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你怎麼會在這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9:37
A+ A- 關燈 聽書

一出包間,她的胃痛的直不起身子,扶著牆沿著走廊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到了洗手間,她給自己臉上撲了冷水。冷水撲倒臉上,給疼痛中多了一絲清醒。

看著鏡子裡面色蒼白的她,喻可沁輕輕蹙眉,有些後悔。早上就算再沒有胃口,那也應該把早餐吃了。就是因為和傑森吵了一架,導致自己連歐陽軒給自己買的三明治都沒有拿。

想想就有些來氣,胃痛一直持久,痛的冷汗直冒。她不能在洗手間里待得時間太長,洗了臉便出去。

剛出洗手間,因為身體不穩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好像是個男人。修長好看的手掌將她扶住,喻可沁下意識的說了句謝謝。

可這隻手……她頓了頓,愣在那,這隻手,怎麼這麼像凌朔的手?那熟悉的味道,也近在咫尺。

抬起頭,那張好看卻又令人心碎的臉,落入眼帘。她身子微微一顫,往後退了一步,鬆開了他的手。

凌朔站在那,見她面色蒼白,眉心蹙起。手停在半空中,目光複雜的看著她,這麼多天不見。他知道今天會在這裡見到她,也知道她來了洗手間,特地過來找她,卻見她臉色蒼白,看樣子,是生病了。

可她的手鬆開他的時候,凌朔的神色暗了下來。

她一隻手懸空著另一隻手捂在胃的位置,那痛苦的表情一直在強忍。凌朔抬起眸,「胃病犯了?」

當初在凌氏的時候,她也是這樣。胃痛了不吃藥,一個勁的挨著,完全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喻可沁不知道怎麼會在這裡遇到凌朔,她緊緊咬住唇,晃了晃腦袋,「我犯沒犯病都和你沒關係!」

他又想起那日在四季大廈門口,她和自己說的那些話。漸漸收回了手,眼底的關心淡了一些,但依舊還是有些擔心,「你生病是和我沒關係,可你是來赴宴的,生病強忍著陪他們吃飯,你覺得他們會因為你的強忍而吃的開心嗎?」

「你怎麼知道?」毫無血色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有空問這些沒有空去醫院嗎啊?」見她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凌朔有些生氣。清晰的五官上帶著怒意,目光沉沉的盯著她。

「我去不去醫院,和你沒關係!」她冷冷丟了一句,捂著胃的手鬆開,挺直身子,徑直的朝前面走去。

推門進來,菜已經上的差不多,她走過去剛坐下,關上的門又開了。

凌朔突然從外面進來,兩人的目光正好對上,喻可沁微微一愣,有些愕然。她正疑惑凌朔為什麼會進來,下一秒,菲羅斯開口了,

「我知道凌先生和穆先生是朋友關係,又和喻小姐關係匪淺,順便叫過來一起吃飯,喻小姐,凌先生剛才去找你了嗎?」菲羅斯問道。

喻可沁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也不知道菲羅斯會邀請凌朔來這裡吃飯。她緊緊攥著手,嘴唇輕輕咬著,胃還在作痛。

吃飯的嘉賓還有凌朔,穆南歌也是剛才才知道。看了喻可沁一眼,她現在的臉色十分蒼白,表情也很不自然。手緊緊攥著,穆南歌臉色沉了下來,將手放在她的手上,輕輕握住。

喻可沁抬起頭,有些愕然的看著他。穆南歌點點頭,輕輕一笑,「沒事,有我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的笑容彷彿會治癒一樣,讓她原本緊張的情緒突然變得輕鬆了。她蒼白的笑了笑,還未等她回答,穆南歌替她說道:「菲羅斯先生一定是誤會什麼了,可沁只是和凌總是普通的員工和老闆的關係。」

凌朔入座的時候,正好看到穆南歌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兩個人會心的一笑,讓他的雙眸冷到了極點。

菲羅斯看出了三個人的牽扯,也沒多說。菜上齊后就開始吃飯,吃飯的過程菲羅斯一直在說中國的好,穆南歌在一旁和他聊著,凌朔一句話沒說,偶爾菲羅斯會問他,也只是淡淡的回答幾句。

喻可沁完全吃不下飯,胃痛的基本已經堅持不住的那種。胃好像被無數雙手撓著,十分難受。身體一點點的虛脫下去,那種痛已經讓她喪失了理智。

她的手緊緊捂著胃,整個人完全沉浸在痛當中,周圍人說的話她已經聽得模糊不清。大腦好像慢慢和周圍的一切隔絕了,只覺得身體如碾壓般的疼痛。

凌朔一直關注著喻可沁,她臉色越發的蒼白,像一張白紙一樣,完全沒有一絲血色。見她身體開始蜷縮起來,他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

大家正在聊天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喻可沁的身體情況。凌朔起身,讓大家的目光都朝他的身上看去。只見凌朔走到喻可沁身邊,將痛苦中的喻可沁抱起。

穆南歌見狀,也立刻起身。他早就發現喻可沁的不對勁,但喻可沁一直說自己沒事。可現在這個情況,似乎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

「我要送她去醫院,她胃病犯了。」凌朔對菲羅斯說道。

菲羅斯沒想到喻可沁會犯胃病,有些驚訝,但還是趕緊點頭,「趕緊去吧,需要我的車這邊……」

「不用,我自己送醫院。」

他說完,抱著喻可沁大步離開。穆南歌動了動身子,擔心的看著凌朔的背影,他本也想跟上去,但礙於現在是在和菲羅斯吃飯。如果自己也走了,這場飯一定會讓菲羅斯很不滿意。

想到這,他緊緊握住了拳頭,坐下。

和菲羅斯解釋了一下喻可沁的身體狀況,菲羅斯理解的點點頭。

凌朔疾步從包間出來,凌朔經常在這家酒店出入,所以這裡的服務員和大堂經理都認識凌朔。出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大堂經理,見他懷裡抱著一個女人,微微愣了愣,「凌總,這是……」

「去把我的車開到門口,我要去醫院。」

聽到醫院兩個字,經理便意識到了他抱著的這個女人是出了什麼事情。沒敢耽誤,直接朝酒店門外跑去,吩咐服務員把車開來。

凌朔到門口的時候,車剛好停在了門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