前方,那如水霧般的眸子里,沒有任何一絲波瀾起伏。

可就因為她沒有任何的波瀾起伏,楚青才知道,喻可沁此時的心情,一定像是被卡車碾壓過一樣,十分的糟糕。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明明是讓酒保看好凌朔,讓他不要在喝酒。可沒想到自己離開的這一會兒功夫,玉依居然過來了,還當著他和喻可沁的面,帶走了凌朔。

楚青沉默了許久,走到喻可沁身旁,「對不起,我不知道……」

「不用和我說對不起。」她望著前面的車緩緩消失在她的眼前,微微一笑,「如果以後再有類似的事情,請不要再和我打電話去公司門口堵我,明白了嗎?」

她又再一次,受到了傷害。可她表面上,卻異常的平靜。平靜的,都不像她自己。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她丟下那句話,走到馬路邊,正好來了一輛的士,上了車,車也消失在這個熟悉的街道上。

望著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築物,熟悉的一切……想起曾經,在酒吧門口,凌朔為了救自己,不惜用身體保護她,他也確確實實救過自己兩次,可……這些都不能當成原諒他的理由。

那些做錯的事情,已經成了不可彌補的事實。

「喻可沁!以後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她抬起頭,讓即將流出來的眼淚倒回它該去的地方。

另一邊,凌朔躺在玉依的腿上。車裡濃濃的酒味,刺鼻的讓她有些想吐。但依舊強忍著不喜歡的味道,用紙巾替他擦過臉上的細汗。

看著凌朔這個樣子,玉依很是心疼。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那稜角分明的輪廓上透著一絲難過。嘴唇緊緊抿著,眉頭緊緊蹙著。

她這是第一次和凌朔近距離接觸,上一次也是他喝醉酒。但是燈光太暗,沒有今天這麼清楚的看到他的五官和膚色。車子緩緩行駛著,她溫柔的抱著凌朔的頭,他的腦袋躺在她的腿上,閉著眼睛,睡的並不是很安穩。

「開快點。」雖然她很希望和凌朔就這樣慢慢的依靠著,希望時間能夠在這一刻停止。可凌朔喝了酒,蹙著眉頭,應該很難受吧。

她知道凌朔這這些天心情不好,所以特地和這裡的酒保打了聲招呼,如果凌朔喝醉了就打電話給她。

今天接到電話的時候,玉依在趕來的路上還十分擔心。后看到他喝的不省人事,心裡也漸漸放心了。凌哥哥這麼多天都沒有好好休息,喝醉雖然對身體又傷害,但比起睡覺,玉依只想讓凌哥哥藉助這次酒精的作用,讓他好好的睡上一覺。

夜色正濃,外面的世界變得很安靜。就連道路上,都沒多少人和車輛。

玉依小心翼翼的替他擦著一道又一道冒出來的細汗,嘴角輕輕揚起,幸福的看著他。如果他能夠一直在自己的懷裡這樣躺著,她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凌哥哥,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氣息那該有多好?

她也大概的聽楚青說了凌哥哥和喻可沁之間的事情,心裡頓時舒暢了許多。現在凌哥哥和喻可沁和齊欣冉都沒有任何關係。她終於盼到了機會,盼到了能夠和凌哥哥在一起的機會。

前段時間回去的時候,起初父母死活都不答應支助凌家三十億。是她三天三夜不吃飯,還非常堅定的說要嫁給凌哥哥,最後家裡人拿她沒轍,拿出了三十億的支票和公司未來三年的合作權。

玉依告訴父母凌家會同意聯姻,爸媽這才同意,並且將和凌氏三年的合作權當成她的陪嫁。

她淺淺的笑了笑,纖長的手指劃過他那沒有任何瑕疵的臉,「凌哥哥,會好的,我們都會好的。以後,我們會在一起,會結婚,會生子……」

她說到這裡,臉色突然多了一絲緋紅,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可沁……可沁……」一聲輕輕地呼喚,像一盆涼水一樣潑了下來。玉依洋溢在嘴邊幸福的笑容,此刻突然僵硬了起來。

手指微微顫抖,這個名字,像是她心裡的一根刺,已經深根固蒂,怎麼拔都拔不出來。

眼淚毫無預兆的掉落下來,落到了他的臉上,滴答一聲,凌朔緊緊閉著眼睛,晃了晃腦袋,又陷入昏睡中。

「喻可沁喻可沁喻可沁!」玉依緊緊咬住唇,另一手緊緊攥著。為什麼,為什麼她還敵不過一個后認識的女人?可凌哥哥從小長到大,兩人青梅竹馬,她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只是離開了一段日紫,凌哥哥的心,就不再屬於她。

明明當初,當初說過,會娶她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