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渣男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9:08
A+ A- 關燈 聽書

她突然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做朋友,更不配別人對她好。學姐一向都那麼關心她,可之前是她沒有帶走學姐導致她和傑森發生那樣的事情。

可現在……她明明知道男女之事,可卻沒有告訴學姐,要準備保護措施。如果不是她只顧著自己的事情,現在這些都不會發生。

見喻可沁表情難過,穆蘭枝放下酒杯,拍了拍她的肩膀,「可沁,這件事情不怪你。你不要自責,現在該發生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也只能這樣。」

她嘆了口氣,臉上盡顯無奈。這段時間她本就沒什麼精神,到現在,更加憔悴了。

喻可沁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想勸學姐不要打掉孩子,可這個孩子,確實不該出生。但即使這樣……難道就要眼睜睜的看著學姐這樣傷害自己的身體傷害無辜的生命嗎?

說到底,還是她的錯。如果不是因為她那天喝多了被歐陽軒送回去,忘記了學姐,學姐和傑森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學姐,這件事情你還是要好好考慮一下。」

穆蘭枝其實也知道自己懷孕是件很嚴重的事情,但現在,她真的不知道該如怎麼辦。家裡只有個穆南歌一個親人,穆南歌如果知道她懷孕了,一定會大發雷霆。

她不能讓穆南歌知道,可這個孩子,到底是拿掉還是……

喻可沁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學姐從清吧里出來,那兒雖然和酒吧不一樣,但同樣會有影響。她不想學姐坐在那一個勁的喝酒,自己又無能為力。

在路邊攔了輛車,送學姐回去。把學姐送到家在她家給她弄了一些吃的,讓學姐暫時不要動用拿掉孩子的念頭。

等學姐答應自己后,喻可沁才放心離開。雖然明天菲羅斯就要來了,可她一晚上卻沒有睡意。想到學姐的事情,她就十分頭疼。

早晨,天還沒亮,喻可沁便起來了,穿了一件比較正式的衣服打算出門。

沈麗珍剛從房間你出來,看到喻可沁今天穿的這麼正式,愣了愣,「可沁,今天是要去參加什麼重要的場合嗎?」

「恩……公司要來一位很重要的人。」喻可沁的手扶在牆壁上,一邊換鞋子一邊回答道。換好鞋子,她抬起頭對母親說道:「早飯我不在家吃了,先走了。」

離開家后,喻可沁帶了車鑰匙,準備開車過去。

上了車,發現車居然沒油了!她坐在車裡怔了半天,無奈,只好下車離開停車場去小區門口打車。

天氣陰涼,像輕紗一樣的白霧和空氣混合在一起。她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霧氣了,這個季節倒是很少有霧。喻可沁在路邊站了很久,沒有一輛計程車過來。

今天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她出來的太早了,導致現在路邊沒什麼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在她疑惑的時候,一輛車緩緩的停在了她的面前。喻可沁怔了怔,歐陽軒打開車窗,微笑道:「上來吧。」

喻可沁又驚又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早上。」

「早上?」喻可沁看了看時間,皺起眉頭,「早上回來怎麼不直接回去休息,怎麼到這來了?」

「你先上車。」

喻可沁打開車門上車,剛坐下來,她再次開口問道:「一下飛機就到這來了?」

「恩,昨天和傑森通電話的時候他告訴我你今天要去見菲羅斯。我想你一定會早起,所以過來碰碰運氣看你起來沒有。剛準備給你發簡訊,就看到你在門口等車。」

「傑森的嘴巴怎麼這麼大?」她有些不滿,自從歐陽軒舊傷複發了以後,喻可沁一直很擔心歐陽軒的身體。只要他沒有注意休息,她就會叮囑他多休息。

而歐陽軒似乎已經將喻可沁的囑咐養成了一種習慣,一天不聽,心裡就格外的不舒服。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沒了,空空的。

「我和他說了,給他帶紅酒,但前提是必須得彙報你的事情。你什麼事情都不和我說,喜歡藏在心裡。就像上次炒襲那件事情,你不和我說一個人悶在心裡難過。要不是傑森和我說,你現在恐怕早就千瘡百孔沒得治了。」

「出去了一趟,我怎麼感覺你說話變得……」

「變得怎樣?」

「風趣了很多。」

「是嗎?」歐陽軒笑了笑,表情又變得認真起來,「可沁,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知道了。」

「你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早?」他看了一眼時間,調侃道:「就算要見菲羅斯,也不用起的這麼早,難不成是太緊張了?」

「又不是第一次見面,我不是因為緊張,只是……」她在猶豫,要不要把學姐的事情說出來。想了想,還是打算放棄,「可能昨晚沒睡好,今天早上也醒的很早,就想早點去公司準備。」

車開到了公司門口,正好碰見了傑森。傑森認識歐陽軒的車,看到他來了,走了過來。

「現在來了,是不是應該請我吃頓早餐?」傑森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喻可沁,笑道:「你們倆這麼早就坐同一輛車,該不會是住在一起了吧?」

雖然他明明知道歐陽軒是今早的飛機回來,但他卻不放過調侃喻可沁的機會。

喻可沁卻不想和他說話,想到學姐的事情,她就十分頭疼。

剛準備說不吃早餐,歐陽軒卻在她前面開口,道:「就在你們公司旁邊吧。」

於是,他們去了公司旁邊的早餐店。叫了三份早餐,傑森特地來了杯美式咖啡。

傑森的心情似乎還不錯,至少,有心情吃早餐。服務員端來早餐,每個人面前各放一份。喻可沁看著面前的早餐卻沒有任何胃口,但最近胃痛的厲害,如果不吃,等會見菲羅斯的時候,胃痛犯了怎麼辦?

拿起刀叉,有心無力的切著煎好的雞蛋。黃色的液體從雞蛋里溢了出來,金燦燦的液體讓她更加沒有胃口。她放下刀叉,拿了一塊吐司吃了起來。

歐陽軒注意到這一幕,關心的問道:「怎麼了?不喜歡吃?那我給你換一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