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菲羅斯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9:23
A+ A- 關燈 聽書

「恩,是到點了。」

穆南歌親自開的車去接,公司你的同時各個激動不已。等待著菲羅斯的到來,公司那些新來實習的女同事,也開始期待見到真人。

自從上次一別,喻可沁都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見到菲羅斯。可能沒有以後,也有可能會在未來的某一天。

只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見到了。菲羅斯來公司的時候,公司的同事都列成兩排歡迎,菲羅斯的氣場很大。他並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帶了一個團隊。

這個團隊是專門負責菲羅斯這最後一次作品的宣傳以及後期策劃,菲羅斯只需要安心創作就行。這個團隊在巴黎那邊可是具有很強大的效率和工作能力,見到菲羅斯,喻可沁迎上去,用英文交流道:「很歡迎你再次來到中國,好久不見。」

「我們是好久沒見了,喻小姐,我還記得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似乎還不是職業畫家吧?」

「恩,那個時候還沒有完全接觸。」她點點頭回答道。

見到傳說中的菲羅斯,大家都特別興奮的看著菲羅斯。聽到菲羅斯和喻可沁有交集的時候,公司你的那些同事開始竊竊私語。

幾個男同事也格外的意外,沒想到一個比他們還少奮鬥幾年的女人,居然認識菲羅斯。

菲羅斯看了看四季裡面的構造和工作範圍,點點頭,笑道:「四季果然是出名的工作室,我在國外也聽過這個名字。」

穆南歌笑道:「能夠入得了菲羅斯的耳朵,是我們的榮幸。」

「其實我是很看好喻小姐,喻小姐雖然初出茅廬,但卻極有天賦。我聽穆先生說你以前也學過畫畫,只不過當時並沒有踏上畫畫這條路,是嗎?」菲羅斯再次將目光轉到她的身上。

喻可沁點點頭,「當時因為家裡的原因所以才暫時放棄了,菲羅斯先生,我們這邊請吧。」她指著前面的會客室說道。

菲羅斯點點頭,由穆南歌帶著去了會客室。

到了會客室,詢問了菲羅斯以及他們團隊的需求,準備了一些咖啡和飲料。端上以後,菲羅斯坐在沙發上,端著咖啡杯,放在鼻間聞了聞,微微一笑,「看來穆先生是下了功夫,知道我喜歡和哪種口味的咖啡。」

穆南歌微揚了一下眉毛,淡淡笑道:「菲羅斯先生初次做客,我怎麼敢怠慢,來到中國肯定也不習慣這裡咖啡的口味,所以在回來的時候,特地從那邊待了一點咖啡豆回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沒想到穆先生這麼細心。」他將咖啡放在嘴邊輕輕啜了一口,滿意的點點頭。抬頭,看向喻可沁,說道:「怎麼沒有見到凌先生?」

此話一出,場內的氣氛瞬間安靜了起來。穆南歌頓了頓,有些意外。沒想到,菲羅斯居然還知道喻可沁和凌朔的關係。目光看向喻可沁,只見她臉上有片刻的尷尬,強顏歡笑道:「菲羅斯先生誤會了,我和他並沒什麼關係,他只是我上一任公司的老闆。」

喻可沁的回答,讓菲羅斯臉色變得複雜起來。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喻可沁,覺得有些奇怪。之前在國外的時候,他所接觸的凌朔從來都不會說假話。

上次在畫展上也是直接和他說了喻可沁是他的內人,內人在中國不應該是妻子的代詞嗎?

但他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將話題轉到了別處,「喻小姐最近有沒有什麼作品可以給我看看嗎?」

「有。」她手上一早就準備了,拿出菲羅斯送給她的畫冊,裡面有她這麼多天連續創作出來的作品。

菲羅斯接過畫冊,打開看了看。第一幅畫,靜物。

畫里的內容是咖啡廳,這個咖啡非常有格調。裝潢和設計都偏古典風,但這些都只是畫里的修飾,核心在於睡在咖啡杯上的一直貓。

貓看起來懶洋洋的,但為什麼會睡在咖啡杯上呢?

這幅畫看上去平淡無奇,可在菲羅斯看來,卻異常驚奇。他居然看不懂這幅畫的含義,可又覺得這裡面一定蘊藏著不一般的意義。

「喻小姐,這幅畫,能和我解釋一下其中的含義嗎?」

「忙裡偷閒。」

「忙裡偷閒?」菲羅斯的團隊聽到這四個字的時候,臉上都是錯愕和不解的表情。這幅畫,看起來像是忙裡偷閒?

他們的臉瞬間也就冷了下來,本來以為這次菲羅斯來中國和一個中國畫家共同創作一副史詩級的作品。原以為是很優秀的畫家,沒想到居然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手。

這些也就算了,而這個新手畫出來的畫,居然也很難讓他們這些專業的團隊看出來其中的蘊意。

喻可沁的回答讓這個會客室再一次陷入沉默,氣氛變得凝重起來,壓抑的厲害。

穆南歌站在一旁,看了一眼喻可沁的表情,從容而淡定。唇角輕輕揚起,他倒是不擔心喻可沁的能力。

「菲羅斯,這個新手完全不尊重您這次來中國,隨隨便便畫了一幅畫來糊弄你,我看這個新人根本就不行。」其中有一個人坐不住了,指著喻可沁對菲羅斯說。

話落,團隊里的人也開始竊竊私語,紛紛對喻可沁產生了質疑。

雖然他們交流的並不是英語,但喻可沁還是能夠大概聽得懂他們的意思。並沒有生氣,只是將目光轉向菲羅斯。

像菲羅斯這樣史詩級的畫家,這四個字,應該不難理解吧?

菲羅斯的脾氣很古怪,他們說話也要小心翼翼。所以基本沒有人敢讓菲羅斯不高興,而喻可沁解釋的這麼草率,一定會讓菲羅斯不高興。

那人開口后,菲羅斯沒有說話。他便閉上嘴巴,屏住呼吸。正在大家都以為菲羅斯會發脾氣的時候,誰知,劇情出現了反轉。

菲羅斯盯著那幅畫看了好久,眼前一亮,原本斟酌的表情此刻露出了少有的笑容,「真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喻小姐真的特別有潛力。你雖然沒有他們有作戰經歷,但從你手中出來的畫,都是驚鴻一瞥,能夠讓人嘆為觀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